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个主题 |  下一个主题  >>
1 1
  惠南文学社举办“女性文学作品研讨会”点评选登之九
   碧水楚江

  个人空间 当前离线
发表于 2018-10-7 8:09:21    1 #

【今音评论】热血唤醒良知 |
上海兀凰小说《傻三儿》

《傻三儿》2300多字,出自新人之手,值得称道。短篇小说以写实手法,用第一人称的视角来观察《傻三儿》,以第一段的”左岸“与”右岸“来进行切入,尤其能够反映出语境的新,比如新在散文化;新在凸显年龄特征;新在开始叙事的轻松与活泼。但是这种活泼的设计是和小说的结局,形成了反差。
在通读之后就会发现有一个前因后果的线索贯穿。尤其是这个短篇小说的创作,紧紧握住了《傻三儿》这根线索,因此小说的叙述问题解决了。如这篇小说用了十个自然段来进行叙述。于是,在通读或欣赏的时候,不妨按照以段落为“块”的形式来认识。从而再把“块”进行细分。比如分细节、分人物、分场景、分对话和分段落层次等。
这样一来,小说就像机器的零部件被拆卸开。之所以要在这篇小说,采用这样的方式,是为了在下一篇小说的操作上,逐渐从“自在”走向“自为。”前者是被动,后者是主动。关系一转化,容易在创作构思上茅塞顿开。比如第一段和第二段的关系是景转。小说无论 长短,就人物活动都需要在一个某个特定的场景下面,这个看上去有点像舞台剧。
第一段和第二段的景转,有点显缓。这好比一场戏的幕布缓缓拉开,然后就是人物登场。是从第三段用第一人称所显示的“我”开始的。小说所描绘的是一个特殊“女子。”于是关注与同情弱者群体的小说意识由此流出。于是可以给小说定位于关切民生尚存问题,便成为了小说主题。一个《傻三儿》是一个弱女子。
又于是第四段的结构,是以“我”的视线所移动的,犹如摄像机一样在记录《傻三儿》的行踪。又于是,小说的场面感便呈现出了立体效应。而且还富有了电影语言的定格镜头,如“这傻三儿呢也常“光顾”我这档口,总用一种迷离的眼神目不转睛的看着我,我忙无暇顾及她那双眼想告诉我的潜台词,周而复始,这双眼睛几乎每天这样盯着我,日复一日,不辞辛劳。”
第五段是小说从第四段的宏观场景,转移到了微观场景,是指“这天。”这时候,能够感觉到作者的笔法在灵活调度方面,逐渐体现出了优势,或者是天赋的流露。小说从第五段至第九段属于故事的主干。也是小说的“腹。”主要涵盖了小说线索的发展与高潮部分。第十段是小说的结果。
这样划分,小说的重头戏在第五段至第九段,其中第八段从技巧上来认识,属于“抑。”这种处理手法是为了使小说再起一层高潮,于是,小说具有了两个高潮,一个次高,另一个高。次高表现在第七段,而高潮体现在第九段,中间被第八段,有意识作了一个“断层”处理。但是从第五段至第七段,属于“扬势。”
小说通过场景描写和人物对话,逐渐把矛盾推向高潮。这时候,小说的“眼睛”也表现出来了,就是两个字:妈妈。就故事的结局读来感到沉重,但又显得非常真实。其所想唤起和唤醒的是人的良知。如果现实中良知再多一些,或许《傻三儿》还能活下去。这就是小说的深刻之处,也是读者掩卷思考的又一重头戏。

——来源:上海浦东新区惠南文学社

中国林业作家协会会员
  TOP

<<  上一个主题 |  下一个主题  >>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