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历届“新锐之星”联展之(9):福建禾源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专用
新锐文学童话/神话→黄鼠狼皮皮
幸福花 文集
更多 
幸福花 书房
 
更多 

黄鼠狼皮皮

◎作者:幸福花  ( 2015-09-29)


  鹅毛大雪下了整整两天两夜,终于停了,天地间一片白茫茫。一只小黄鼠狼和他的妈妈也两天两夜没吃东西了,本来冬天食物就少,这一下雪,更难寻食了。
  小黄鼠狼爸爸出去几天了,还没回来,看样子是凶多吉少。妈妈见小黄鼠狼饿得实在不行了,就对他说:“孩子,妈妈去找些吃得东西,万一妈妈回不来了,你一定想办法活下去,好好活着,记住了。”眨巴着小眼睛,小黄鼠狼慢慢地点了点头,他太小了,不懂什么意思,想不清为什么妈妈出去趟会回不来呢?
  当这只一心等着妈妈带回好吃的小黄狼饿得头昏沉沉的时候,听到远处一阵阵的狗吠声,一会儿就见妈妈瘸着一条前腿跑过来,气喘嘘嘘地朝他大喊着:“孩子,快跑……快……快跑……”

    小黄狼连饿带吓,就要哭出来了:“妈妈,往那儿跑呀?”

    “只管往前跑,过会儿妈妈就去找你,记住,无论如何一定要活下去。”小黄狼战战兢兢地爬出他们住了好长时间的家,那是一个村子专门堆柴草的地方,他们一家人在其中最大的一个麦秸垛下面打了个洞,过着多么快乐幸福的生活,现在,小黄儿狼正连滚带爬狼狈地逃离他们的家。

    小黄狼妈妈打了几个滚,用来掩饰她的孩子逃跑的痕迹,放了一个臭屁,一便混淆猎狗的追踪,她向着小黄狼跑离的反方向快速逃去,心里很是悲衷,“孩子,永别了!”茫茫的雪地里,一人一狗追一只黄鼠狼远去了……

    家住在村子最外面的小女孩小婷同弟弟小海在家门口玩打雪仗,两人冻得手和脸都红紫了,仍是追逐着、戏笑着,小婷趁弟弟一不注意,把一个雪球塞在弟弟后脖领里,冰得弟弟又叫又跳,抓了一把雪,紧追姐姐,“来呀,追我呀,追不上的是小狗。”

    “可恶,坏蛋小婷,我非追上你不可。”他们顺着街道往野外跑去。

    忽然,小婷发现了一个东西,“小海,快来看,一只小黄猫。”

    “它死了吗?”

    “没死,还有气,快抱回家吧。”姐弟俩抱起它就赶快往家跑,地上的雪在姐弟俩脚下发出一片“咯吱咯吱”的抗议声。

    “妈妈,我们拣到一只小猫咪。”正在做饭的妈妈一看姐弟俩带回来的东西,马上变了脸色:“什么猫,是只黄鼠狼呀!”

    “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姐弟俩一同叫到,互相望着笑了,一点也不象妈妈那样紧张,还觉好玩的不得了。

    妈妈说:“扔了它吧,它会咬死咱家的鸡的。”

    小婷好奇地说:“黄鼠狼原来是这样子的,它这么小,不会咬咱家的鸡,咱们留下它吧。”

    弟弟小海也说:“留下它陪我们玩,咱家的小花猫反正丢了好长时间了。”

    “好吧!”妈妈想了想,看样子这么小的黄鼠狼还不知能活几天,早晚会让这姐弟俩折腾死,也就答应了。

    奄奄一息的小黄鼠狼被小婷取名皮皮,强行喂了些小米粥,擦干了身子,躺在小婷暖暖的怀里,几乎冻僵的身子终于缓过劲来,醒了,转动着一双黑豆般的小眼睛,感谢救了他一命的小姑娘,从此小婷成了他的保护人,天天象小狗一样跟着小婷。小海见了他,抓他的尾巴,提他的腿,拧他的耳朵,拔他的胡子,还常让他用两条腿走路,本来是四条腿走路的,能用两条吗?小海天天折腾得他够呛,一见小海的影子,皮皮吓得“哧留”一下就跑掉了,气得小海直跳脚。

    小婷家不是很富有,几乎天天吃素,连块肉也吃不到,皮皮跟着肯定也吃不太饱,有时没办法,跑到猪圈同老母猪肥肥抢食吃,其实肥肥也瘦得皮包骨头。就是这样的生活皮皮也觉得舒心,小婷常把他抱在怀里,给他搔痒痒,有时,清凉的傍晚,放学回家的小婷会把小脚放在他软软的肚皮上写作业,皮皮闲目养神,陪着小婷,感受着这份宁静。晚上,他不再睡在灶前的柴草里,而是在屋子外面的夹道里另建了一个窝,白天没事的时候,在院子里遛达遛达,同肥肥说说话,等小婷放学回家,要不就睡会觉,打个盹。到了晚上,他的精神来了,开始时,只是在小婷家附近转转,抓几只小老鼠吃,现在几乎满村都转遍了,还同村里的一条狗交了朋友。那是一次他为了捉一只老鼠,跑到一户人家的院子里,老鼠的“吱吱”声引来一只凶猛的大黑狗,当皮皮举起捉住的老鼠晃了晃,那叫黑子的狗竟摇了摇尾巴,虽紧盯着他的一举一动,但没再追赶他,一来而往,他们成了好朋友。

    春天里,一切都是美好的,草开始绿了,树也发芽了,皮皮也长成一只英俊的黄鼠狼,一身金黄色的油光发亮的毛皮,柔滑修长的腰身,拖一条长尾巴,一双圆溜溜的黑豆粒般的小眼睛,特精神,身手敏捷,他会在一眨眼的工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现在凭自己的本领也能吃饱肚子了。小婷放学后就去给肥肥割草,顺便挖些野菜他们自己吃。不能常陪他玩了,有时他想跟着,小婷总是把他赶回来。因家里有只口碑不好的黄鼠狼,女主人常注意听村子里的七姑八婆聊天,从没有听谁家丢了鸡,终于放心接纳了皮皮,并嘱咐家人没事少去找皮皮的麻烦,好让他生活的安生些。常在一起玩的还有肥肥屋顶上的一只大蜘蛛,它们叫它“八脚”,八脚喜欢表演杂技,顺着一条丝线“唰”的飘下来,摆几下秋干,一会儿又不知爬那儿了。一只苍蝇“嗡嗡嗡”地哼着小曲飞过来,不小心撞到八脚的网上,八脚高兴地手舞足蹈,不顾苍蝇的哀求快速把它五花大邦,留作果腹的美味,有时连小婷都看得入迷。

    没想到好长时间不回家趟的男主人,有一天回家了,给肥肥做了顿好吃的。肥肥竟对皮皮说“再见了,朋友,主人要把我卖了。”皮皮大吃一惊,“不会吧?你怎么知道的?”“你没见主家玉米面自己都吃不饱,还给我吃,肯定养不起我了。”皮皮真是舍不得肥肥的,肥肥是个很要干净的猪,从不在栏炕上面大小便,小主人小婷才会不时地给它搔痒痒,抓虱子。肥肥长着短嘴,是一个很俊的猪,脾气也温和,很讨主人一家的喜欢,看来主人家也是没办法才决定把它卖掉的。

    失去了一个朋友,皮皮伤心了好几天,这天晚上,月光明晃晃的,象白天一样,皮皮决定到处走走,散散心。它从这家的墙头上溜到那家的墙头上,漫不经心地闲逛着,猛然,它看到一户人家屋前的墙上,吊着三四个黄鼠狼,它悄悄地溜过去,发现那是被从头到尾完完整整剥下的黄鼠狼皮,肚子里塞满了青草,四肢还在上面晃着,风一吹,轻轻地动着,象活的一样,其中有两张是皮皮爸爸妈妈的,爸爸的尾巴短了一截,妈妈告诉过皮皮,那是被夹子夹的,那一次,多亏妈妈帮忙,爸爸才得以逃生的。妈妈熟悉的气味迎面扑过来,皮皮悲痛得用头撞那墙,“妈妈,妈妈。”它跳起来想闷不吭声地把妈妈从那墙上抓下来,墙上的划痕一道道,有的已开始见血了,皮皮仅仅够得着妈妈的尾巴尖。“汪汪汪”一只凶恶的狗大叫着跑过来,皮皮不得不跳上墙逃走了。它来到黑子那儿,对黑子哭诉着:“怎么会这样?爸爸妈妈他们做错了什么,竟被人剥了皮?这是为什么?”黑子告诉皮皮,那户人家的男主人常年打黄鼠,为的是卖钱,一张黄鼠狼皮是很贵的,皮皮恨恨地说要报复,黑子不让,“你可别乱来。”皮皮没说话,只是冲着天上的圆月悲愤地呜咽,凄凉哀伤的样子连黑子都跟着红了眼睛。

    不久,那人又在打一只黄鼠狼时,枪走火了,炸掉了自己的一只手,他的儿子爬树时,从树上摔下来,断了一条腿,村里大都说他是遭了黄鼠狼的报应,从此他再也不打猎了。皮皮很遗憾,他还没动手,那凶手得到了应有的惩罚。得知这个消息时,皮皮大叫着翻了几个跟头,心中说不出是欢喜还是悲伤,他还想决心把那人家的鸡都咬死,以此来报仇。可是想想人家鸡们又有什么错,只好做罢。“你是不是自己想吃鸡,找了这么个借口?”黑子一脸的怀疑相:“人们都说黄鼠狼偷鸡好厉害。”皮皮脸红脖子粗地为自己同类辩解,“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我们是不吃鸡的。”“我发誓永不偷鸡。”

    有一天,他同黑子闲聊,说起主人把肥肥卖了,失去了一个好朋友,很伤心,他说肥肥脾气多温和,黑子闭目在一旁打盹,似听非听,“我家主人前些日子买了头猪,你去看看是不是那个肥肥。”皮皮一听,一下子来精神,飞快地往猪圈跑去,听到黑子还在说:“瘦得剩一把骨头了,还叫肥肥?不可思议。”听到猪圈里传出一阵阵“啰啰啰”的猪叫声,黑子就知道那是皮皮的朋友。

    一点迹象也没有,皮皮过着幸福悠闲的生活,忽然小婷跑来对他说再见,她们一家人要搬到城里去了,城里不许养动物的,皮皮打了个机灵,愣愣得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一辆大卡车就拉着小婷一家人走了,临走的时候,小婷说过些日子会回来看皮皮的。

    这个院落很快长满了杂草,一棵棵的树长得又高又壮,枝叶茂盛,到了夏天几乎不见阳光,苔藓长到每个角落。皮皮遇到了他心爱的新娘子,就结婚了,有了三只小黄鼠狼。他们一家人和和美美地生活着。这其间,从废弃的鸡窝里爬出了一只碗口般大的蟾蜍,一身的疙瘩,皮皮叫他豆豆。从乱七八糟的葡萄架里爬出了一条小花蛇,吓得皮皮的孩子们四处躲藏,做为一个伟大的爱孩子的父亲,皮皮理所当然得向小蛇讨个公道,见到气势汹汹的皮皮,小蛇赶紧解释,说她叫花花,别看长着一身鲜艳的花纹,其实是没有毒的,并强调说她没有恶意,只想与大家交个朋友,此处环境阴凉潮湿,很适合她在此居住。皮皮看花花确实诚心,就交了这个朋友。有一天下大雨,水涨满了院子,他们全都跑到了猪圈里躲雨,八脚还在那儿忙着结网,“救命,救命。”一只刺猬被水灌得肚皮朝了天,皮皮把他救上来了,从此,连同树上的一只呱呱鸟也成了他们的好朋友,被主家留下的这个院落成了他们幸福的乐园,他们常在一起聊天,发表言论,有时黑子来窜窜门,日子一天天不知不觉地过去了。

    就有这么一天,一个美丽的年轻妇人领着一个小男孩,提着一只烧鸡,来看皮皮。皮皮的家仍在那个夹道烂柴堆里,孩子们早已成家各自干事业去了,老伴误食了一只吃了耗子药的老鼠,生病去世了,家里平时就皮皮一个。孩子们劝他再找个老伴,皮皮感念同老妻的恩爱,总觉再难找到与老妻在一起的那种如胶似漆谁也离不开谁的感觉,那感觉甚至难以用语言表述,孩子们笑他什么年纪了还玩这浪漫,不过孝顺的他们依了皮皮的意,愿咋活就咋活,只要他高兴,一晃多年过去,皮皮仍然过着一个人吃饱了全家人不饿的生活。见到当年的救命恩人小婷和她的儿子虎子,皮皮甭提多高兴了,不敢再爬到小婷身上,她穿的衣服太好了,怕给弄坏了,就逗小男孩玩,并把他的朋友找来,介绍给小婷和她的儿子。开始时小婷有些害怕,但她没有厌恶他们,虎子还小,不知害怕的,就同他们玩在一起。许多人都讨厌他们,平时他们尽量远离人,以免遭了人的毒打,有时还会丢了小命,没有人同情他们。看到小婷的微笑,和她眼里流露出的友善,皮皮的朋友从心里感到高兴,他们的态度甚至称得上谦卑,豆豆自知自己的丑陋,咧着大嘴傻笑着躲在远处看。冷静的花花爬到葡萄架上,歪着小脑袋看热闹。皮皮亲热地围着小婷不知做什么好,小婷微笑着用手抚摸着皮皮光滑油亮的毛,问皮皮过得好不好,皮皮晃着小脑袋说好极了。虎子发现了豆豆,皮皮提醒他豆豆身上有毒,最好别动他,虎子找了根树枝,一划一挑,把豆豆翻了个四脚朝天,豆豆笨拙的身子翻了几翻没翻过来,逗得虎子哈哈大笑,“欺负老实人算什么,有本事来追我。”花花动了玩心,绕着葡萄藤上下翻飞,“一条美女蛇”,虎子扔下豆豆就去追。当黑子来到时,正看到花花被虎子扲在手里,嗲着嗓子喊救命。“哇塞!这么大的狗!”虎子围着黑子啧啧称奇,很快地,他们成了最好的朋友,虎子把在电视中看到的警察训练警犬的要领,都用上了,什么打滚、跳高、拿鞋子等都难不倒虎子,心里盘算着怎么把这条狗拐回城里,好让他在小伙伴面前露露脸。大伙玩了大半天,小婷和虎子依依不舍得走了,还给皮皮他们留了个地址,说有时间可以去城里找她。

    送走了小婷和虎子,皮皮心里烦闷了好几天,这天晚上下大雨,皮皮想出去散散心,就顶着个大梧桐树叶在村子里到处逛。无意中皮皮发现一个人,正要爬进黑子家偷东西,皮皮很奇怪,平时很机灵的黑子怎么没动静,皮皮跑过去一看,有一块啃剩的骨头,它用鼻子闻了闻,味道正常,黑子却在一边昏睡着,眼看牛就被小偷牵走了,皮皮急了,往黑子耳朵上咬了一口,黑子疼的大叫起来,“汪汪汪”“黑子是我,快醒醒,有小偷啦!”黑子一看是皮皮,想站起来,却浑身无劲,只好狂叫不止。主人听见狗叫,赶紧跑出来,小偷早跑掉了。皮皮追着小偷跑了一会儿,觉没多大意思,就不追了,垂头丧气地往回走。这时雨停了,皮皮甚至抬头瞪了刚露出脸的月亮一会儿,情绪仍是不佳,继续往前走,当它发现一只流浪猫躲在一个门洞里时,打算不管闲事的,可它发现它的脚仍是自动自发地走向那只猫,“怎么了,老兄?”“我是一只没用的猫,捉不住老鼠,被主人赶出了家门,三天没吃饭,你能不能给点吃的?”看到流浪猫可怜的样子,皮皮又起同情心,就把它带回家,给了它只吃剩的老鼠,想亲自教这只笨猫捉老鼠。

    第二天,太阳刚刚出来,皮皮叫醒猫,“流浪猫,起来,我教你捉老鼠。”猫伸了个懒腰,不情不愿地说:“先怎么做?”皮皮倒非常热心,下决心把这只猫培训成一只超级霹雳猫,并说出它伟大的计划,“当然是先减肥了,你以前的日子过得太舒心了,这么胖,怎么捉老鼠?这样吧,先围着院子跑五十圈。”可怜的猫累得大汗漓淋,口吐白沫,呱呱鸟、八脚他们还在一旁起哄。

    猫还没完全出徒呢,这群朋友觉得在乡下的日子有些无聊,决定去城里开开眼界。说走就走,怕被人发现,他们白天睡觉,晚上赶路。沿着村子旁的一条公路一直向西就是小婷所在的大城市了。公路是不敢走,那就走公路旁的田野了,就是这样小心,头天晚上,过一个十字路口时,花蛇差点被一辆汽车压断尾巴,“哎哟,我的妈呀!吓出了一身冷汗。”

    呱呱鸟自言自语:“蛇能出汗吗?”

    癞蛤蟆豆豆噏声噏气地说:“不清楚,好象不出汗的。”

    刺猬毛球说:“没想到晚上车也这么多,一辆接一辆,真不知这些人们天天忙些什么。脚都快磨破了,小婷家怎么还没到。”

    流浪猫爬到一个路标上,看了看,“还有二十公里。”

    豆豆说先休息会吧,早到前面查看过地形的黑子反对,“前面有一座桥,我们必须在天亮前过桥,到那边的树林里藏好,要不让人发现了,大伙可就没命了。”怎么过桥?没几个会游泳的,桥下是不能走。最后决定让黑子和流浪猫驮他们过去,人们看见狗猫不会大惊小怪。就这样,皮皮抱着黑子的脖子,豆豆趴在黑子的背上,八脚吊在黑子的尾巴上,花花把自己和刺猬毛球缠在流浪猫身上,毛球一身刺,花花嫌疼,只用尾巴缠住它。呱呱鸟在他们上面飞着为他们护驾。一切准备好了,他们兴奋地小心翼翼地上桥了,皮皮暗暗祷告:“千万别出什么事。”走过桥的三分之一了,一半了,三分之二了,快了。一辆车灯盯住他们不放,听车上的人说,“快看,那条狗和猫身上是什么? ”皮皮大喊一声:“快跑!”没有防备的豆豆从黑子背上滚下来了,花花蛇一吓,一不小心把毛球也摔出去了,黑子和流浪猫慌乱中根本没察觉,仍是飞快地跑过了桥。他们看到一辆车停下来,用一个袋子把毛球提上车,带走了,远远地听毛球挣扎着大声喊:“我在前面等你们。”黑子又跑回去,把豆豆弄过桥来。丢了毛球,大家心情不好,准备的吃的东西也没多少了,大家躲在离公路不远的一个大草垛旁,看样子这个草垛不知有多长时间没人动过了。呱呱鸟飞到垛顶四面瞧了瞧,说一切正常,很安全的,今天白天就呆在这儿吧。八脚一听,顾不得劳累,匆匆忙忙地抓紧时间织网,好捉些飞娥当点心,黑子直竖着一双灵敏的耳朵,警惕地为大伙放哨站岗。太阳从天边冉冉升起,呱呱鸟陶醉地抒情:“啊!初升的太阳好美呀!”皮皮眯眼:“好大好壮丽呀!”花花一旁泼冷水:“不就是个太阳吗?值得你们那样吗?令人身上起鸡皮疙瘩。”黑子笑了,“花花,这样的话还是少说吧,显得多没水平。”花花刚要抗议,一只芦花鸡“咯咯咯”一路叫着由远而近地飞跑过来,“站住,你这个小偷,还我的蛋来。快来人呀!”皮皮嗖地一声冲出去,别人只见眼前一晃,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皮皮已把偷蛋的贼捉住了,是只大老鼠,流浪猫正饿着呢,一见还有一只想跑,大喊一声:“那里跑?”就想追去,皮皮喊住它,“不能去,人生地不熟的,小心出事。”鸡妈妈捧着蛋,感激不尽,黑子鼻子尖,围着草垛转了一圈,招呼皮皮过来,用劲打在草垛上打了洞,豁,洞里有十几个鸡蛋,鸡妈妈开始时莫名其妙,这时,一下子扑到蛋上,“老天呀,这么多,这都是我的蛋,该死的老鼠,偷了这么多蛋。”鸡妈妈说什么也要好好招待他们一下,他们婉言谢绝:“不行的,我们不能跟你去,你的心意我们心领,万一被人发觉,我们就完了,不是被打死,就是关起来失去自由。”“那这样吧,你们等着。”鸡妈妈急急回去,很快给他们弄来了好多吃的,当然只有黑子和皮皮还有流浪猫美美吃了顿,八脚和豆豆、呱呱鸟早已吃饱了,这个草垛里有许多小昆虫。花花吃了那个偷蛋的老鼠,好几天都不会饿了。

    晚上,当天完全黑透了,他们才又上路了,“注意,是否有毛球的痕迹。”黑子提醒大家。

    再说毛球被提上车后,悄悄地用身上的刺把袋子划破了个大口子,当车停下,那人拉开车门,想吃早饭时,两脚刚一着地的工夫,毛球一个滚动也跟着出去,“嘭”地一声车门关上,毛球早就爬到车底下了,小眼睛骨碌碌转动,一看没什么动静,快速从车下爬出,一个跟头滾到了公路旁的沟里,紧紧贴在一条被雨小冲刷出和裂缝里,整整一个白天不敢动一动,被太阳晒得头昏眼花,几乎没成“刺猬干”。黑子一路用鼻子不停地闻着。走得很慢,当发现毛球时,他还在昏睡。大伙终于松了口气,谢天谢地,可把毛球找到了。

    “我们到了,我们终于到了。”当这群经过长途跋涉的朋友,看到前面如星星般多的灯,不由欢跳起来,“冲啊,进城啦!”

    皮皮倒是很冷静,严肃地告诫大家:“一定要小心,千万别被人发现了,更不要走散了,这里可不是咱那二亩三分地。”

    大家怀着忐忑不安而又好奇的要命的心情,踏上城里的第一条街道。车多得容不得他们一个个过,只好还由跑得快又不显眼的黑子和流浪猫一一把他们带过去。这次大伙可是十分小心,做事向来慢腾腾的豆豆,拍着胸口说要得心脏病了,精神这么高度紧张可有些受不了。他们小心地转过一个街角,听到身旁一座房子里传来音乐声,喜欢唱歌的呱呱鸟忍不住偷偷飞过去,从开着的窗户望进去,什么也看不清楚,旋转的灯光弄得她眼神迷乱,听到伙伴们着急的低低的喊声,呱呱鸟竟没头没脑地飞进了房里,听到有人惊奇地喊:“鸟,快看,一只好大的鸟。”

    “快,快关窗,别让它跑了,抓住它。”有人开始动手捉它了,晚上眼神不好的呱呱鸟吓得如无头苍蝇一样乱飞乱撞,大喊救命,黑子听到喊声,“不好了,呱呱鸟出事了,我们快去救她吧。”

    本想让豆豆和毛球留在原地等他们,他们俩坚决反对,“不行,要走一块走,要逃一块逃,千万别丢下我们。”大伙只好一起上阵了,有从窗上爬进去的,有从门口钻进去的,一会儿,整个房间乱成了一团:“我的妈呀!一只癞蛤蟆。”

    又一声尖叫:“啊!蛇!”

    “打死那条疯狗。”

    “不要啊,什么在咬我的脖子,痛死了。哇!救命,是蜘蛛。”

    “呸!什么味,这么臭。”激昂得的音乐依然在流淌,黑子一看到流浪猫找到了呱呱鸟,赶紧大叫三声,“汪,汪,汪,快跑吧!”花花往皮皮身上一缠,豆豆一口咬住花花的尾巴,“嗖”地一声跑出去了。

    黑子一脚把毛球踢得“骨碌碌”滚出老远,自己疼得龇牙咧嘴哎哟哟叫着随后跟出来。大伙找在一起,“完了,八脚又不见了。”

    “我在这儿呢!”这是一只蜘蛛从黑子的肚皮底下无声无息地飘出来了。

    大家这才松了一气,呱呱鸟很自责,“对不起,都是我害得大家,误了赶路的时间。”

    皮皮咳嗽了两声:“算了,别太大意了,要不,我们大伙怎么能见识见识城里的舞厅。”

    大伙七嘴八舌地说起刚刚的惊心动魄,“那柱子好滑,害我差点摔个大马趴。”

    流浪猫捂着心口说,呱呱鸟接上了:“那灯光太可怕了,差点把我的眼睛晃坏了。”

    花花说:“地上不知抹上了些什么?滑不溜的害我几乎走不成路。”

    黑子说:“你们闻到那里面的气味了吗?好没薰死我,难受得我打了两个大喷嚏。”

    八脚嗡声嗡气地说:“我想找个结网的地方,没找着。”豆豆说那里面的人太胆小了,他爬到一双尖尖的高跟鞋旁,还没爬上那人的脚,她就大叫一声,摔倒地上,“会害我好一阵良心不安的。”

    皮皮说:“好了,我们快走吧,必须赶在天亮以前到达小婷家,要不,这一闹,天亮后肯定有好多人会找我们,到那时,就不只呱呱鸟自己差点被人打死了。”

    再没吭声的,他们知道,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全都紧张起来,悄悄地赶路。一辆辆的汽车从他们身旁过去,躲躲闪闪地穿过两个十字路口,天快亮时,终于找到了小婷家。黑子扶着门站直身子,好不容易按响了小婷家的门铃。小婷隔着防盗门看到这些朋友,惊奇不已,高兴地急忙打开防盗门,让他们进去,一时傻傻地竟不知干什么好了,小虎听到动静,也醒了,揉着醒松的眼睛走进客厅,只听欢叫一声,就扑向了黑子,抱着黑子亲热的不得了。

    小虎爸爸打着哈欠,伸着懒腰,走过来:“谁呀?让虎子这么高兴。”不看还好,一看,吓,一条花蛇缠在虎子的胳膊上,大叫一声:“虎子”“咚”的一下,摔在地板上,昏过去了,没人理他。虎子和妈妈拿出好多食物招待这些特殊的客人,把丈夫叫醒,让他到外面吃早饭,直接上班得了,虎子想不上学了,陪着他们玩天,爸爸坚决不同意,临走,男主人说得让这些不速之客在储存室呆着,小婷一听不乐意了,“我可不能让我的朋友住那儿。”

    “我这是为他们好,你想想,城里不允许养这样的动物的,何况他们都没有防疫证,怕是让邻居知道,会报警的,你想让警察把他们抓去?”小婷一想也对,就对皮皮他们说:“朋友们,委屈一下,为了你们的安全只好请大伙到我家的储存室去住,希望你们在里面别弄出太大的响声。”

    男主人大张刚进办公室,就听到同事议论说,公安局已发了告示,悬赏一万元捉拿一只黑狗一条蛇,两只老猫(敢情把黄鼠儿狼当成猫了),还有一只呱呱叫的大鸟,“那两个更恶心的却没有写上。”大张心里想着,吓得半响午就偷偷溜回了家,一路上人们都在议论这事,都处找这样的动物,有人已开始翻动垃圾箱找开了。

    大张对着储存室的门缝说:“里面的,听着,小心点,你们现在成了名人了,万一让人发现了,那可是一笔不小的外财。”他虽然很想要这笔钱,钱嘛,那有人不亲的,可没胆量动这个念头,他要是出卖了这群五花八门的动物,小婷就是不同他离婚也差不多,虎子肯定不理他了,为了一家人的和平共处,权且什么也不知道,更何况他从小就不喜欢动物,碰到毛茸茸的东西,身上就起鸡皮疙瘩。不过,回到办公室的大张,竟打开电脑上网查寻有关动物的知识。

    皮皮他们在小婷家住了一星期,到了晚上,小婷就放他们出来,虎子每天晚上都跟他们玩到很晚。深夜里,他们可以自由地出去会儿,散散步寻寻食。他们没想到表面上看起来干干净净整齐的城市里,也有脏得地方,无花八门的垃圾臭气薰天,呛得皮皮和流浪猫差点跌跟头。老鼠在垃圾堆里穿行吃得肥胖,成群结队的,连小婷家的储存室里也有老鼠,流浪猫和皮皮猛捉老鼠,大呼过瘾。有一天晚上,他们经过一座楼顶时,遇到了一只名贵的波斯猫,雪白的皮毛,在黑夜里熠熠发光的眼睛,体态优雅,一身贵族气,流浪猫对她是一见钟情,虽然把捉到老鼠放在她面前,她冷冷地不屑一顾,流浪猫仍是被她深深地吸引,想与她约会,让她做他的女朋友,在皮皮拉他走时,他对那高傲漂亮的姑娘说:“明天晚上十二点,我会来这儿找你的,不见不散。”谁也没想到流浪猫会疯狂地爱上那只波斯猫,宁愿留在城里流浪,也要把那只猫追到手。呱呱鸟在城里一天也呆不下去了,催着大家快回家,白天飞出去想找点食物,逛逛街,只要一停下,就有人想打他捉他,害得他成天提心吊胆,再无心情欣赏城市风光了。八脚也喊着快回家吧,在这阴暗潮湿的地方简直不是人呆的地方,黑子更惨,白天晚上的不敢出门,他太显眼,大小便也没地方,看小婷给他打扫大小便,他再也不好意思住了。皮皮倒没什么不适应,但挂念着家里的空气好,也想快回家,豆豆和花花是觉噪音太大,连个安稳觉也睡不好,直嚷着回家。毛球被从没见过刺猬的虎子请到他的卧室,享受特殊待遇,但虎子不知他喜欢吃什么,每天吃不饱,还不自由,也想快回家吧。大张找了辆车,在送他们回家时,流浪猫这种为了爱情不顾一切的精神,感动了小婷,她决定收留流浪猫,以便帮助他追女朋友。一路顺风,用不了半天的时间,他们就会回到那个属于他们的乐园。“还是家里好。”他们不知道的是,为了这个“家”,小婷同她的家人舍弃了什么。在大楼越盖越多,公路越修越密,耕地越来越少的今天,凡是人这万物之灵长所到之处,海洋、沙漠、高原、湿地……所有的活物和死物没有一样能逃脱了人的魔手。小婷看到这些很是痛心,却也无能为力,莫可奈何,为保护自己的环境和家园,只能尽自己一点微薄的力量。就连老家那么破旧的院落,不知有多少人争相要。小婷和她的家人觉得,在这个地球上,所有的生物都应享有生存权。经全家商量,一直同意继续把老家的院子留给这些生灵们,给他们一个生存之地,一个幸福快乐的家园。在这里,树快乐地生长着,草快乐地生长着,小虫子快乐地生长着,皮皮和他的朋友快乐地生长着……
 

             【责任编辑:李南远】


阅读(932) | 评论(1) | 字数(9935)
评论 作者 评论时间
1.  文笔挺好,不过如果能在主体形象上在生动一些,和过程结构上在调节一下,... 学工部 2016-11-19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新锐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
网站专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