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历届“新锐之星”联展之(17):艾自由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专用
 首页图片新闻→2021年度诺贝尔文学奖揭晓
2021年度诺贝尔文学奖揭晓

◎21世纪新锐作家网




图片信息

  瑞典斯德哥尔摩当地时间2021年10月7日13:00(北京时间19:00),瑞典学院将2021年度诺贝尔文学奖颁给了坦桑尼亚作家阿卜杜勒拉扎克·古尔纳(Abdulrazak Gurnah)。授奖词为:“鉴于他对殖民主义的影响以及文化与大陆之间的鸿沟中难民的命运的毫不妥协和富有同情心的洞察。”
  古尔纳1948年出生在桑给巴尔,坦桑尼亚小说家,以英语写作,现居英国。他最著名的小说是《天堂》(1994),它同时入围了布克奖和惠特布莱德奖,《遗弃》(2005)和《海边》(2001),它入围了布克奖和洛杉矶时报图书奖的候选名单。他的主要学术兴趣是后殖民写作和与殖民主义有关的论述,特别是与非洲、加勒比和印度有关的论述。他编辑了两卷《非洲写作论文集》,发表了许多关于当代后殖民作家的文章,包括V. S.奈保尔、萨尔曼·拉什迪等。
  在古尔纳的文学世界里,一切都在变化——记忆、名字、身份。他所著的所有书都呈现出一种由对知识的渴望所驱动的无休止的探索,这在《来世》(2020)一书中同样突出,这种探索从他21岁开始写作起从未变过。
  诺贝尔基金会宣布,由于新冠疫情导致国际旅行所产生的诸多不确定的限制,今年斯德哥尔摩将不设晚宴,2021年获奖者将连续第二年在本国领取诺贝尔奖奖牌和证书。
  据《外国文学动态》2012年第3期发表的张峰的《游走在中心和边缘之间——阿卜杜勒拉扎克·格尔纳的流散写作概观》一文中介绍:“作品主要以殖民主义及流散给人们带来的痛苦和身份危机为题材。英国文学评论界对格尔纳的创作赞誉有加,认为他既有奈保尔的锐利文风,又有本·奥克里的诗性语言。在他的小说中,读者不难发现一种矛盾的心态。一方面,出于对非洲故土的某些不尽如人意之处感到不满甚至痛恨,流散者们希望在英国找到心灵的寄托;另一方面,由于非洲文化根基难以动摇以及英国社会的排外,他们又很难与英国的文化和社会习俗相融合,因而不得不在痛苦之余把那些埋藏在心灵深处的记忆召唤出来,不停地在现在与过去、现实与回忆之间协商,试图找到一种平衡。”
  在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非洲英语文史”中,上海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卢敏负责东部非洲卷,古尔纳正好是她的团队的研究对象。她介绍说,古尔纳的作品主要关于身份认同和流离问题,以及殖民主义和奴隶制的遗产形成等问题。他的前三部小说《离别的记忆》(Memory of Departure,1987),《朝圣者之路》(Pilgrim’s Way,1988)和《多蒂》(Dottie,1990),从不同的角度记录了非洲人在英国的经历,受到的排斥,和他们努力寻找自身身份认同。第四部小说《天堂》(Paradise,1994)以东非殖民地时期为背景,讲述少年玉素甫(Yusuf)被父亲卖给“叔叔”阿齐兹(Aziz)抵债后充满曲折和伤痛的成长和爱情故事,小说呈现了丰富的斯瓦希里文化以及穆斯林文化,入围布克小说奖。《绝妙的沉默》(Admiring Silence,1996)通过无名的叙述者,讲述自己离开桑给巴尔到英格兰去实现他的梦想,他找到一份教师的职业,爱上了英国女孩爱玛,与她结婚生子。但是,他从来没有告诉非洲的家人他的任何情况,也没有告诉他的妻子自己的过去。20年后的回国之行让他意识到自己对故乡知之甚少,而回到英国后,妻子因从未了解过他而离开了他。
  自2000年以来,古尔纳又发表了《海边》(By the Sea,2001)、《遗弃》(Desertion,2005)、《最后的礼物》(The Last Gift,2011)、《砾石心》(Gravel Heart,2017)等作品。《海边》入围2001年洛杉矶时报图书奖,后获得布克奖,《海边》讲述年老的萨利赫·奥马尔(Saleh Omar)只身从桑给巴尔岛到英国平民窟避难,他曾拥有一家家具店,拥有家和妻儿。拉蒂夫(Latif)是位大学讲师,他经东德来到英国已经多年,但是他从没和桑给巴尔岛的家人联系过。萨利赫和拉蒂夫在英国的一个海边小镇相识,两人交往过程中发现他们过去的经历有很多惊人的联系。《抛弃》获2006年英联邦作家奖(欧亚大陆地区最佳图书),同年出版短篇小说《我母亲在非洲住过农场》(My Mother Lived on a Farm in Africa ),呈现与欧洲作家笔下不同的非洲农场。
  《最后的礼物》是一部关于移民和记忆的故事。主角63岁的阿巴斯(Abbas)突然瘫痪在床,无法讲话,而他一直想在适当的时候告诉家人他在桑给巴尔岛的童年和青少年生活以及他离开的原因,现在他只能在沉默中独自回忆了。他的妻子玛亚姆(Maryam)自幼在多个收养家庭长大,因黑皮肤遭人欺辱,向来不自信,遇事束手无策,只能将儿子贾马尔(Jamal)和女儿汉娜(Hanna)叫回家。大学生贾马尔正在被女朋友管控,女儿汉娜自称安娜(Anna)要和男朋友搬到其他城市去。在家庭危机中,每人讲述自己的故事,孩子们逐渐发现父母隐晦的移民身份,很难接受这一新的身份,但是每个人都必须努力找到自己的身份认同。
  古尔纳的最新作品《砾石心》(Gravel Heart,2017)同样围绕身份认同这一主题。萨利姆(Salim)与父母、叔叔阿米尔(Amir)一起住在一起,自幼他就感到父亲不想要他。20世纪70年代,桑给巴尔正在经历独立革命。他的父亲却回到动乱的内省,萨利姆为此感到困惑。但他的母亲并没有解释这件事,也没有解释为什么她没回去。身为高级外交官的阿米尔叔叔为萨利姆安全,将他送往伦敦上大学。但是他并没有为这个充满敌意、寒冷刺骨、喧闹人群的城市做好准备。他努力寻找立足点,了解家人心中的黑暗,了解关于爱情、性和权力的真相。
  古尔纳对非洲文学推介做出重大贡献,他主编的《非洲文学论文集1》(Essays on African Writing 1,1993)和《非洲文学论文集2》(Essays on African Writing 2,1995),论及很多非洲当代作家,如阿尔及利亚作家阿西娅·杰巴尔(Assia Djebar),摩洛哥作家塔哈尔本杰伦(Tahar Ben Jelloun),加纳作家阿伊·克韦·阿尔马赫(Ayi Kwei Armah)和阿玛·阿塔·爱多(Ama Ata Aidoo),马拉维诗人史蒂夫·齐毛姆博(Steve Chimombo)、杰克·玛潘耶(Jack Mapanje)和弗兰克·齐帕苏拉(Frank Chipasula),津巴布韦作家戴姆布佐·马瑞彻拉(Dambudzo Marechera)等。自1987年以来,他一直是《瓦西非里》(Wasafiri)杂志的特约编辑,现居住于英国,在肯特大学从事非洲、加勒比海、印度殖民与后殖民文学教学研究工作。
  古尔纳还经常在《泰晤士文学副刊》上对众多非洲作家的作品做推介,如莫桑比克作家米娅·康拓(Mia Couto,1955—)的《声音造就黑夜》(Voices Made Night,1986),该作品最初由葡萄牙语写作,由大卫·布鲁克肖译为英语(David Brookshaw);英籍加纳作家艾克·艾森(Ekow Eshun,1968—)的《太阳黑金:寻找在英国和非洲的家》(Black Gold of the Sun: Searching for Home in England and Africa,2005);苏丹作家泰伯·萨利赫(Tayeb Salih,1929—2009)的《班德沙》(Bandarshah,1971),该作品最初由阿拉伯语写作由丹尼斯·约翰逊戴维斯(Denys Johnson-Davies)译为英语;南非作家安德烈·布林克(Andre Brink,1935—2015)的《阿达玛斯托的第一人生》(The First Life of Adamastor,1993)等。
  “英语文学在相当一段时间里被看作是英美文学,非洲基本被视为文学的不毛之地。其实,非洲文学有它独特的文化蕴含和美学表征,具有重要研究价值和借鉴意义。”对于古尔纳的获奖,国家哲学社会科学重大项目“非洲英语文学史”首席专家、上海师范大学教授朱振武说,在非洲这块拥有3000多万平方公里、人口约13亿的大陆发生的文学现象显然不容忽视,而作为非洲文学重要组成部分并且在国际上声名鹊起的非洲英语文学,毫无疑问应该成为业内关注和研究的要点之一。
  来源:中国作家网
  (标题为本站编选时,略有改动)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新锐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
网站专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