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个主题 |  下一个主题  >>
1 1
  优雅是唯一不会褪色的美
   容颜

  个人空间 当前离线
发表于 2016-7-4 13:01:19    1 #

“放明月出山,快携酒于石泉中,

 

把尘心一洗,引东风入室,

好抚琴在藕乡里,觉石骨都清。”
古时女子美如瓷器,清冷如莲。

正应了那句诗:

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情却有情

看似可以轻易打动她的心,

但却永远

隔着一段不可逾越的距离,

一如那时婉约清幽的素衣。

留恋于尘世中的女子容颜注定不是最美的,但自有一种清冽气质萦绕。

女人若太妖艳,则脂粉气太浓,只得日日在尘世的物欲里挣扎,在男色里苦苦纠缠。

而烟火气的女子是素色的,一如民国时期的林徽因,素脸、素心、素色衣着,转身之际,让人在恍惚间觉得这素色女子才是季节里那一抹惊艳的色彩,是众里寻她千百度,她却只遇你在灯火阑珊处。

再如张幼仪,她是民国故事里的静默传奇,被隐藏在时光的暗角里。

离婚、被弃、悲哀……成了她的标签。

虽然嫁给了一代才子徐志摩,却得不到普通女人应得的幸福。

面对冷漠的丈夫,她始终恪守本分,孝顺公婆,日复一日地维系着这一场没有爱的婚姻
而这样的婚姻,也注定了她悲哀的结局。

在异国他乡被丈夫抛弃,接着又失去幼子,人生跌落到低谷。

 但这并不是故事的结局,只是开始。

坚强的张幼仪远赴德国柏林深造德语,并入裴斯塔洛齐学院攻读幼儿教育。

苦难和知识重塑了她的灵魂。

华丽转身后的的张幼仪进入东吴大学教德语,还出任过上海女子商业银行副总裁,又在上海繁华之处开了服装公司,她的八弟从唐朝诗人李白的一句诗:“云想衣裳花想容”选取“云裳”二字作为服装店的名字。

这也是中国第一家新式服装公司,她设计的服装更是在上海滩风靡一时。

陆小曼和唐瑛更是把“云裳”穿出了时尚的口碑。


想想当初张幼仪只身漂洋过海去找徐志摩,到巴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那里的百货公司。

徐志摩嫌弃张幼仪身上的衣服,要重新为她买几件。

我想张幼仪永远也忘不了徐志摩当时刀锋般冷漠的眼光。

然而,徐志摩再见张幼仪时,她已是全新模样,他眼中的惊讶和赞服,是最好的掌声。

 女人,一定不要为取悦男人而活着,一定为取悦自己而存在。

女人,在哪个阶段都要爱自己,从内到外提升自己的魅力。

 

烟火女子亦有风情,是不显山露水的风情,多了几分暗含的娇羞,更加妩媚。

她们的爱情也是绝俗的,若山涧那一泓清泉,轻易不可邂逅。

妩媚风雅如胡蝶、清丽脱俗如阮玲玉,她们是这样一群有弹性亦富于感性的女子。


弹性如丝绸般的张力,柔韧如丝,伸缩自如。

她们善于妥协,亦善于在妥协中巧妙地坚持,以退为进,达到此时无声胜有声的臻境 ,常常连衣着装扮都有让人惊艳之感。

“优雅是唯一不会褪色的美。”


女人的魅力不在于外表,真正的美丽折射于一个女人灵魂深处,在于亲切的给与和热情。

一个女人的美丽随着岁月而增长。

女神奥黛丽赫本曾说,我喜欢修指甲,我喜欢打扮,我喜欢哪怕在闲暇时也涂唇膏、穿盛装…… 

她的衣着风格意味着一种内在美的延伸,来源于对生活的热爱,对他人的尊重和对人类的希望。

 ////////////////////////////////////////

何时杖而看南雪,我与梅花两白头。

流连于尘世太久,亦有一身倦意的女子,

分明如花的年纪,

眉宇间却有一股看破红尘的清愁。

一个回眸一个转身 ,

让人深陷在她的眼眸里,一陷便是千年。

如丁香味一般有着淡淡的清冷香气,

如丁香色一样的沉静清丽。

 


人都说:“岁月是贼,专偷心碎人的美。”

人间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这世间有多少女子逃不过岁月神偷。

然则大抵如林青霞这般,如素朴典雅的丝绸,于不柔婉中自有一种英气,有凛冽的气质让你信服,是一种化作温柔的力量,惊艳了时光。

结屋水云村,车尘不及门

烟火女子如水,剔透气质在初见时就清浅如素,令人心旷神怡,如沐春风。

她兰心慧质,善解人意,晶亮莹心化作粗狂男子心中缠绵的绕指柔。


也许是她的衣衫在初夏的夜里轻若雨露,经夜风轻轻一吻,便飘忽不见,只留一地如霜的月光,美而脱俗。

衣袂蹁迁中,流转着温润的熠熠光芒。

都说世相迷离,

众生大都在如烟幻海中丢失了自己。

而凡尘缭绕的烟火亦在尘寰中拥挤。

有人喜欢你扎着头发身着衬衣的样子,

有人喜欢你青丝如瀑锦绣素衣的样子,

你犹豫到底是衬衣还是锦绣,

却忽略了自己真正喜欢的样子。
出尘亦或入世,选择一种舒朗的生活方式,按照你想要的过成无可取代的模样。

大二
  TOP

<<  上一个主题 |  下一个主题  >>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