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个主题 |  下一个主题  >>
1 1
  戏说赤壁之战
   安然

  个人空间 当前离线
发表于 2016-12-28 15:36:03    1 #

                                戏说赤壁之战
    现在正值隆冬时节,感觉是有东风吹拂。可《三国演义》里曹操说冬天没有东风,不信。又说有东风,是诸葛亮借的,也不信。因为诸葛亮没还过,起码说他没有信用。N年前的赤壁大战,胜负已决。杜牧说: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可是决定输赢的仅仅是东风吗?不对!那是什么呢?看看就知道了。
                             
                                 一、徐庶徐庶

    曹操率领文武百官在城门口等候徐庶的到来,时间已经接近晌午,大家都饿着肚子。可是丞相有话,徐庶不到,咱们谁也别想吃饭。虽然他已经安排御厨准备好了酒席,但是那是给徐庶留的,徐庶不上桌,谁也别想动筷。
    还是不见徐庶的踪影,时值秋末冬初,虽然是艳阳高照 但一些穿着单薄的官员,在寒风中还是冻得直打哆嗦。
    这时跑来一个校蔚,向曹操禀报说,有一辆马车正急速地向这里驶来。曹操兴奋地对他们说:“正是元直,他肯定比我们还着急啊。”
    终于见到了徐庶,“同志啊,我可把你给盼来了。”曹操一个箭步跨上去,就要给徐庶来个热烈的拥抱。
    可是徐庶好像和他不是同志,只是默默地看着曹操,一句话也没有搭理他,连车也没下,更没有和曹操握一下手,径直回家去见他老娘了。
    曹操没有想到会受此羞辱,热脸碰上了冷屁股。宁让我负天下人,决不让天下人负我。
回到朝堂,曹操大吼到:“传我的令,将徐庶一家满门抄斩”。
    程昱从班列出来,说:“不可呀丞相。现在是战乱时期,正是用人之际。徐庶是有学问的人,并且还有一定的知名度,如果杀了他,会让天下的有学问的人心寒的。”
    曹操“嘿嘿”一笑说:“天下有学问的人心寒,可现在我的心却是不热乎的,他徐庶知道不知道”。
    程昱说:“徐庶傲慢无礼,实在是不像话,治他的罪是应该的。考虑到他可能是听到老娘有重病,心情不好,一时没有了言语,也是有情可原的。”
    荀彧也从班列里站出来,说:“他现在不说话,可能是因为怕祸从口出吧”。
    曹操不解,说:“你什么意思,说个话就能有什么灾祸?”
    荀彧说:“徐庶在刘备那里说话是很随便的,刘备对他也是言听计从。我们和刘备打了很长时间的仗,是敌对的一方。他刚到我们这儿来,还不得处处小心,怎敢胡言乱语呢?所以,我们要想让徐庶开口说话,就要给他提供一个良好的说话环境,让他把心里话说出来,才能为我们所用。”
    曹操想了想,说:“文若说的视乎有些道理,我们的言论还是有些不自由的,以言治罪的现象还时有发生。我们说要尊重人才,爱护人才,表现在什么地方呢?首先就应该让他们讲话,他们讲真话,对我们只能有好处,而没有坏处。”
    程昱见荀彧的话得到了曹操的认可,怕自己落在后面,忙又说:“徐庶敢给丞相使脸色,还不是因为他背后有个军事集团刘备吗?如果我们把刘备消灭了,他徐庶还敢如此?”
    曹操大喜,说:“仲德所言极是。徐庶的底气从哪里来?关键还在刘备那儿,有刘备给他撑腰,他才敢如此无礼。传我旨意,凡朝廷命官,都可以向国家之事提出意见和建议,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同时,厉兵秣马,天暖之日,就是攻打刘备之时。”
    不日,曹操国力日隆,粮草充裕。建安十三年,即公元208年,曹操追击刘备至夏口。刘备听从诸葛亮之计,联吴抗曹。
                                       
                                       二、小乔大义

     吴主孙权,因势单力孤,恐不是曹操的对手,犹豫不决。
     鲁肃献言道:“曹贼之所以今日如此势大,是因为广开言路,奖罚分明。就像当年的秦国,地处偏远的贫瘠之地,人口稀少,物产也不丰富,但他为什么能强大起来,进而消灭六国,统一中国呢?”
     孙权想了想说:“商鞅变法帮了秦国不少忙啊。”
      鲁肃喜上眉梢,他接着说:“主公说的不错。秦孝公审时度势,果断地废除了落后的奴隶制度,使耕者有其田,战者有其功,这样秦国的经济得到了发展,军队战斗力不断增强。而原来的六国,固步自封,不思进取,王公贵族,骄奢淫逸。因此秦国马踏六国,也就是水到渠成的事了。”
      孙权说:“是这样,历览前贤国与家,成由勤俭败由奢啊。”
      鲁肃说:“曹操现在实行的这一套,比商鞅变法先进了不少,因此也取得了很大的成效。但是他的这一做法只是在体制内实行,官民并不一心,是两张皮。他的选人用人都是曹操一人说的算,这就有很大的漏洞。他不可能面面俱到,浑身是铁,他能打几根钉?这就是说,曹操用的人,老百姓不一定欢迎。而那些官僚们也不需要老百姓欢迎他们,官僚们只要讨得上司的欢心,他们照样可以鱼肉百姓。主公想想看,士卒和老百姓会给曹操卖命吗?所以我们要让老百姓也参与国家大事中来,要让他们知道咱们东吴是咱们老百姓自己的,抗击曹操,就是保家卫国,就是保卫自己的妻儿老小。要不然的话,国破山河在,但人却不一定在了,即使侥幸活下来,也是做亡国奴,他们能甘心吗?自然会拼死相搏的。”
      孙权大喜,连连地说:“子敬说得极是,正和孤意。从明日起,下旨宣召,免除天下人所有苛捐杂税,减除租息,免除徭役。全国各级官吏都通过选举产生,贤者上,庸者下,全国上下齐心协力,以破曹贼。”
      青年才俊周瑜,本来不想参与竞选,主要是不想离开美貌的妻子小乔。但小乔却坚决的要求周瑜去竞选,她说:“国家现在到了危难时刻,是男儿就应该挺身而出,不畏强暴,拼死一搏,即使失败,也不失英雄豪杰的本色。”
     周瑜说:“你现在身怀六甲,我不想离开你。”
    小乔摇摇头,叹了一口气说:“你一天到晚就知道和你那群狐朋狗友吃喝玩乐,国家大事不闻不问。你知道曹操这次来犯真是为了灭刘备,破咱东吴吗?他那只不过是一个借口,曹操荒淫无度,无人不知,偏偏你就不知道,他是为了能占有我和姐姐大乔。”
周瑜还真是第一次听说曹操有如此目的,他将信将疑:“有这方面的证据吗?”
小乔于是就把曹操在漳水建铜雀台,想把大乔和小乔来个金屋藏娇的事,一五一十的都说给了周瑜听。
    小乔的一席话,在周瑜听来是如雷击顶,也是如梦方醒。他一把将小乔揽在怀里,好像此刻曹操来于他抢夺似的。他喃喃地说:“势大就是任性啊,曹操原来是这样的不知廉耻,当第三者也不能如此的大张旗鼓啊,太他妈的羞辱人了。老婆,我以前真的不知道。如此说来,我和曹操就势不两立了。”
    小乔温柔地说:“那你还参加不参加竞选了?”
    周瑜跺了跺脚说:“去,我一定要去,我要竞选大都督,非把曹操打败不可。”
    凭着周瑜的才智和根基,他顺利地竞选上了抗曹大都督。在奔赴前线那天晚上,夫妻拥抱在一起,小乔泪流满面,丈夫此去前途未卜,曹操毕竟人多势众,而东吴倾其所有也是势单力薄,力量悬殊,胜算难料。她握住丈夫的手说:“我最怕的是送别人离去,何况你是我最亲的人。”
   “我明天悄悄地走,你就不要送我了。”周瑜安慰她说。
   “不,明天还是你来送我吧。”小乔看到周瑜迷惑不解的样子,继续往下说:“你这一去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因为战争不可能很快就结束,有可能要打一场持久战。如果是速战速决的话,战事对我们不利,有可能我们被解决掉。那时城破之日,就是我和姐姐成为曹操的玩物之时。所以我想回乡下去过一段时间,那里山清水秀,空气新鲜,有利于我的生活和胎儿的生长。即使城破了,曹操也不知道我们娘俩在什么地方,你也能一心一意的和曹操作战了”
    周瑜说:“那不苦了娘子了吗?”
    小乔止住泪水,坚定的说:“只要夫君能一心无二挂的和曹操周旋,我就是吃再大的苦,受再大的罪,我也心甘情愿。”
    周瑜再次把小乔紧紧搂在怀里,赌注发誓地说:“我一定要把曹操打败,让老婆平平安安的回来。”
    小乔破涕为笑,说:“我知道我的夫君是世界上最棒的,你一定会打败曹操的。”小乔心情好了许多,她接着对周瑜说:“我的生活有人照看,你不必牵挂。”她把周瑜的手放在自己隆起的小腹上,温情脉脉地说:“郎君啊,孩子不久就要出生了,到时你可能不在我的身边,可能看不到她的诞生。我给咱们的孩子想好了一个名字,不论是男孩还是女孩,就叫敏竹。我希望她能像你的思想那样迅捷、敏锐,像竹林那样伟岸、俊拔。你看行吗?”
                                         
                                      三、七星宝刀

      周瑜没有想到,小乔如此深明大义,又百般细致。虽然孩子的名字起的不够响亮,但也不失文雅。他说:“起得不错,我很喜欢。”那一晚,夫妻相拥无眠。
      第二天一早,小乔就蹬上了去乡下的马车,站在车上,她挥手向周瑜告别。
望着屹立在寒风中的小乔,周瑜鼻子一酸,掉下泪来。
       经常和周瑜在一起吃喝的黄盖,见周瑜被选举为抗曹大都督,心里乐开了花。他对周瑜说:“我说公瑾老弟,苟富贵无相忘。你当了大都督,可别忘了老哥我呀,我可想为你多做一些工作呢。”
     周瑜说:“肥水不留外人田,你就做我的先锋官吧。”
    黄盖那个高兴:“还是咱哥俩的情义重。”
    黄盖身边有一个贴身士卫叫米贵,原是一土豪家的佃户,是个孤儿。他万万没有想到实行多年的租息,今年会给免除,这使他感激涕零。后来他又听说曹操要打进来,然后会重新加租加息。这使他非常气愤,于是就报名参军,来保卫自己的胜利果实。黄盖在一次视察新军的时候,发现米贵的相貌和身材,和自己很相像,于是就叫他做了贴身士卫。
    曹操的战船停在长江的北岸,因子量不够用,所以日夜打造。天气日渐寒冷,由于追击刘备过于匆忙,士兵的御寒棉衣准备不足。有身体强壮士兵,将多余衣物高价卖给体弱者,所得银两不是用来吃喝,就是上岸狎妓。水军正负都督蔡瑁、张允见有利可图,就利用训练水军之便,将战船开出,到乡村从乡民手里低价买入,然后再高价倒卖给士卒。
    这日,曹操和邹氏、卞氏正在帐内饮酒作乐。这邹氏和卞氏出身娼门,秀雅丰满,美艳动人,又长于风月,浪漫多情,极得曹操的宠爱。因此行军作战也把她俩带着身边,以侍寝欢娱,雨露恩爱。当曹操用七星宝刀切开一个蜜橙,送到卞氏口中时,被匆匆而入的程昱所看到。
    程昱连忙将目光转向七星宝刀,微笑着说:“这把刀真是丞相的心爱之物啊。”
    曹操很得意,他晃了晃手中的宝刀说:“仲德所言极是。”
                         
                                       四、水军毁誉

      当年曹操刺杀董卓时,用的就是这把七星宝刀。刺杀董卓没有成功,还险些被董卓所擒。但事后曹操为吹嘘自己的行为,四处宣扬说这把刀在刺杀董卓前,请一位高人萃了毒,任何活物是破肤即死、见血即亡。实际上这把刀根本就没有什么毒,全是曹操对外造的谣,知道真相的就只有他和眼前的两位美姬。
       曹操觉得还必须把这个谣造下去。他说:“恨当年天不佑我,至董卓老贼命不该绝。董卓被吕布杀死后,这把刀就落到了吕布手里。后来吕布被我所擒,他献这把刀以求活命,并要我和他共谋天下。本来我想留他一命的,可刘备使计离间,吕布这才殒命白门楼。回想起来,当时如果听从吕布之言,就不会有今天这个光景了。”
      程昱说:“吕布死不足惜,刘备也指日可灭。只是这把刀剧毒,丞相怎么可以用来佐餐呢?”
       曹操笑道:“仲德有所不知,当年我请高人萃毒的时候,怕日后误伤了自己,就请他开了一个解毒的方子,照此药方,孤叫人炮制了不少,随身携带。每次用它的时候,我都先吃些解药。孤太喜欢这把刀了,一来可以把玩,二来也可以防身。嗷,对了,爱卿找孤有什么事吗?”
    程昱急急地说:“有大事相禀。”
    曹操忙向两位美人招招手,示意她们退下。
    程昱从袖中取出一卷竹简和一个织锦,他先打开织锦说:“襄阳战船船长王兴举报水军正负都督蔡瑁、张允,说他们用战船走私。”
    曹操说:“走什么私?”
    程昱说:“就是用战船贩卖棉衣,从中牟利。”
    曹操一听,忙问:“真有此事吗?”
    程昱答道:“臣已经查明。二人身为水军都督,为了蝇头小利,利用工作之便,竟动用战船私运棉衣,高价贩卖给下级校尉和士兵,牟取了大量银两,破坏了我水军形象,实属罪孽深重啊。”
    曹操脸色大变,挥手对帐内武士说:“速去将蔡瑁、张允擒来。”
    程昱打开竹简说:“臣还有一事相禀。”
    曹操火气还没有消停,急急地说:“那你就快说。”
程昱说:“襄阳战船的士卒赵二举报襄阳战船船长王兴是个好色之徒,经常将妓女带到船里搞船震。”
                     
                                     五、天意莫测

    曹操看了看帐内的俩位爱姬,不屑地说:“这赵二身为一士卒,竟举报自己的上司,实属不敬。部分将校狎妓,是生活小节。他们常年远离妻妾,又正值壮年,生理需求不能满足,偶尔找妓女发泄一下,那也是人之常情,这样的小事就不要过问了。”说吧从程昱手中拿过竹简,投到火盆中去,竹简马上“吱吱呀呀”地燃烧起来。
     曹操转脸对程昱说:“立刻通知文武官员到帐前听令。”
     程昱说:“好的,臣这就去办。”
     程昱走后,二位美人从内帐出来,一人端茶,一人拿药,她们嗲里嗲气地说:“老爷,该吃药了。”曹操有头痛病,常年药不离身。他特地叫御医将中药炮制成药丸,并制成一黑一白两种颜色,黑的药劲大,见效快,如果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发作时,就赶紧吃一丸黑的。白的药劲小,平时为预防,就只吃一丸白的。
     曹操大帐前,寒风凛冽,旌旗飘扬。文武官员位列两旁,被缚着的蔡瑁、张允跪在中间。
曹操端做在案前,他猛地将案一击,大声呵斥道:“大胆蔡瑁、张允,你俩本是降将,理该治罪。孤念你二人久居江东,谙习水战,对你们宠爱有加,委以重任,故让你们掌管水军。可你俩不思图报,辜负寡人,私调战船牟利。你们知罪吗?”
    蔡瑁为图活命,急不择言,连声申辩道:“罪臣见士兵着衣单薄,不胜严寒,才出此下策,实为丞相分忧啊。”话已出口,才知失言:这不是往曹操脸上抹黑吗?但后悔已晚。
      只见曹操猛地再一拍奏案:“混账!你们俩用战船牟利,是其罪之一。如果东吴发现我舟船出港,围而歼之,要不折戟沉沙,要不被其所掳。本来我战船就少,这样岂不是雪上加霜!这是罪之二。你们俩差点害了我的灭刘攻吴大计,还不知罪?今不杀你,将来还不知道要捅出多大的漏子。来呀,推出去斩了。”
      张允慌了,连声高叫:“丞相,我要立功赎罪,我要检举揭发,这都是蔡瑁叫我干的,我是被逼无奈啊。”
     蔡瑁恨恨地瞪了张允一眼后,也向曹操高喊道:“丞相别信他的,他得到的好处不比我的少,这还是他出的主意呢。”随后他又对张允说:“你怎么翻脸比翻书还快呢?”
      张允心想不把你推出去,我的命难保啊。可是他没有想到,他就是把责任都推给蔡瑁,他的命也保不住。
      曹操唬着脸,没有一丝要留他俩活命的意思,然后挥了挥手,两边刀斧手再不由分说,将蔡瑁、张允拖出帐外,手起刀落,蔡瑁、张允身首异处。
      曹操随后又发旨意:艨艟战舰都用铁环连锁,没有命令,不得擅动。
      程昱慌忙出列,起奏:“丞相万万不可,如果东吴用火攻我,战船不能移动,必是万船俱焚,岂不大难临头。”
      曹操“嘿嘿”大笑:“仲德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如果东吴用火攻,必须有风相助。你看看现在是冬天,只刮西风,哪有东风呢?东吴用火,是自己烧自己。”
      程昱说:“我是说万一刮东风怎么办?”
      曹操面向荀攸说:“公达,你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可谓是专家,你说说看吧。”
      在荀攸的印象里,冬天似乎也有东风。可现在曹操已经定了调,说没有。我如果说有,可是要是不刮,我的命运就堪忧了。而且程昱已经说要防火攻,我如果顺着他的话说,岂不被他抢去了头筹。于是他清了清嗓子说:“丞相说得极是。据我多年的考证,夏天之所以热,是因为刮东南风所致;冬天之所以冷,是因为有西北风使然。也就是说,冬天只有西北风而没有东南风,冬天刮东风的概率为零。冬天刮东风在理论上行不通,在实践上也从没有出现过。”
     荀攸的一番高论,博得了文武官员的热烈掌声。当然,这掌声在曹操听来,象是给自己鼓的。
                             
                                  六、思念家乡

     士卒赵二见举报没有动静,很是灰心丧气。船长王兴也知道赵二举报自己,想治他的罪。但无奈赵二是襄阳战船的陆战队员,属步兵管,暂时拿他还没有办法。
      王兴这几天也是喜忧参半,喜的是自己的举报见了效,曹操把上司蔡瑁、张允杀了,他觊觎都督的位置老长时间了。可是都督的位子空出来后,曹操并没有任命他来当都督,这使他不爽。赵二举报无效,自己没有当上都督,于是他更加放纵自己。以前他只是偶尔将妓女带到船上“船震”一下,现在却是经常将姘头带到船上过夜。
      这晚,赵二被王兴和王兴的女人的喊叫声啯的睡不着觉,在铺上翻来覆去,象是烙烙馍。
      睡在旁边的张弓也睡不着,他用胳膊肘捣了捣赵二说:“你想媳妇不?”
      赵二瓮声瓮气地说:“俺没有媳妇。”
      张弓自言自语地说:“俺想媳妇,俺媳妇长得可俊啦,比这个骚娘们俊多了,叫声也比她好听多了。”
      他翻过身来,直接把脸对着赵二,说:“你知道丞相为啥要攻打东吴吗?”
     赵二想了想说:“东吴的大米好吃。”
     张弓嘲笑道:“你小子就知道吃。告诉你吧,东吴有两个美眉,是一对双胞胎,俊得很,被咱们丞相看上了,他想双飞姊妹花哩。”张弓说到这,由嘲笑变成了羡慕。
      赵二向往的说:“什么双飞单飞,俺要是也能飞就好了。”
      张弓听了两眼瞪得像牛蛋大:“什么?你也想那俩娘们的好事?”
      赵二说:“可惜俺不能飞,俺没有翅膀,要不俺就能回家说媳妇去了。”
      张弓泄了气,嘟囔道:“你个处男,能听懂个什么话。”接着他又对赵二说:“听说东吴的战船可厉害了,你可要好好地活着,你要是战死了多可惜,连个光腚的女人都没有见过,可不能为他们卖命。”说到这,张弓朝王兴的船仓努努嘴,然后他接着说:“等这仗一打完,我就叫俺女人给你说个媳妇,她认的人特多。”
      赵二说:“成,俺做梦都想媳妇哩。”他被张弓说得心里痒痒的。
      两人正说着,忽听的有人喊:“东吴的船打过来了……”
      赵二、张弓和其他陆战队员连忙起来,拿起刀枪剑戟就朝甲板上跑。
       东吴兵是打过来了,先头部队是黄盖的诈降军。
                         
                                       七、周黄设计

      周瑜知道如果和曹操硬拼,那是鸡蛋碰石头,只能以失败而告终。因此,要想取胜,非用计谋来以小搏大才行。他和黄盖商量好,用苦肉计叫曹操上钩。
      周瑜把黄盖叫来,对他说:“你看到没有,曹操是兵如云、将如林,咱们能打过他们吗?”
      黄盖眨巴眨巴眼,说:“大都督,不是我说泄气的话,咱们要想打败他,比蹬天还难。”
      周瑜说:“怎么会难那么很。硬攻,咱们兵稀将少,自然打不赢他。所以只能用计谋,打他个措手不及,才能以少胜多。”
      黄盖说:“用什么计谋?”
      周瑜说:“你假装去投降,他就不防备你了,然后你出其不意的进攻他,这样就能打他个措手不及了。”
      黄盖“哈哈”大笑:“我去投降曹操,他信吗?我还没见他长得什么样,他手下的人就会把我咔嚓掉。”
      周瑜说:“你现在去投降他,他当然不相信你喽。在咱们用过苦肉计之后,他就相信你了。”
      黄盖说:“什么是苦肉计?”
      周瑜说:“就是你看我比你年轻,当了你的领导,你不服气,藐视我,于是我就把你打个半死,你怀恨在心,要投降曹操报复我,这样曹操就相信你了。”
      黄盖一听,吓得连忙摆手说:“不行不行,我都这把年纪了,上有老下有小,万一你不小心,把我打死了,我岂不亏大发了。你还是找别人干吧。”
      周瑜皱了皱眉头,说:“我考虑过了,只有你最合适。年纪比我轻的,他们不会反对我,因为没有我的资格老。年纪大的,资格比我老的,只有你和程普,只有你俩有资格看不起我。可程普比你大多了,他那把老骨头怎么能经得起五十军棍呀,所以只有你最合适。”
     黄盖听说为用苦肉计,要打他五十军棍,腿肚子就转筋,还是不愿意。
     周瑜脸一沉说:“你的先锋官可是我给你的,你连这点小事都不愿意承担,那你就把先锋官的印交出来吧。”
     黄盖见周瑜要撤自己的先锋官,急了,说:“那我就挨这五十军棍就是喽,你可要安排他们打的时候,下手要轻些。”
     周瑜笑了,故意笑的很轻松。他拍了拍黄盖的肩膀,说:“放心吧,打不死你。”
                       
                                       八、曹操中招

      开打那天,周瑜也想安排打手打得轻些,可怕万一走漏风声,就会功亏一篑。于是心里掂量着五十军棍也不至于要了黄盖的命。
      周瑜和黄盖假戏真做,外人没有看出一点破绽。那执法的军士更不知道故里,着着实实的把黄盖打了一顿。事已至此,黄盖也只能咬牙扛着,只是在心里问候了周瑜的祖宗八代。
     问候归问候,戏还得演下去。怎样才能让曹操知道黄盖看不起周瑜,被周瑜爆打了一顿,黄盖为报复周瑜要投降曹操?黄盖觉得胆识过人的阚泽比较合适,于是黄盖就写了一封要投降曹操的信,叫阚泽给曹操送去。
      当阚泽把这封信呈给曹操时,曹操不信,说这封信有诈。阚泽拍着胸脯说:“黄盖确实是受不了周瑜的气,是真的要投降,我以人格担保。”
      曹操只听说过用金银财宝担保、用房屋担保、用地契担保、用其他如孙策用传国玉玺等等担保,用人格担保,他倒是第一次听说过。
      看到曹操的狐疑,旁边自认为满腹经纶的蒋干,信心满满地说:“人格担保,就是最高额担保。我和周瑜是同学,我知道他的脾气,自认为有才,目空一切,是个得罪人的主。”
      曹操见蒋干也认为黄盖投降是真的,心想就信你们一次吧,要不他们会认为我连人格担保都不知道是啥玩意,被他们小看了。这一信不打紧,险些送了他的性命。
     俗话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一般情况下,这两句话是并列关系。意思是说天气变化是不可预先知道的,人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可能摊上好事或坏事,人的走运或者倒霉,是和天气的变化没有关系的。可是在曹操和孙刘联军对峙的赤壁,却变成了因果关系。  
荀攸说冬天里刮东风的概率为零,他就忘了还有一句话叫“N年一遇”。就这么个“N年一遇”的东风,给“天有不测风云”的正确性增添了新的佐证,也给曹操和周瑜带来了旦夕的祸福。
     这夜,月黑风高。黄盖带着破曹的先头部队,乘风破浪冲向曹军。由于黄盖被周瑜打得皮开肉绽,虽然经过一段时间的疗治,但仍没有好利索,看着巍峨的曹军水寨,黄盖的腿直打哆嗦。他把贴身士卫米贵拉进船仓,黑着脸说:“老夫对你不薄吧?”
                           
                                  九、天遂人愿

      米贵不知黄盖叫他何意,只是愣愣的低声道:“您像俺亲爹。”
      黄盖说:“知道就好,现在是你报答我的时候了。”
       米贵不解,说:“俺怎么报答您呀?”
      “也没有啥。”黄盖故作轻松地说:“你穿上我的衣服,替我指挥一会儿就行。”说完,连忙将衣服脱给了米贵。
      米贵穿上黄盖的行头,不知所措地就上了船头,手里晃动着事先约定好的青龙牙旗,按照黄盖所吩咐,趁着东风,扯着嗓子朝曹营喊:“不要放箭,我是黄盖,投降来了。”
      米贵这一喊,还真起了作用,曹兵水军放松了警惕,纷纷嚷嚷道:“黄盖真的来投降了,快出来看黄盖投降喽……”
      看看离曹操水寨不远了,黄盖在仓里连连地喊:“快放火船,烧他们。”
火船乘风破浪,直冲曹军水寨,霎那间曹操的连环战船被点燃,劈里啪啦的着了起来。
       赵二和张弓一见船着火了,把手里的刀枪往甲板上一扔,撒开丫子就往回跑,还边跑边喊。张弓喊的是:“败了、败了,快跑吧。”
       赵二喊的是:“赶紧回家说媳妇去喽。”
        其他士兵被感染,有的将刀枪丢在甲板上,有的则撂到了水里,顿作鸟兽散。
       曹军士兵无斗志,而将官们苦苦支撑。混战中,曹将张辽将米贵当成了黄盖,一箭将米贵射落水中。幸亏没有射在米贵的要害部位,再加上米贵水性好,才捡了一条性命回来。
      曹操败了,败得一塌糊涂,败得溃不成军,败得如山倒。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会败,庞然大军,转眼说没了就没了,都说决定战争成败的因素是人不是物,可我的人最多,怎么就没有打赢呢?他百思不得其解,他想静下来好好的思考这个问题,可是他静不下来,他还得马不停蹄地逃命。
他和他的残兵败将们来到了华容道,此刻,他们人困马乏,仿佛再来一阵不论什么风,就可以把他们吹得人仰马翻。而华容道上,悍将关羽正等着他们。
       关羽横刀立马,以逸待劳。曹操的败将已无力再战,别说是关羽,就是普通一士兵,他们也打不过。程昱有气无力的对曹操说:“丞相和关羽有私交,您上前说几句话,或许他能放咱们一马的。”
      就这几句话,关羽竟听个清清楚楚。当曹操摇摇摆摆走上前来时,关羽开口了:“丞相,我知道你口才好,能说会道,死的能被你说活了。可是你也别把我当三岁小孩,几句话就把我给忽悠住,把你给放了,这是没门的,赶快下马投降吧。”
      曹操听完关羽的话,竟真从马上滚下来。他双手向后一闭,作一个受束缚的样子,说:“成王败寇,我无话可说。我要是几句话能把你忽悠住,让你放了我,岂不是天大的笑话,也辱没了你文武全才的美名。我今天能犯在您的手里,被您所擒,实在是我曹某的荣幸。来吧云长,希望你把我捆的松一些。”
      关羽没有想到曹操如此爽快,有些狐疑。但转念一想:我关羽是谁?万军丛中取上将首级,过五关斩六将,谁人能比?他不爽快,又能怎样?插翅难逃呀。
      关羽跳下马来,将青龙偃月刀交给周仓,拿起早已准备好的绳索,来到曹操跟前,就要捆曹操。为什么关羽要亲缚曹操呢?此时的关羽已经被胜利冲昏了头脑,他没有想到胜利会来得如此顺利,如此容易,不用吹灰之力,就立下了盖世之功,如果有人问起此事,他可以毫不犹豫地对他们讲: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曹操是我亲自逮住的。那种感受倍棒。
     曹操身后众将一看关羽如此,心想:这下完了。而程昱则扇了自己一耳光:我这不是叫丞相自投罗网吗?
     以后发生的是曹操身后的张辽他们,以及曹操跟前的关羽所始料不及的。
                        .
                                    十、华容道上

      曹操的武功和胆识是有目共睹的。当年他独自一人刺杀董卓,功败垂成,使他抱憾。而今天那一幕又将在华容道上重演,只是对象由董卓变成了关羽。能成功吗?曹操没有把握,但必须一试。
     当关羽握住曹操的胳臂,要捆绑曹操时,曹操紧握七星宝刀的手,说时迟那时快地刺中了关羽的手腕。当然,曹操把握的恰到好处,只是刺破了关羽手腕的一点皮而已。他知道只能刺手腕,其他部位是不能刺的,要不其他人就会看到,接下来的戏就无法演下去。他就是能刺关羽的要害部位,他也不能做,关羽死了他也活不成。就是刺手腕,也不能扎的深——如果疼痛的厉害,那样也会激怒关羽,自己会死得更快。
       关羽在曹营的时候也见过七星宝刀,知道剧毒,见自己被刺中,不禁大骇。
       这时曹操悄悄地说:“云长勿惊,我这里有解药,吃对了保你无恙。”说着将另一只手里的两个一黑一白药丸放到了关羽手里,没等关羽反应过来,曹操马上就接着说:“这两粒药丸,一个是加速毒效,一个是解除毒效。吃错了毒性加倍,立马毙命;吃对了药到毒去,生命无虞;两粒同吃,药效相抵,没有作用。只要你放了我,到了安全地带,我会告诉你吃哪一粒的,这事只有你知我知啊。”
      关羽的脑子在飞速旋转:没想到曹操会来这一手,不放曹操可以说是同归于尽,因为两粒药丸只有三分之一的几率是活命。放了曹操,我是在军师那里立了军令状的,依法也是死呀。可是军师不是最大的,他也要听我兄长的,他不会让军师杀我的,活命应该说没有问题。
      正想着,旁边的曹操急急地说:“性命要紧,请将军赶快定夺。”
      关羽已知不能再多想,马上转身向后面的士兵一挥手说:“闪开,让他们过去。”随后他向曹操低低的说:“丞相不可失言。”
      曹操翻身上马,也低低的说道:“彼此、彼此,我会以人格担保的。”然后策马而走。等感觉到安全了,他回身向关羽放声大笑:“多谢云长,咱们后会有期,嘿嘿嘿嘿。”
      听到曹操说完,关羽连忙将黑色的药丸放入嘴里吞下,然后愤愤不平地想:真是一代奸雄,吃个解药还那么复杂。
                           
                                              十一、郭嘉郭嘉

       对于在华容道上发生的这一幕,只有曹操和关羽俩人明白,天知地知。
      无论是关羽那边的人,还是曹操这边的人,他们都没有察觉其中的真相。程昱他们认为丞相的悲情牌打得很成功,关羽这老粗上当了。而关羽那边的人则认为关羽不忘旧情,义释曹操。
      事后曹操和关羽谁都没有向外人说起这件事。
      关羽自然不会和其他人讲,因为这是件不光彩的事:他没有想到他会被曹操暗算,他是必不得已才放了曹操,是一命换一命。现在大家都认为他义薄云天,他又何必说出真相呢?只是他到死都没有知晓他和曹操不是一命换一命,而是被曹操赚了一命。
       曹操自然也不会向世人发布活命真相,如果说明了对他也没有一毛的好处:他不是用旧情打动的关羽,而是用欺诈的手段,骗取了关羽的信任,才侥幸逃生,这样世人更会以为他是奸诈小人。
       曹操脱离了险境,到达南郡。惊魂未定的他马上传唤徐庶进来。徐庶来后,他一把将其抱住,放声大哭:“郭嘉啊郭嘉,你怎么不说话啊?”
      徐庶茫然地看着曹操,那眼神分明告诉他:我不是郭嘉,我是徐庶。
      曹操继续呜咽道:“我知道你是徐庶,不是郭嘉。郭嘉已死,再也不能讲话。可你也一言不发,你就是死去的郭嘉啊,郭嘉啊郭嘉,我的郭嘉啊。”曹操随后又大哭起来。
                       
                                          十二、黄盖失言

       东吴大胜,举国欢腾,当然这是在哀悼过后的欢庆。俗话说:杀敌一万,自损八千。自然不能按照这个比例,如果以曹操的人马为基数,那东吴的兵马就所剩无几了。
      不管怎么说,曹操是败了,东吴是胜利了,哀悼过阵亡的将士后,孙权进行了论功行赏。
米贵在这次战斗中,贡献不小,被提拔为校尉,并赐良田百亩。
       当上了军官,米贵兴奋了好长一段时间,在自己的帐内能喝三斥五、出行时前呼后拥,好不威风。可是对于百亩良田,他却犯了愁:自己家里没有人,无法耕种,找别人吧又不能收取租金,要想过上荣华富贵的日子,靠自己的那点工资是远远不够的,只能靠这百亩良田了。
他找到黄盖去诉苦,黄盖也愤愤不平:“老子在前线卖命,保住了江山,本以为可以有个幸福的晚年,可想干点什么都不行,这个要监督,那个能监视,舆论还要曝光。”黄盖对米贵说:“这都是在赤壁战役前出台的他妈的破规定造成的。”
       米贵说:“这得他妈的改过来。”
       由于米贵替黄盖捡了一条命回来,黄盖对他很是感激,两人成了生死之交。所以米贵在黄盖目前也就口无遮拦,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米贵接着说:“你和大都督是铁哥们,叫大都督把这个破规定改过来。”
       黄盖一听,脸上乐开了花,说:“那是,我和大都督那谁和谁,我的话他还是能听的进去的,我这就去找大都督,他得给咱们做主。”
       黄盖进了都督府,见过周瑜,发起了牢骚:“现在实行的这一套办法真不好,搞得大家官不像官,民不像民,成何体统呀。”
       周瑜也长叹一口气,说:“谁说不是。老百姓现在得意着呢,好像他们是主,我们是仆,整个一黑白颠倒。有些人是给了点颜色,就想开染坊。”
      “休想。”黄盖一拍大腿说:“江山是我们的,我他妈的想怎么坐就怎么坐,他妈的平头老百姓凭什么说三道四。”黄盖越说越气愤,他以为他和周瑜也算是过命的兄弟了,所以说起话来竟满嘴跑起了火车。
      谁知周瑜把案子一拍,大声呵斥道:“黄盖,大胆。江山是你的吗?你想造反不成?”
                     
                                           十三、规矩要有

      黄盖见周瑜竟然对他发了火,这才有所醒悟,他和周瑜的关系,并不像米贵所说的那么铁,在等级、次序和江山、社稷面前,他和周瑜的那点友谊是微不足道的。他刚才所讲的话,如果上纲上线的话,可以说是犯上作乱:江山怎么会是你黄盖的?
      黄盖连忙从椅子上滑落下来,“扑通”一声跪在周瑜跟前,连连地说:“江山是主公的,主公想怎么坐就怎么坐,小的说走了嘴,真是罪该万死、罪该万死。”
      周瑜心想:黄盖这人真是的,一高兴或者一不高兴,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好在他也为东吴的江山立下了汗马功劳,他对主公还是非常忠诚的,将来还有用着他的时候。见他现在对自己还是毕恭毕敬的,没有坏了规矩,也就放了心。于是走上前去,把黄盖拉了起来,轻轻地说:“我知道,我知道。咱们东吴还有谁能比你更忠心耿耿的吗?我还能不知道你心直口快吗?你在我这儿怎么说都行,我都能听得进去,可到了外面就不能放肆啊。”
      黄盖心里堵堵地,没想到自己会被涮一把,那也只好自认倒霉,谁叫你认为好的给不分家的呢?他双手一握说:“大都督教诲的是,小的谨记啦。”
      周瑜接着说:“你来的正好,我也正要去见吴侯,你刚才说的那些,我一定会为你带到的。”
     周瑜进入侯府是很方便的,以公事的身份,他是国家二把手。以私人的身份,他是孙权哥哥孙策的连襟,亲如兄弟,一般情况下,是不需要向孙权通报的。
      他见到孙权开口就说:“主公啊,我深为目前的时局担忧。”
孙权不解:“公瑾此话怎讲?我们不是刚挫败曹操了吗?江山社稷不是保证了吗?全国上下一片欢腾、形势一片大好呀!”
      周瑜先摇摇头,后又摆摆手说:“主公有所不知,主公所看到的都是表面现象,繁花似锦下,暗流涌动。”
                         
                                            十四、假人之口

    孙权看周瑜说的认真,忙拉住周瑜的手,说:“咱们坐下慢慢说。”然后挥挥手,叫内侍退下。
    他们分宾主正要落座,周瑜愁眉不展地说:“主公啊,我这几天可是如坐针毯啊。”
    孙权看到周瑜一脸愁容的样子,不禁地哈哈大笑:“北国樯橹都能瞬间灰飞烟灭,还有什么事可以难住咱们的公瑾呀。”
     周瑜还是坐了下来,他说:“这事不比曹操来犯轻松。”
      “是吗?”孙权也收住了笑脸。
      周瑜说:“我听到群众反映,说现行层层选举官吏的做法,严重的影响了一些人的工作积极性,他们对上级的指示视而不见,只按照选他的人的脸色行事,那些为国家立下汗马功劳的人,岂不是白忙乎了吗?政令不通,效率低下,每当选举的时候,地方上还要动荡一次,这怎么能行呢!所以为了能有一个良好的、平平安安的、稳稳妥妥的、我们东吴的社会环境,当然这也是工作的需要、群众的呼声,赤壁之战以前的那些做法,应该废止了。”
      孙权一听,心想这事果然不是小事,怪不得他火急火燎地来见我。可是这项措施自实施以来,取得的成效是显而易见的。最大的成效就是共御了曹操这个外辱,保证了江山社稷。如果现在就废除掉,这不是朝令夕改吗?这且不说,更主要的是老百姓不说我孙权过河拆桥、言而无信吗?孙权把自己的疑惑向周瑜和盘托出。
     周瑜笑笑说:“主公啊,如果把这些做法改过来,会有一些极个别的刁民说三道四,但这无关大局。大战前的做法,只是一个临时应急地措施 。现在外患解除了,我们就不能再要这一套了。”他话锋一转说:“主公知道关羽放走曹操,诸葛亮是怎样处置关羽的吗?”
     孙权轻轻一笑说:“诸葛亮知道曹操命不该绝,并且还知道关羽和曹操有旧情,想让关羽卖个人情给曹操,所以关羽才放了曹操。他实际上是按照诸葛亮的意思办的,诸葛亮怎么会再去处理关羽呢?关羽现在不是平安无事吗?”
    周瑜摇摇头说:“主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诸葛亮知道关羽和曹操有私交,怕他放走了曹操,所以事前就叫他立下军令状,以性命担保。这军令状在一切法律和制度面前,算是最高级的了吧。”
       孙权想了想说:“是啊,军中无戏言啊,谁也不能拿军令开玩笑,没有比它更严肃的了。”
      周瑜说:“关羽立了军令状,又很快毁了军令状,可他一点事都没有,毫发无损啊。”
       孙权说:“还真是这样的,这只能说是诸葛亮执法不严啊。”
       周瑜也笑了,说:“主公啊,诸葛亮倒也想执法从严,可他不能严。因为就在他为关羽放走曹操一事进行调查取证的时候,刘备发话了。刘备说:什么军令状不军令状的,制度是人定的,人能遵守它,也能废除它。关键是要看这个制度是什么人制定的,为什么人服务的,我相信军师在这一点上是非常成熟的。诸葛亮是何等的聪明,他知道他们现在的地盘和天下是刘备和他兄弟的,诸葛亮为了遵守什么屁法纪而杀了刘备的兄弟,刘备会饶了他?起码的说,他的军师这顶乌纱帽就保不住,所以他没有追究关羽的任何责任,这是他的明智之举。这也证明刘备的话是正确的,人能制定制度,也可以修改或者废除它,要不我们就会受制于它,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周瑜的一席话使孙权很有感触:我天天忙忙碌碌是为了谁啊?是自己把自己装进笼子里,让别人把自己当猴耍吗?刘备的一句话可以保住自家兄弟的一条命,如果我的亲人犯了和关羽一样的案子,我说句话,能保住他的性命吗?孙权在心里自嘲:怎么可能呢。因为在大战前,就发生了一件让孙权很没面子的事。
                         
                                    十五、 孙权纠结  

         一次,孙权去会稽查看军粮和燃油的准备情况,本以为会受到会稽县令为首的一大群官员的夹道欢迎,不曾想竟然没有一个人来迎接他,他和程普等一大批随处只好自顾自地来到县衙门,这时他才发现偌大的个县衙,只有一个助理在值班。憋气的孙权责问值班助理县令知道不知道他要来?
       值班助理说:“知道,县令走的时候吩咐过我,说主公安排的军粮和燃油任务,他已经完成了,现在都在运往前线的路上。他说他还有其他要紧的事情,就不迎接和等候主公的到来了。”
       助理刚说完,程普就发起火来:“什么大不了的事,还有比主公的到来这件事再大的吗?”
       助理看着发火的程普一点也不害怕,反而笑了起来,说:“这位老将军,你说的要紧的标准和我们县令所说的要紧标准是不一样的,他到浍水治理工程的工地去了。他认为目前的浍水治理工程是最要紧的事,因为在他竞选县令的时候,他向他的选民承诺要以最快的速度治理好浍水,防止它在汛期到来时祸害老百姓。主公的到来主要是催促军粮和燃油的事,他已经置办好了,因此他在这与不在这没有多大关系。”
        “真是大逆不道,这成何体统,成何体统。主公你要治他的罪啊。”程普想个疯子似的在县衙里大吼大叫。
       助理据理力争地说:“县令何罪之有啊!”
       “就治他个目无领导罪。主公,你现在就把这个县令给撤了。”程普依然不依不饶。
       助理说:“主公不会听你的,县令是民选的,不是主公任命的,他撤不掉的。”
       孙权自从接哥哥的班以来,还是第一次碰上这种事。一个小小的县令竟然无视他这个堂堂的国君,这不严重的影响他的威信吗?这样的县令不能要。孙权当时就要免去县令的职务,可是话还没有说出口,议郎说话了,他说:“这位县吏说得对,县令是大家选的,也只有大家才能罢免他,这一点主公是明察的。”
      孙权一下子就没有了罢免县令的理由和权利,他心里一直纠结。现在周瑜把他纠结的原因说明确了:就是目前的这一套使然,作茧自缚啊!
       周瑜见孙权长时间的不语,就又呷了一口茶,接着意味深长地说:“外患不除,可以使人头落地,江山易主,内忧同样也是这样呀。”
孙权心里一紧,他最怕听到“江山易主”这个词。人头落地他不怕,因为那落下的人头不一定是他的,东吴有成千上万的人头,只有落净了,才能轮到他。而江山易主,一下子就把他给“易”掉了,这是他不能容忍的。
孙权内心翻江倒海,但表面上却是笑吟吟地:“我有什么可内忧的呢。老百姓安居乐业,官吏各尽其职。虽然目前生产力还有些低下,生活水平还有待于提高,社会治安还有些不尽人意外,人头落地,江山易主这样的事怎么可能发生呢?除非他们不识好歹要造反,但造反也不一定就能成功呀。”
      周瑜沉思一会儿说:“主公说的是有些道理,现在老百姓都在颂扬主公的英明,像三张以及陈胜、吴广那样的反贼是不会有了,但也不能说就平安无事了。”他没有再说下去,而只是拿眼盯着孙权。
      在东吴,孙权是一把手,按说国家大事应该由他来定,可是有时他感觉说话还不如周瑜说的话顶用。尤其是在军队里,大小将军、偏将、牙将、校尉,张口大都督,闭口大都督,好像他吴侯不存在似的。现在周瑜用眼看着自己,知道他的主意已定,执意要在改回来,那他是难以阻挡了的。
       孙权又沉默不语了。
      周瑜打破了片刻的安静,说:“我知道这一套对我们东吴起的作用是不小,使我们东吴出现了新面貌、新气象,但是……”周瑜说到了但是, 孙权心里又是一紧。
     “但是,有些群众反映啊。”周瑜也不顾孙权此刻是什么感受,自顾自的往下说:“我们这个选举办法很不完善、很不彻底。说选举就都选举,连吴侯这个位子也要拿出来,参加选举,选谁谁就当,选不上就下来。”
                       
                                    十六、婴儿夭折

      孙权的精神要崩溃了,这时他才知道,战争不但能使江山易主,目前实行的这一套也能使他丢掉江山。江山是父兄打下来的,要是到了自己手里丢掉了,死后我怎么有脸去见他们啊。
      沉默之际,忽然门外有人来报,说大都督家里来人了,要见大都督。
      沉默被打破,孙权连忙说:“叫他进来。”
      来人见过孙权后,走到周瑜身边,想要在他耳边细语。周瑜一开始还准备让来人轻声汇报,可是看到孙权好像是在假装着闭目养神,马上脸色一变,很不耐烦地把他向孙权的面前推了一下,说:“有什么话可以当着主公的面说,不必忌讳。”
      他重新给孙权施了一礼,看到孙权睁开眼向他笑了笑,这才转身面向周瑜,把小乔的情况说了一遍。
       原来小乔没有想到夫君这一仗会打的如此漂亮,胜利来的如此之快,大大出乎她的意料之外。她对丈夫的思念就像长江水一样,汹涌澎湃。于是连夜赶回都城,不想乐极生悲。由于一路的鞍马劳顿和舟车颠簸,小乔流产了,已具人形的女性胎儿,还没有来得及看看人间是什么模样,就悄然离去了。
      孙权听罢,一阵唏嘘。他离开座位,来到周瑜面前,握着他的手,安慰他说:“请公瑾节哀顺变。生死天注定,非人力可为,愿她早日转世他处,以慰吾心。”
     周瑜好像没有被这件事影响多大,他只是淡淡地说了句:“这孩子来的不是时候,走就走吧。”接着他又对孙权说:“希望主公能顺应天意民心,早日定夺啊,”
      孙权想了想说:“改也可以,我怕朝中有人反对呀。”
“你说的是子敬吧?”周瑜见孙权点了点头,又接着说:“这鲁子敬也是老糊涂了,没有一点战略眼光。赤壁大战前,我们和刘备是同盟,结束了,这刘备将来就是我们的主要敌人,现在可他仍然和诸葛亮来往甚密,这怎么能行,所以主公你可以以此来叫他告老还乡,看他还反对个屁。”
       “还有议郎.......”孙权还是有点犹豫不决。
       “哈哈哈哈”周瑜大笑起来:“一个小小的议郎能起什么作用,主公干脆把这个位置撤了,省得有人在这个位子上唧唧喳喳,说三道四。”
       孙权有点头皮发麻,他没有想到一个刚刚失去亲生女的人,会笑得出来,还笑得如此开心。他的脊背有些发冷:这样的人会什么事都能干得出来吧。他闭上眼,轻轻地说:“公瑾所言极是,孤将按公瑾的话去做,以顺应民意人心。”
     周瑜很高兴:“主公当机立断,顺天应地,实在是我们东吴的福音,主公不愧是英明的主公。”
      公元220年,曹操之子曹丕发动政变,将汉献帝赶下台,自封为皇帝,将原来的封号,说成是自己国家的国名,即魏国。
      公元221年,刘备在成都也自封为皇帝,说自己也有国家了,叫汉,但在后来大家都说它是蜀。    
      到了公元229年,孙权也自封为皇帝,国号为吴。
      至此,中华这块神奇的土地上,前所未有的同时出现了三个皇帝。由此向上查找和向下翻页,中华民族或手工制作、或批量生产、或流水线作业,产生了或大或小、或明或暗、或有名无实、或有实无名、或名副其实的皇帝不计其数,无论是质量还是数量,真品还是赝品,应该是世界第一吧!《完》




[ 本帖最后由 安然 于 2016-12-28 17:04:54 编辑 ]
  TOP

<<  上一个主题 |  下一个主题  >>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