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个主题 |  下一个主题  >>
1 1
  文学评论要有的放矢
   碧水楚江

  个人空间 当前离线
发表于 2018-5-12 21:13:03    1 #

文学评论要有的放矢

 ——与杨朝宁先生商榷

吴树德

最近读了杨朝宁先生的新书《不老的枫杨》(上海文汇出版社),尤其看了书中几篇评论文章后,感触颇深。时下文学评论大都是一片赞扬声,很少有批评的文章。在浦东新区作家协会惠南分会揭牌仪式的大会上,杨朝宁给我一本他新出的书叫《不老的枫杨》,他对我说:“书里有几篇写的批评文章,旨在抛砖引玉,能引起百家争鸣的风气。”他在书中写道:“今天写下这篇读稿札记,意在让作者听到一些‘圈外人’的不同的声音。若能引起争鸣、讨论,则更为笔者喜闻乐见”(《不老的枫杨》194页)。我对此深有同感,因此对他写的评论文章更要读一下。当我读完他的评论文章后,掩卷沉思,觉得很有必要与他商榷一下。

首先谈一下什么叫文学评论?文学评论也叫文学批评。文学评论指在一定的文学背景下,运用一定的观点,对作家、文学作品、文艺思潮、文艺运动所作的探讨和评价。也是对文学作品的成败得失作出实事求是、恰如其分的思想分析与艺术分析,有利于提高作家及其作品的表现水平,提高广大读者的审美情趣和鉴赏能力。大凡文学评论对作品进行中肯的评析,评论家要懂得所评论的作品其艺术规律。譬如杨朝宁在评论故事时,他自己言明不懂故事,因而造成外行看内行,主观臆测,以意为之,劝百讽一,妄下雌黄。

故事有一套创作手法,金圣叹总结故事时有72种艺术手法。但每种手法离不开“新”、“奇”、“特”。新,就是新颖,故事新、内容新、人物新。奇,就是曲折离奇,文字奇、意思奇、形奇神奇,丘壑奇、故事情节奇。特,就是特别,超出常人所思,独辟蹊径,跟寻常的不一样;奇怪而特别,一波三折,扣人心弦。英国著名作家菲丁说:“只要他(指作家)遵守作品须能令人置信这条规则,那么他写得愈令读者惊奇,就愈会引起读者的注意,愈令读者神往”(菲丁《汤姆·琼斯》)。刘大櫆也认为“文贵奇”(《论文偶记》)。故事讲究“作意好奇”,以奇取胜。奇,悬念奇,出人意想不到的奇,运用新、奇、特,故事的人物传神,呼之欲出,妙趣横生。

杨朝宁写的《编故事要符合生活的逻辑》,一文中,对夏友梅的《作弊的三好学生》,胡诌一气。杨说:“故事之所以发生如此大的情节疏漏,和作者缺少相关的生活经历和体验有关”。杨为了论证他的论点和立论,他把王安忆和赵昌平搬出来,真是驴唇不对马嘴,风马牛不相及,更觉荒诞无稽,荒谬绝伦。一位名人谈到故事时说:“完美绝不是真实,真实不可能完美”,这真是经验之谈。

当读者读过《作弊的三好学生》时,不禁拍案叫绝。这篇故事主要描写杨洁、杨浩为了让对方上学,姐姐替弟弟做答案,弟弟自己揭发自己考试作弊行为。而母亲为了能让杨洁上学,到庙里洗衣服,到街上乞讨学费,故事情节十分感人,人物塑造得有血有肉,栩栩如生,是篇难得的佳作。故事中的母亲多么的伟大,好比法国著名作家维克多·雨果笔下的芳汀,《悲剧世界》中塑造出的伟大母亲芳汀形象,令读者对于芳汀的遭遇深表同情。杨洁、杨浩的母亲是一个善良、厚德的农村妇女,其精神值得崇尚。

杨朝宁在论述《开心锁》时说:“《开心锁》故事编写中不符合生活逻辑的情况,已经由局部细节蔓延发展到整体的构思和表述”。他认为“不仅支持火根杀妻,而且帮他多方权衡、出谋划策。如果惨剧一旦发生(对于一个丧失理智的人,谁能保证他不下毒手),那巧珍该当何罪?让这个说话、做事全无法制观念,近乎法盲的人去‘开心锁’,迎世博、促和谐,岂非一个大大的黑色幽默?!”杨的这段批评太滑稽可笑,把一篇获奖的精品之作硬说成是“大大的黑色幽默”,太荒唐谬误了。孔子说:“人而不仁,疾之已甚,乱也”(《论语·泰伯》)。对不仁的人,恨得太过分,就是祸乱。意思用不道德的手段去推行道德,就如同抱薪救火,用不道德的手段去惩罚不道德,又如同以暴易暴。在现实生活中,有的人爱钻牛角尖,甚至以死来威胁领导。当碰到此类事情时,笔者目睹一位厂长对一位威胁他的职工说“黄河没加盖,你去跳吧”。这位职工这时非常尴尬,羞愧得无地自容,哭笑不得。这叫以毒攻毒,也叫逆反心理,别人反对的事,他偏要赞成,越是不希望他做的事,他越是要做。《开心锁》的故事就是用逆反心理取胜。使故事峰回路转,把矛盾处理得合情合理,令人佩服有加。这个情节描写难能可贵之处,就是出人意料之外,不落俗套,又在情理中,故事妙就妙在这里。

再听听《故事会》常务副主编吴伦老师对《作弊的三好学生》和《开心锁》的评价。吴伦说:“《作弊的三好学生》讲的故事引人注目,一个贫困家庭,姐姐为了让弟弟上学,自己故意考试作弊,而弟弟为了能让姐姐上学,故意写匿名信,要让学校开除自己;而《开心锁》则是讲了社区一对迎世博志愿者为了调解一对离婚家庭的心灵之锁。这些故事讲的都是普通人的‘小事’,但反映了老百姓的心声,因而一经发表,便为广大群众所接受,并获得好评”(《浅谈夏友梅故事及演讲艺术特点》)。杨朝宁泾渭不分,颠倒黑白,硬说这二篇佳作“不符合生活逻辑”,按照他的说法去创作,只能是无病呻吟,毫无生机的作品。

夏友梅的故事最大特点,新、奇、特,跌宕起伏,精心构思出曲折感人的情节,摘艳熏香,妙不可言;别具炉锤的传神写照,匠心独运;他的故事传诵各地,哀感顽艳,令无数读者激动得动容流泪。著名民间文艺界泰斗任嘉禾老师评论夏友梅时说:“《作弊的三好学生》达到了他故事创作的高峰”(《“浦东大老倌”夏友梅》)。任老又说:“又拜读了这一佳作(指《作弊的三好学生》笔者注),仍被这里面的人与事感动得热泪盈眶”。《作弊的三好学生》是篇正能量之作,不忘初心,勇于担当的扛鼎之作,荣获全国大奖赛金奖,文化部五一工程奖,群星奖,当之无愧。杨朝宁为啥如此歪曲事实,肆无忌惮,意气用事、随心所欲,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居心叵测,杨借文学评论来抵毁名人之作,盖自尊大,宝自有而傲睨万物,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文学创作不是生活的翻版和摄像机拍下的照片,文学创作源于生活,高于生活,高度凝练概括、溶铸、精雕细刻,艺术虚构和艺术夸张;典型化,就是作家驰骋艺术想象,把生活中某些人物的性格特征集中概括,并予以夸大,加深个性化。夏友梅的故事特征,就是与众不同,在不同中取胜。杨朝宁用他世俗的眼光来分析,这样的评论难免立论失之偏颇,见解偏执、偏析、偏见,令人贻笑大方。

杨朝宁在批评一位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的一本散文集时说:这位作家的散文没有章法。什么叫章法,章法指文章的组织、布局、结构。“作家在安排全篇章节时所用的方法,包括文章的体势、承转、熔裁等,章法并无定格,在于作家的运用”(《辞海》1999年缩印本第2451页)。杨在《散文写作还是得讲究点章法》中说:“其中不少文字角度交杂,‘水’‘乳’难融”。“那位诗人作者一辑关于文玩鉴赏的文章,更是缺少章法。”杨在文中进一步说:“文章往往会显得‘梁柱歪斜’,行文凌乱,甚至非驴非马,不伦不类”。难道严志明的散文真的像杨朝宁评论的那样吗?先听一下专家是如何评价这位作家的散文的。“严志明的散文多为收藏类的随笔,但篇篇用心,把各种玉和石的来龙去脉,都说得头头是道,能得知识以外,又多有‘石趣’。我曾对印章石稍懂几分,没想到《印章石的奇妙》比我懂多了。此外,他对沉香、笔筒、纸币也各有妙悟”。这是上海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孙琴安教授对严志明的评语。

散文构思,经过作家奇丽的想象,形象的描述,精辟的议论,充分地揭示出隐藏在其中的生活真谛,给人以深刻的启迪,艺术美的享受和知识欲的满足。严志明的散文,别出机抒,殚见洽闻,囊蓄万珠;神思飞跃,笔墨酣畅,寄情高远,寓意深邃;简练、诗意、工笔相交织;叙事、抒情、议论熔一炉;纷繁无绪,合理熔裁,自然成文。严志明的散文,构思如一线串珠,形散神聚;严谨剪裁,精巧连缀,适得其所,博而不乱;如细流归海,由潺潺小流,随着题材的络绎奔汇;思想的无限伸展,想象的汪洋恣肆,逐渐汇集成滔滔的大江;在婉转中显流畅,于纷繁中见博洽;按其内在逻辑联系,井然有序地统贯成完美和谐的艺术整体,杂而不越,形散神收;行之从容,描置裕如,似信手拈来,漫不轻心,但细加品赏,就会发现是披沙炼金,探丽得珠,富有艺术感染力。

严志明是一位著作等身,很有实力的作家,他的作品经常在《人民日报》、《解放军报》、《解放日报》、《新民晚报》、《文学报》、《上海文学》等报刊杂志上发表,奠定了他的文学厚实的功底,因而使他的散文很道地,可读性强。

杨朝宁长篇累牍,博士买驴的批评夏友梅的故事和批评严志明的散文的论点,是站不住脚的。因此说,文学评论一定要有的放矢。评论家在评论作品时,一定要遵循“文以明道”的古训(唐朝柳宗元)。论之有物,论之喻事,论之明理,论之有道,论之言善;力求言之有理,言必有衷,言近旨远,言之凿凿;力戒言不及义,言过其实,言不由衷,无的放矢的评论。因为,评论作品,要让作家心悦诚服,由衷地感激和接受批评。反之,评论家自己的论点站不住脚,如何能评论呢?戴了有色眼睛写评论,好比作秀,玩弄文墨,加上外行,不去虚心向内行人求教,门缝里看人,此类评论是不足取的。晋代田园诗人陶潜在《移居》诗中写道:“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陶渊明的这两句诗恰如其分地对杨朝宁的批评文章有力地批驳。

今就杨朝宁的评论文章中的一些错误论点进行反驳,以便推动浦东文学评论朝正确的轨道上来,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有毒草共锄之,发挥评论正能量,把文学评论搞得更加活跃起来。但是,文学评论一定要有的放矢,一定要实事求是,不能捕风捉影;无中生有,信口开河;更不能吹毛求疵,故意挑剔毛病,寻找差错;或者进行人身攻击,诽谤、诬陷,这时文学评论中的一大弊端,有害无益,应该摈弃此弊病,还一方文学评论园地的净土。对于盲人瞎马的评论,应该醍醐灌顶,该清醒了,不要再哗众取宠,自以为高人一等,目中无人,走死胡同,那样是亵渎文学殿堂。走马观花,骑马射箭,关公面前舞大刀;愚弄读者,好比一支毒射,把自己的欢乐寄托在别人的痛苦上;使亲者痛,仇者快,让别人当枪使,还自鸣得意;岂不是聪明反被聪明误,自作自受,落得个不光彩的下场。笔者奉劝杨朝宁好好地学习人家的长处,多总结人家的艺术成就,脚踏实地搞文学评论。文学评论也是文学创作的范畴,文学评论来不得半点虚假;在真正研究透了别人的作品,再进行分析,以理服人,这样的文学评论值得提倡。

凭心而言,笔者认识严志明6年多了,他每次把发表的作品样报给我一份,所以对他的诗歌、散文耳熟能详,他的散文(玉器收藏)大部分发表在《文学报》上,我全都读过。杨朝宁也认识5年了,他的诗歌、散文写的不错,但他写的《读稿札记一》、《读稿札记二》,不敢恭维,今不揣冒昧与杨朝宁商榷,以正视听,防止以讹传讹,误导读者。

 

吴树德:甘肃省杂文学会副会长兼常务副秘书长、上海市浦东新区杂文学会会长

——来源:华华文学在线

中国林业作家协会会员
  TOP

<<  上一个主题 |  下一个主题  >>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