本站历届“新锐之星”联展之(9):福建禾源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专用
新锐文学小说/剧本→五十五、如梦似幻

五十五、如梦似幻

◎作者:安然  ( 2017-07-11)


  王宝山死了的第二天,队上的人才知道。死人的事在王山窝是经常发生的了,人们司空见惯,已经无所谓了,再加上他又是个地主,更是无人问津了。这下就难住了晓晓,她一个女人家怎么能安葬他呢?  

        王宝山在解放前比较富有,和穷亲戚没有来往。解放后,穷亲戚成了贫下中农,他成了地主,贫下中农和地主又划清了界限,也没了来往。在王姓的本家中,因为王强身份的原因,他俩可谓是同一个阶级的人,王宝山和王玉德还能扯上几句话,而且晓晓和王强也不生分,王强的娘还曾托人向她求过亲,因此晓晓只有求助于王强把老公爹给埋葬了。  王强和王钢把王宝山的尸体从屋里搬出来,放在铺在地上的芦席上。由于王宝山生前没有给自己准备好棺材,因此怎么入土就成了问题。现在棺材成了很紧俏的东西,别说没有钱,就是有钱也很难买到了。借更是借不到的,你给个老地主,人家避嫌还来不及呢,谁还愿意招惹是非。在一些人眼里,晓晓就是个神经病,他们那些正常的人是不会和神经病来往的。  

        晓晓要卸自家的门板,被王强拦住了,他担忧地说:“你家和别人不一样,没有院子,房屋再没有门,会更加不安全。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或者家里出了什么事,俺会担心,俺叔也会死不瞑目的。”  王强的话说得晓晓心里暖乎乎的,她理了下头发,对着王宝山的尸体说:“爹,都怪儿媳无能,不能好好安葬你,你就多担待些吧。”她就着地上的席子,和王强一道把王宝山的尸体给卷了。王强和王钢又把尸体放在平板车上,拉到晓晓婆婆的坟前,在旁边挖个小坑,把他给埋了。  回来后,晓晓单独把王强留了下来,她洗去脸上的泪痕,平静地对王强说:“你嫂子丑不丑?”  王强有气无力的应着:“嫂子不丑,还俊着哩。”  晓晓脸上难得的一笑:“嫂子老了。”  

       王强说:“嫂子不老。”  晓晓又问王强:“你相信人家说得话吗?”  

       王强问:“人家说得什么话哩?”  晓晓不屑地回答道:“扒灰。”  

       王强歇了一会儿,缓过气来。他说:“队里的一些人,整天价不是议论这个,就是议论那个,全是见风就是雨,凭空想象出来的,有几个是真的?那些闲言碎语俺是不相信的。”  晓晓说:“身正不怕影子斜,头上三尺有神灵。对那些瞎胡扯的话,我懒得去理会。”  王强说:“就应该这样,他们那些人,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你越解释,他们越疑神疑鬼,好像他们说的做的就越对。”  晓晓落落大方地对王强说:“你嫌弃不嫌弃嫂子?”  王强没有想到晓晓会这样问他,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  晓晓见王强没有说话,依然静静的对他讲:“老的已经入土为安了,我也没有什么可以牵挂的了。我知道我也老了,青春不在,容颜已改。就是目前这个难关能不能过去,我都不敢奢望,说不定过不了几天,我也就会死了。我感觉我这样白白的死去,实在是有点浪费了自己,所以才想到我能为你做点什么,想了很久,我能为你做到的,就是做你的女人,其它我可能就做不到了。就这,我还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呢?”  

       王强没有想到,晓晓会是这个意思。他在小的时候,他对晓晓真的是很倾慕的,感觉她就是从另一个世界上来的人,她就像天上的星星,可望而不可求。他幻想着自己的女人如果能有她一半好,他都会心满意足的。当他娘托人向晓晓提亲的时候,他心里一边自卑地认为晓晓是看不上他的,一边又异想天开地想着晓晓会答应的。现在晓晓要主动做他的女人,他没有心理准备,感到太突然,一时更不知道怎么办了,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哩?  晓晓见王强还没有说话,就以为气氛天太严肃了,王强可能有些紧张,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就笑着对他说:“在县城,家里老了人,是件悲痛的事,凡事都要收敛的,更不能有什么非份之想的。可在咱们王山窝就不一样了,老人去世,是件喜庆的事。要不是现在有饥荒,在正常年景,还要热热闹闹的大办一场呢。我现在早已是个王山窝的人了,所以我才借着这个好日子,给你说这些。你要是不愿意,就当你嫂子我嘴里抹石灰了。你要是心里有嫂子,想和嫂子好,嫂子就做你的女人。”  王强这时心里突然亮堂了许多,他明白了晓晓说得都是真心话,而不是饿昏了头或者是伤心伤过了头。王强心里一阵欢喜,他大胆地拉起晓晓的手说:“俺怎么会嫌弃你哩?嫂子在俺心里就和从前一样,一点都没变。你能看得起俺,俺是多高兴哩。”  

        晓晓也把另一只手放在王强的手上,柔弱地说:“你不嫌弃我,我也很高兴,只是怕我这残花败柳辱没了你,我心有不安啊。”  王强用一只胳膊揽过晓晓,把她拥在怀里,憨笑着对她说:“嘿嘿嘿,看你怎么讲的,俺在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俺就喜欢你了,俺还在梦里梦见你好多回哩,俺才不会嫌弃你哩。”王强说梦见她的时候,那时他还未成年。在梦里,他以为她就是从天上翩翩而下的仙女,和年画里的一样,她穿的衣服比年画上的仙女还好看。那时的晓晓年轻貌美,住在高墙大院里,深居简出,不是他王强能经常看到的。见得少,接触的更少,因此晓晓在他心目中,愈加神秘,愈加高不可攀。  晓晓长长的出了口气,她攥了攥王强的手,小声地说:“你真的想过我吗?”  

        王强也回应地攥紧了她的手,点点头说:“是的,俺又不骗你,那时想你想得可很哩。”  

        晓晓有点陶醉的说:“你想要吗?”  王强不知道她所说的要是什么意思,觉得应该不是件坏事,就使劲地点点头。  

      “那我现在就给你。”晓晓说着,就松开攥着王强的手,慢慢地解开自己小薄袄的扣子,又把胸前的内衣解开,晓晓一对白白的乳房就暴露在了王强面前。晓晓已经三十多岁了,由于长年的劳作,脸晒黑了,皱纹多了,手也变粗糙了,表面看上去,和农村的二黄老妈妈相差无几了。可她身上的肌肤,变化却不是多大,依然较为白皙。她的腰身在饥一顿饱一顿的生活中,也没有太多的变胖,基本保持着年轻时的身材。


阅读(376) | 评论(0) | 字数(2299)
没有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新锐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
网站专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