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历届“新锐之星”联展之(17):艾自由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专用
新锐文学散文/随笔→年味

年味

◎作者:王进明  ( 2010-03-06)


        俗话说:“娃娃们盼过年,大人们怕过年”,盼的是娃娃的希望和快乐,怕的是大人的无奈和压力。无论是盼或者是怕,都是人生旅程中的必由之路。这正如生命的轮回,一年一年如期而至,又甩门而去,躲不过,也挽不住。童年时期对年充满了期待,我们这些孩子天天扳着指头盼望大年三十的到来,每家每户都充盈着喜庆。日子好的宰一头猪,日子紧的至少也要割几斤肉,杀几只鸡,做一锅老豆腐。我家每年都要做老豆腐,全家人一起动手,爸爸、哥哥轮流手摇石磨磨黄豆,妈妈、姐姐在灶台边压着布袋过滤,那乳白色的豆汁从布眼里挤出来,哗哗地流进沸腾的锅里,汇聚着一年的收成和快乐。我是家里最小的,什么忙也帮不上,围着锅前锅后转,眼瞅着黑油油的大锅里翻腾着乳白的浆汁,馋的直咽口水。三四个小时之后,豆腐做成了,妈妈首先将那滚烫的豆腐水舀满一大盆放在地上,一家人就围拢过来,脱掉鞋袜,将脚伸进去浸泡。一年积累的老茧和严冬造成的冻疮在热水的浸泡下变软,被爸爸妈妈用老刀刮得干干净净,我总是疼的哇哇直叫,一家人都嬉笑着拿我开心。一向严厉的让我们害怕的爸爸也露出了慈祥的笑容,爸爸总是对我说:“忍着点,忍着点,路是靠脚走出来的,刮掉这些茧垢,你就会年年顺利,走再长的路也不怕。”我半信半疑地听着,虽不甚懂,但相信大人说的总有道理,就忍住哭声。真正的快乐就是大年初一,家家户户鞭炮声声,响成一片,我们端着妈妈打的糨子早早起来贴对联、贴门神、挂灯笼,真的是开心极了 。贴完了,便是一派新气象,主窑里高朋满座、厨房里五味生香,大门外红灯高挂,畜棚里牛羊满圈,真的是福星高照,岁满春到。转眼间我也成了大人,童年离我远了,变成了依稀的记忆,爸爸妈妈也老迈的磨不动豆腐了,那曾经转出年味的石磨也已经丢弃在门前的小山包上,成为小鸡仔们的跳台。原来的一个大家庭变成了四个小家庭,人口增了不少,过年的团聚却越来越少,合家成为了父母的心事,成为了一家人的期盼。时至今日,我方才明白,爸爸当年的那句“忍着点,忍着点,路是靠脚走出来的,刮掉这些茧垢,你就会年年顺利,走再长的路也不怕”的含义来。爸爸对我们倾其一生的精心呵护,正是在培养我们行走人生漫漫长路的能力,可是,当我真正能够独立行走的时候,就如放飞的小鸟,再也收不回来了,空留年迈的父母守护着空寂的家园。在外打工的16年中,记忆中我仅有三次在家和爸爸妈妈一起过年。时隔多年,我再也没有机会感受老刀子刮脚的刺痛了,今天想起,竟然成为痛苦的幸福。又一个年关临近了,那越来越近的年味如父母精制的老豆腐,牵扯着我这颗漂泊的心,一刻也不让我安宁,似要把我磨碎。这些天,父母的电话接连打来,催促我早点回家过年,我沉默着不敢答应。公司正是赶货期,我不知道能不能请到假,这不是我能决定的事。我分明知道父母盼望的殷切,可我依然不能决定。打工的生活使我学会了忍耐,纵使泪在眼眶里打转还能微笑。父母和我就像拉紧橡皮筋的两端,受伤的永远是不愿放手的那一端。我不知道父母的心伤有多深,我更不知道,在2010年的年关,我该如何抚平父母的旧伤?年的味道越来越浓,我依然无法摆脱思念的折磨。
阅读(1744) | 评论(1) | 字数(1275)
评论 作者 评论时间
1.  此文已在《江门文艺》发表,特此提醒,谢谢各位! 王进明 2010-03-31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新锐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
网站专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