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个主题 |  下一个主题  >>
1 1
  惠南文学丛书《惠南•岁月留痕》作品选登之二
   书剑

  个人空间 当前离线
发表于 2018-11-7 20:17:59    1 #

惠南文学丛书《惠南•岁月留痕》作品选登之二:
探访南汇古城墙遗址

作者:陈 志 强

远去的南汇古城墙,警示我们要善待老祖宗留下的建筑,让历史文物成为人类共同的财富——

探访南汇古城墙遗址

南汇古城,曾经是浦东平原上最完备的古城,也是县城中极为少见的方城。它雄踞东海之滨,巍峨壮观。在南汇第一中学,至今还保存着古城墙遗址,我一直很想去实地探究,亲眼看看600多年前先民艰苦劳动筑造的古城墙是怎样的。

初秋的一天,我与几位文人朋友结伴而行,来到浦东惠南镇南门附近的南汇第一中学。因为是星期天,校园内静悄悄,我们沿着操场边的小道往东走。不一会,高大的古城墙赫然矗立眼前,墙上有一块醒目的大理石铭牌:南汇古城墙遗址,区级文物保护单位。沿着石阶登上城墙,眼前豁然开朗,城墙宽约7米,中间是2米余宽的青砖道路,两旁有棕榈、榉树、木芙蓉、银杏、香樟等乔木,也有黄杨、棕竹等各种灌木,地上藤木、野草十分茂密。想不到,古城墙上竟是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古城墙,仿佛一位睿智的老者,穿越历史的迷雾,向人们诉说着辉煌的过去……

南汇古城,一座精美的古代建筑

明洪武年间,江苏省松江府地区经济较为繁荣,但沿海一带没有设防,经常遭到倭寇的大肆掠夺。上海县东部沿海一带(今川沙、祝桥、惠南、大团、新场等地)受到的侵害尤为严重,百姓的生命财产没有保障,苦不堪言。明洪武十九年(1386年),为防御倭寇侵犯,明政府命大将信国公汤和在三团地区(今惠南镇)筑城堡,派兵驻守,成为东南沿海地区抵御外来侵略的重要军事要塞,时称“守御南汇嘴中后千户所”,属金山卫统领。南汇城是当时浦东地区修筑最早的城池,当时离东海仅1.5公里。城长、宽各1公里,周长4公里。城前设烽火墩11处,城墙高7.33米,底宽7.5米。城有东西南北四门,南面为“迎薰”门,北面为“拱极”门,东面为“观海”门,西面为“听潮”门。4门外各有月城一座,城上设门楼、角楼各四座。全城还有炮台16座,箭楼40座,雉堞1999垛,作为屯兵和作战之用。另外设东西2座水关,东为“静海”,西称“通济”。城外围有护城河,挖河之泥用来筑城,河绕城墙外围,形成屏障,经过多次疏拓挖深,河面宽30多米,底宽20米,深4米多,与浦东运河连接。每个城门外的护城河上设有吊桥,如遇敌人攻城,就将吊桥拉起,城门禁闭,守城军民从雉垛后面可居高临下射杀来犯之敌。还有一条城内之河,连通东西水系,是城内主要的水上交通河流。城内建于明清时期的古桥主要有青龙桥、彩凤桥、靖海桥、文源桥、乐思桥等。

凭借城墙,当年南汇人民曾成功击退倭寇侵略。明代嘉靖年间,倭寇入侵,百姓自觉组成抗倭武装,守御南汇嘴中后千户所哨官李府组成的“李家兵”就是当时较著名的一支。明嘉靖三十二年(1553年)农历三月,倭寇第三次进攻南汇城,守御南汇嘴中后千户所哨官李府亲自率领他第二个儿子李香及哨兵、族丁30多人,力战倭寇,斩杀倭寇40多人,敌人大败而逃。当夜,倭寇又前来偷袭,一倭寇已爬上城墙,刚好被巡夜的李府察觉,乘敌不备上前一刀斩杀,随即唤起士丁,展开激战,倭寇丢下一些尸体逃窜。第三天,倭寇又攻城,李府开城迎敌,斩杀倭寇2人,倭寇佯退,李府追敌中埋伏,李府父子及部分士兵中箭牺牲。次年三月,倭寇又攻南汇城。守城哨官李忝(李府侄儿),17岁,乳名三郎,为报亲人和乡亲之仇,开城迎敌,连斩3敌,逼使倭寇逃窜。是夜,倭寇又来偷袭,被李忝发觉,手起刀落,斩敌于城墙上,随即又见敌登云梯而上,急中生智,推倒城垛,使敌堕身城下。第二天,倭寇又强攻,李忝组织守城士兵展开城上攻击,伤敌无数。倭寇设谋,故意在城下齐呼“谁是李三郎,敢站出来吗?”三郎中计,挺身而立;“三郎在此……”,敌暗中用鸟铳集注而发,三郎中弹死于城上。守城将士悲愤异常,一战士悲愤填膺登上城墙高呼:“三郎在此!”使敌人将信将疑,不敢恋战而逃窜。

南汇古城是一座精美的古代建筑,不仅在抗倭寇中发挥作用,而且一直是全县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城内有学宫、书院;有东岳庙、关帝庙、福泉寺、天主堂;有育婴堂、养济院、老人堂;有名店、旅馆、戏院、图书馆,在历史上对南汇的发展起了重大作用。清顺治四年(1647年)改称南汇堡。清雍正四年(1726年),南汇正式建县,县治设南汇城,即改称为城厢镇。1934年,南汇实行保甲制时,以“有惠于南汇”之意,将城厢镇改名为惠南镇,并一直沿用至今。

拆毁古城,失去了才倍觉珍贵

南汇方城筑成后,历经变乱,时受毁损。从建城至清朝末先后11次修茸,或将城墙加高,或将护城河拓宽挖深。后来,南汇古城经历辛亥革命、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仍基本完好。19597月,在大炼钢铁的年代,古城墙开始被拆除,砖头被用于建造大炼钢铁的“小高炉”。据上了年纪的人介绍,古城墙构筑十分坚牢,为防止城墙因水浸腐蚀而下陷,城墙基脚全部用条石垒砌,墙基条石下有很深的木桩,墙砖均用石灰糯米浆灌缝。

站在古城墙上,我为古城墙的浓厚历史气息的而感慨。凭栏俯视,护城河碧波荡漾,飞舟点点;环城路人流如织,繁华喧闹。古老与现代交融,令人感慨万千。

我没有大炼钢铁年代的经历,但我在《南汇水利志》中,看到了一段关于拆除南汇古城墙的文字:1958年冬,在开浚新闸港拆掉南汇古城墙时,由于城墙坚固,难度很高,久攻不下。施工队负责人采用增添开山锄、搭建拔桩架的办法,终于拆除了宽4米、高8米的城墙,将深埋地下570余年的大木桩逐一拔起。这段文字是作为施工队的功劳而记载的,但对于古城墙来说,又何尝不是一种悲哀。先民艰苦劳动建造起来的巍峨古城,后人又用艰苦的劳动拆毁了。

在古城墙的外面,还特意保留着“古城遗址”:那是用青砖和石灰砌造成的城墙,只有这一段,让今人看到了古城墙的原貌,而周围城墙都是用水泥、石块修缮的,古老与现代的对比何其明显。古城墙上的一块白色大理石碑文记载:1986年,为防止古城墙泥土塌方,由南汇县中学出资垒石围土,将最后仅存的40余米古城墙进行了修缮。2002年,古城墙被列为区级文物保护单位。应该感谢学校有识之士的抢救保护。这仅存的一段古城墙,是南汇的“根”啊!

古城墙遗址,留给人们的启示

许多有识之士曾对南汇古城的不复存在感到惋惜。而建于明洪武三年(公元1370年)的山西平遥古城,由于保存完好被列入联合国世界文化遗产名录,成为屈指可数的旅游胜地。可与平遥古城媲美的南汇方城如果能够保存下来,该是多么好的旅游资源啊!在南汇城墙下,过去还有抗击倭寇、满门壮烈牺牲的李府祖孙三代的将军墓。如果能够保留下来,又该是多么好的爱国主义的教育基地啊!

正是有了前车之鉴,就更能引起我们的反思。中国著名建筑学家梁思成说:“大凡中外历史名城,必曾筑有城墙;没有筑过城墙的城市,或许是名城,但绝不会拥有悠远的历史人文。”当年北京城墙被拆除时,梁思成先生痛哭流涕,他曾希冀将其“建成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环城立体公园”,但最终成了泡影。欧洲许多国家的文化古迹、历史古城虽经二次大战的严重破坏,却仍然保护得较好。因为这些国家的人民,都把保护好历史文化古迹看作是自己的责任,把保护好历史古城看作是自己国家和民族的骄傲。

现代文明的车轮滚滚向前,开发建设如火如荼。但不应以破坏历史古迹为代价。历史文物是不具有再生性的。现在很多地方都在用现代建筑材料修建老街、寺庙、城墙,对这样的“现代仿古建筑”,只能用“尴尬”两个字概括。失去后倍觉珍贵,更令人痛惜反省。远去的南汇古城墙,警示我们要善待老祖宗留下的家业,让历史文物成为人类共同的财富。提高全民族的文化素质,增强全民族保护文化遗产的意识,正确处理好现代建设和保护文化古迹的关系,这都是亟待引起重视予以解决的问题。

南汇古城墙,它的生命之魂是永恒的。

——上海浦东新区惠南文学社

文学爱好者
  TOP

<<  上一个主题 |  下一个主题  >>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