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个主题 |  下一个主题  >>
1 1
  惠南文学丛书《惠南•岁月留痕》作品选登之三
   碧水楚江

  个人空间 当前离线
发表于 2018-11-7 20:20:57    1 #

惠南文学丛书《惠南•岁月留痕》作品选登之三:

走进六灶湾老街

者:唐根华

“六灶湾”一个多么响亮而略带传奇的名字。记得在儿时,笔者经常听到大人们说:“到六灶湾去。”现回想起来还是记忆犹新。

“六灶湾”现近况如何?这条老街是否还有焕发的生机?我想再次踏上这条老街,探寻一下昔日峥嵘岁月。机会终于来了,因惠南镇要编辑出版“惠南,岁月留痕”一书,笔者受惠南文学社姚海洪社长的委托专程来到了六灶湾村民委员会,村党总支部书记顾燕、主任陈正荣得知我采访“六灶湾老街”热情接待,介绍情况,并指派村干部李芳、19组组长沈建明陪同,走进了这条古朴而略有传奇的老街。

车子离开了村委会,在南团公路上疾驶,只一会儿就看到了“六灶湾”几个大字,村干部李芳指着前面的路牌,“唐老师,小转弯向西就到了”“哦”车转弯后就沿着一条乡间水泥路向西开,约100米后车就停下,来到了六灶湾便民广场上,我们一行就沿着这条窄窄的小路向西走去,很快就踏上了一条铺着石块和青砖的羊肠小道,只见两旁均匀对称的分布着新旧各式的平房和木质二楼楼房,看上去木质的扶栏和扶杆裂痕斑斑,清水白墙上不时露出块块青砖,线条还是显得格外分明,黛瓦屋脊,古色古香,许多建筑还是保持着原始的风味,想当初,六灶湾这个集镇一定是市场繁荣,生意兴隆,热闹非凡的江南贸易小镇。

迈步在六灶湾的老街上,穿越在时代变迁的岁月里。我们一边看一边交流,昔日风光无限的六灶湾老街,也是一条商业发达,属上海东南部的商贸集散中心,但是随着时光的流逝,过去商业发达的街道只剩下了空屋旧铺,只能追忆当年老街的繁华旧梦!

六灶湾据传说原来这里是一片茫茫的海滩盐场,晒盐的渔民为方便寻划目标,分别在盐滩上设置灶头,一方面烧煎盐用,另一方面作为寻找的信号和目标,古人们沿着海岸线由南北向起名一灶、二灶、三灶、四灶、五灶、六灶、七灶、八灶等地名,六灶湾因处在笫六灶头区,又加上里护塘港,后称浦东运河转弯口河面开阔、地域优势,交通便利,特别适合水上运输,六灶湾就此在先人口中流传。据《上海水利志》记载,五代吴越宝正年间(925934),六灶湾塘西已成陆。六灶湾西部地区成陆在1000年左右。

六灶湾地区开埠早,清末民初时期,商业颇为发达。早在19世纪中叶,六灶湾集镇开设有鹤龄堂中药店,街道两边设有米行、水作、南货、肉庄、茶馆、饭店,理发店等多家店铺,商业比较繁荣,至民国中期,为鼎盛时期。抗日战争后,六灶湾地区的商业逐步衰退。1956年,对私营工商业进行社会主义改造后,商业中心逐步东移黄路镇,六灶湾镇只剩几家小店。

无意中我们来到了470号,只见门面的小门敞开着,笔者朝里一望,见一位约80多岁高龄的老大妈在小椅凳上坐着:“老大妈,你好,可来坐一下吗?”“好,好,进来坐吧。”老大妈看到我们进来,很热情地招呼我们坐下,“大妈,你是这屋的主人?”笔者询问着,“嗯,我从小生养在这里。”“今年多大了?”“85岁啦!”“哦,有福气,那你对六灶湾老街熟悉吗?”“熟悉,我就从小生养在六灶湾,当时六灶湾开的一家沈家茶馆就是我爸爸开的,农民吃茶感到实惠” 。经了解六灶湾地区的民众有喝茶的习惯,老街上有三、五家茶馆店,最出名的为集镇中街严培楼开设的“阿培楼”茶馆店。其他茶馆店规模较小,设施简陋,几张方桌条凳,再有个外形像老虎一般的烧水灶头。六灶湾人将“喝茶”称作为“吃茶”,到茶馆去休闲又称为“孵茶馆”。茶馆里的茶客,基本上来自老街和周边的乡民、过路侯渡及一些身份特殊者。夏天,吃早茶,有的人凌晨4时就开始到茶馆,农民上街出售农副产品时,常以茶馆店为落脚点,其中:也有一些特殊茶客,经茶馆老板允许后,可在店内设摊,提供香烟等为茶客服务。每到中午,一些走街串巷箍木桶、修雨伞、磨剪子、铲菜刀、锔碗补锅、摇拔浪鼓、回收废品等小商小贩和黄包车夫、郎中(医生)、算命先生等前来茶馆。他们泡上一壶廉价的热茶,买块烧饼,或自带干粮,喝茶充饥,歇脚。一般茶客在茶馆内边品茶边谈山海经,或商讨一些问题,甚至有时也会争得面红耳赤。一些商界人士又会利用茶馆作为谈生意、交朋友、应酬的场所;其中:还有一些“掮客”经纪人,又把它作为交易场所,生意谈成后从中提取百分之十左右的中介费。除此之外,茶馆有时还起到“调解”作用,邻居之间、工作上发生纠纷时,当事者请德高望重的长者或是社会名流吃茶评理,作出公正、客观地判定,令当事者心服口服,俗称“一壶清茶抿恩怨” ,六灶湾人称它为“吃和茶”。茶馆也是新闻的集散地,各种消息比较多,故一些警员、侦探、军统、中统人员经常光顾茶馆,从而得到破案线索,不过这些人喝茶是不付钱的,尤其是一些小报记者在茶馆里听到的消息、趣闻后,添油加醋写成文章直接送往报社编辑室,许多报纸上登载的花边新闻就是这样炮制出来的,所以,六灶湾人称它为“包打听茶会”。

茶馆老板深知曲艺是茶客最主要的娱乐方式之一,于是在茶馆内附设书场,借以招揽茶客。另外,茶馆还在春节时期,会向茶客提供一杯具有民俗特色的免费“元宝茶”,所谓“元宝茶”,内放两只外形相似的橄榄而得名,六灶湾人认为春节里喝“元宝茶”,具有吉祥富贵的寓意。茶馆还兼营水灶(老虎灶),谁家灶火忙不过来,就提上水壶到老虎灶打开水,当时水资1分钱1瓶,如包月的可预笪竹筹码还可优惠,每天凭筹码打水。

一般茶店每天从早上开门要到晚上十一点结束。“哦,那时生意很不错啊。”沈文仙大妈一边给我们介绍,一边领我们出来,还指着对面一间二层楼的门面说:“这就是在六灶湾开的出名的药店之一“同寿堂”,再往前就是另一家药店“鹤令堂”,两堂在六灶湾名气响,腰杆硬,方圆几十里的病人也有慕名而来,当年的时代里缺衣少药,药品成为紧俏货,再加上战争四起,社会动荡不安,抢窃、杀人时有发生,繁荣之中隐隐时有恐慌害怕之感。夜里一有动静就会心惊肉跳,最怕就是坏人进来抢、杀,人生的安全无法保障,有时早上一开门就听到茶客讲,南街上的杂货店老板昨夜又被人杀了,这种新闻、惨案经常有。

这就是“鹤令堂”,走在前面的村干部李芳指着这间古老、精雕的二楼房子大声说着,我们加快了脚步,抬头一看,这确是一间很有特色的二层木制楼房,而且二楼走廊里的木扶栏、扶手、扶杆等均采用好木料,精刻细雕,很有气派,尽管这间老屋可能有上百年的历史了,但依然鹤立群首,习习映辉,给六灶湾老街增添了风光!

据介绍“鹤令堂”中药店。清同治十一年(1872年),由顾祖基(字承先,号锦花,又号朴初,副贡,曾任安徽睢宁县教谕)投资500石(175公斤)大米盘进的“鹤年堂”药店(其首创时期无法考证),改名为“顾鹤龄堂”(后称鹤令堂),并以“松鹤”为记。店内柱子上挂有两幅楹联:左为“架上丹丸长生妙药、本草宜分君臣佐使” ,右为“循道虔修丸散膏丹、遵法炮制中药饮片” 。该店专营各省比较好药材、参、茸、燕、桂,备货齐全,应有尽有;精制饮片、丸散、膏母,自煎虎、鹿、龟胶及各种花露。贵重药品,附有仿单。药真价实,童叟无欺而闻名四方,百年不衰,成为南汇同业之冠。鹤令堂中药店地址于今六灶湾村友爱565号,1956年,公私合营时改为国营药店,现原店铺房屋二上二下保持完好。

往南再仔细一看,在大门口门牌号565号下,挂着一块有浦东新区文化广播影视管理局颁发的“惠南鹤令堂”,例为浦东新区文物保护点,可喜可贺!这标志着,“六灶湾老街”的保护和修缮工作迈出了新的一步。

要留住乡愁,不忘历史。六灶湾老街绝对是一块宝地,但开发完善的路还有不少艰难需要我们去拚创、去开拓、去发展。相信在村、镇、新区政府的关怀和支持下,六灶湾老街一定会成为 “幸福惠南”美丽家园中一道靓丽的古镇风景线……

——来源:上海浦东新区惠南文学社

中国林业作家协会会员
  TOP

<<  上一个主题 |  下一个主题  >>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