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历届“新锐之星”联展之(17):艾自由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专用
新锐文学散文/随笔→永远的母亲花

永远的母亲花

◎作者:雪野  ( 2015-08-14)


  在广袤的黄土地上生活的人们,没有不钟爱母亲花的。夏日清晨盛开的农家宅前屋后的,那一簇簇金灿灿的黄花,就是我们浪迹天涯的游子心目中最最美丽的永不凋零的母亲花。
  你要是仲夏季节来到我的故乡陇东,随便在乡下走走转转,一定是满目黄花。家园的房前屋后栽两垅黄花,即赏心悦目又方便采摘,大清早随手摘两把还沾着清露的黄花菜。朵朵淡雅的黄花顶在端直的青茎之上,点缀在一簇簇修长的翠叶之间,分明就像刚从清晨山岚雾霭里走出来的清纯美少女呢,难怪人们有“黄花”闺女的说词,这样的比喻真是再恰当不过了。
  只可惜,家乡人栽种黄花,并不为欣赏黄花的美丽,他们是把黄花当成一种经济作物来种植的,为此他们更愿叫黄花为黄花菜或另一个名字“金针菜”。金针菜,顾名思义是因为其状如金针。金针菜一旦开花就是浪费了,失去了食用价值,因而必须在含苞待放的时候把饱满的花蕾采摘下来。清晨的乡间,正是根根“金针”繁盛之时,他们倔强神气地指着天空,淡黄的身躯顶端凝聚一点青绿,活像个愣头愣脑的小孩儿眼巴巴地等太阳公公出来。那围绕簇拥在村前屋后的黄花儿,仿佛要把树木山涧的灵气都吸纳于一身。她们怒放枝头,曼卷花瓣,玲珑精巧的身躯犹如一束束闪烁的光焰,在青翠的山坡上,在宁馨富足的家园里跳荡。她温文尔雅,沉静内敛,像喝着山泉水长大的山野村姑,率真奔放,清闲妩媚;不管身居何处,也不管有没有赏花的知音,只管把内里蓬勃的精气神儿喷发出来,让纯朴清雅的美在人间恣意弥漫。
  从历代诗史上得知,黄花除了“金针菜”这个土生土长的名字,黄花菜还有个别致文气的名字“萱草”。《卫风.伯兮》里有句“焉得谖草,言树之背”。其意就是:我们到哪里弄到一支萱草,种在母亲的堂前,让母亲乐而忘忧呢?《诗经》里谖草,便指萱草。朱子注的诗经里,解“谖”为忘忧之意。故萱草又有忘忧草的美名。由此可见,在我国古代,就开始将黄花——忘忧草,作为敬献母亲的母亲花了。
  所以,黄花菜虽是小家碧玉,貌不出众,技不压人,但她就凭着那不事张扬的素媚淡雅,同样走进了文人墨客的诗文里。
  唐代诗人白居易有诗云:“杜康能散闷,萱草可忘忧”。我常常想,区区黄花,何以解忧?一日,当我站在故乡的黄花丛中抚摸那根根“金针”的时候,黄花的清香之气深深吸入胸膛,一腔世俗繁华里积攒的浊气缓缓吐出,在耳清目明之际,心头便豁然开朗了。
  的确,黄花之美,令人解忧!宋代大诗人苏东坡诗云:“萱草虽微花,孤秀能自拔;亭亭乱叶中,一一芳心插。”置身黄花丛中,细看黄花,其状如兰,其品也如兰!兰生幽谷,黄花坚守贫瘠之地;兰花高洁,黄花素雅;兰花不同流合污,黄花自甘清贫……在世俗的喧嚣与烦忧之中傲然挺立、茎叶挺拔。
  据说当年李世民随父李渊征战南北,他的母亲因思念儿子忧思成疾。医生就用具有明目、安神之效的萱草煎汤给李母饮用。自此以后,每有游子别离母亲,就在母亲居住的萱堂外种植一些萱草,好让母亲因为侍弄萱草减轻对儿子的思念。萱草油亮青翠的叶子,似乎在时时告慰母亲在外的游子一切康安。春暖花开之时,他似乎在提醒母亲在外的游子将要归来。后来,后人尊称母亲为“萱堂”,萱草亦得“忘忧草”之美称,“北堂植萱”便引申为母子之情。在西方,人们献康乃馨给母亲以表达爱心;其实,我们中国人亦早有自己的母亲花,这就是朴实无华的“萱草”啊!可如今时代在西方文化冲击下,又有几人为母亲植一丛萱草或献一束忘忧草呢?想到此,我的心中不免有点感伤……
  不是吗?今日黄花,明日忘忧,但愿所有炎黄子孙们,勿忘美丽质朴的母亲花——忘忧草;愿她深深根植在国人的心灵中,在天下游子的心目中长开不败、永不凋零。
  

            【责任编辑:李南远】


阅读(1169) | 评论(1) | 字数(1464)
评论 作者 评论时间
1.  感动、来自我切身的体验!!! 江南一片云 2015-08-19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新锐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
网站专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