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驻本站的全国各地作家名录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专用
 首页图片新闻→“2020南方文学盛典”在广东顺德揭晓
“2020南方文学盛典”在广东顺德揭晓

◎21世纪新锐作家网




图片信息

  9月19日,“2020南方文学盛典”在广东顺德揭晓结果:作家麦家凭借小说《人生海海》获得“年度杰出作家”。
  “南方文学盛典”前身为创办于2003年的“华语文学传媒盛典”。本届评委会全部由广州文学界人士组成,包括文学评论家谢有顺、小说家魏微、文学评论家申霞艳、诗人黄礼孩、评论家李德南、诗人凌越、散文家黄灯、书评人刘铮和2020南方文学盛典秘书长刘炜茗。
  “今年的评选,我们更强调的是‘南方的视角’——从中国南方的角度来看中国文学。”2020南方文学盛典秘书长刘炜茗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评委会希望打破固有圈子的概念,为大家推荐充满锐气、鼓励创新的文学作品。
  今年有邓一光、麦家、臧棣、张承志四人竞逐“年度杰出作家”。在历年评选中,这一奖项总是最受瞩目,十八年来只有贾平凹拿过两次。
  在获得“年度杰出作家”之前,麦家曾于2008年凭借《风声》获得“年度小说家”。“十二年之后,因为《人生海海》又得奖,开心!”麦家在发表感言时称,“说到《人生海海》,不乏有人说母亲的形象是苍白的,母亲像个群众演员,地位不及上校两只猫。这是事实。另一个事实是,作为一部从童年、故乡出发的小说,我第一想写的是我母亲。”
  “我们常说,生活是小说之母,皮之不存,毛将焉存?多年的写作告诉我,想象力不是想出来的,而是活出来的,一个死人是做不来梦的。”麦家坦言,这次写《人生海海》却告知他另一条经验:当生活过于强悍时,作家会丧失想象力。
  “母亲对我来说就是‘过于强悍的生活’,想起母亲的一生,我的头就低下来,像信徒对着偶像。写小说时作家本是菩萨一样有神力的,现在倒过来,人物变成菩萨、你成信徒时,小说的天空必要坍塌。母亲让我崇敬得虚空,丧失了改造她的能力。或许我可以给母亲写个纪实作品,而小说是虚构的,虚构的目的是要把我的母亲改造成大家的母亲,把局部的事实改造成普遍的现实,我无力也不忍心去这样做,只有放弃。”
  在“年度小说家”方面,2019年陈浩基的《网内人》、李凤群的《大野》、任晓雯的《浮生二十一章》、童伟格的《王考》以及万玛才旦的《乌金的牙齿》进入了评委会终评视野,最后万玛才旦摘得“年度小说家”。
  万玛才旦说,这几年他把更多精力和时间放在了电影创作上,但他并没有停止小说创作,“小说对我而言,更像是自然而然发生的事,就像吃饭和睡觉那样自然。小说写出来了,就完成了表达,它带给我轻松和愉悦,这也是我一直坚持小说创作的原因。”
  而在“年度散文家”方面,郭爽的《我愿意学习发抖》、李修文的《致江东父老》、刘子超的《沿着季风的方向》、袁凌的《寂静的孩子》和赵汀阳的《历史·山水·渔樵》成为评委会眼里去年中国散文的代表作,最后李修文以《致江东父老》获得最多的终评票数。
  “在今天,散文其实存在着许多崭新的可能和重新生长的契机——在事件真实与美学真实之间,我们究竟应该何去何从?”李修文说,过去人们大多认为各个文体的中间地带才是散文的主体性,而今,当外部世界越来越被分割,我们的身心成为了一座最重大的战场,与生命遭际休戚与共的散文如何重建自己今时今日的主体性?而那些光芒四射的中国文章道统如何再次擦亮今日的生活,让我们再次成为中国面孔的描绘者和中国问题的处理者?“这些问题的浮现,至少对我个人是一种提醒,它们提醒着我:写散文,其实是一件大事。”
  在诗歌方面,宋琳凭借去年的《宋琳诗选》获得了“年度诗人”。在短名单中与他一起“竞争”的还有柏桦、桑克、宋晓贤和叶辉,他们在去年分别有《竹笑:同芥川龙之介东游》、《朴素的低音号:桑克诗集(2016—2017)》、《宋晓贤的诗》、《遗址:叶辉诗集》出版。
  宋琳因病缺席颁奖典礼,他在视频中说道:“在这个复杂多变的时代做一个诗人并不轻松,每一代诗人都得重新描绘大地的形象,为沉默的大多数立言,增添母语的光荣。意识到这一点,我似乎明白古之闻天命者之所为了。”
  在评论方面,进入终评提名名单的有程德培、李松睿、秦晓宇、吴飞、周明全。在2019年,他们分别有评论作品《黎明时分的拾荒者》、《时代的面影》、《我的诗篇:献给无名者的记忆》、《生命的深度:〈三体〉的哲学解读》、《中国小说的文与脉》出版,最后周明全凭借《中国小说的文与脉》获得“年度文学评论家”。
  “目前的‘80后’评论家大多属于学院派,受过博士教育。周明全是学美术出身,相对而言属于 ‘野蛮生长’。”申霞艳表示,评奖也是平衡的艺术,并不是一个人拿了奖就意味着其他人不够好,“对于周明全,我们相信这次评选能激发他更大的写作热情,也会鼓励那些尚未获得很多肯定的年轻人。”
  每年的“年度最具潜力新人”也颇受业内关注。本届进入该项终选提名的有黎幺的《纸上行舟》、李唐的《热带》、王子瓜的《长假》、曾铮的《四月在愚人船》和周恺的《苔》。其中,周恺的《苔》可谓去年大热之作,但最后获奖的还是“80后”广州籍男生曾铮。曾铮本科毕业于北大物理系,如今是一个自由职业者。他于去年出版的《四月在愚人船》是他的第二本小说。
  “我的想法很幼稚,我要写出一部既像马尔克斯那样斑斓,又像陀思妥耶夫斯基那样幽深的作品。而《四月在愚人船》存在的意义,首先就是让身为读者的我自己感到满意。”曾铮表示,这是一本他完全为自己写的小说,甚至不知道该把它归入哪一类文学:它不是科幻小说,因为它连常识都没有;它不是奇幻小说,因为它并没有建立另一个完整的世界观;它不是悬疑小说,因为它没有遵循逻辑的推理;它不是历史小说,因为它没有任何具体的地点时间……“至于对它如何评价,如何解读,则更是早已不在我所能掌控的范围。”
  “对于曾铮的作品,我们也认为还有需要改进的地方,但也正因为如此,我们鼓励他的写作。”刘炜茗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曾铮的理科背景对他的写作有一定影响,也可以说是一点障碍,“科学的东西相对抽象,文学则是把这些抽象变成可亲近的东西。我们希望他的 ‘转型’可以得到更多的鼓励。另外一个原因是,我们今年是南方文学盛典。
  “2020南方文学盛典”由南方都市报、佛山市顺德区新时代文明实践中心、顺德区委宣传部(区文化广电旅游体育局)、顺德区北滘镇人民政府联合主办。
  
  附:颁奖词
  2020南方文学盛典“年度杰出作家”——麦家
  麦家的作品,独辟蹊径而雅俗同欢,是中国当代小说变革的界碑,也是中国文学融通世界的范例。他出版于二〇一九年的长篇小说《人生海海》,远离他以往谙熟的题材与叙事类型,行至历史的隐秘腹地。他讲述了一个人是非难辨的一生,也写了一个时代波诡云谲的历程,也在记忆的幽僻处叩问存在的常道。精妙入神的技艺,繁简由心的叙事,留白处的凝思,重新扎根的爱与希望,昭示麦家的写作新高已立。
  2020南方文学盛典“年度小说家”——万玛才旦
  万玛才旦的写作,植根于藏地的风土与传统。独特的生命体验和人类情感,被万玛才旦细心捕捉、悉心刻画,在貌似简淡无华的文笔中,种种微妙的情绪、宽和的心境、明澈的智慧均得以传达。在二〇一九年出版的短篇集《乌金的牙齿》中,万玛才旦写出了藏地人们真实的生活状态和心灵状态,其中既有世俗生存的肌理,又有灵性信仰的气韵。在电影与小说间自如切换的他,成功地为摆荡在传统与现代间的人心定格。
  2020南方文学盛典“年度诗人”——宋琳
  宋琳的诗歌一直植根于现实与现代性的探索,对现代城市的深入体验为他的诗歌开辟了一条区别于传统自然及乡村经验的道路。其诗气息纯正,厚实、沉稳、明润,同时飘荡着恍惚的不安,雅致而敏锐;在对自由人格的寻找中他再造了新的自我。出版于二〇一九年的《宋琳诗选》,写作跨度三十多年,较全面地展现了诗人的技艺、记忆与才华,它是诗人对历史、社会、生命真实秘密的发现,也是静谧中的深邃冥想。
  2020南方文学盛典“年度散文家”——李修文
  李修文的散文饱满、酣畅、正大。经岁月历练,破除自我滤镜,他直面广大而真实的世界。在出版于二〇一九的《致江东父老》中,每一个个体,都如此的生动而具体,那些在宏大叙事中闪烁微弱光芒的人物,上升为他的江东父老。李修文找到散文的大道。他一路行走,一路歌唱,在知道了世界的寒冷阴暗后依然歌唱、他赞美人民,赞美风也不在、雨也不在的信念,赞美绿树成荫、华灯初上的伟迹。
  2020南方文学盛典“年度文学评论家”——周明全
  周明全的文学批评,感情充沛,潇洒不羁,放胆为文,直白其心,而他又有格物穷理、小心求证的执着与耐心。他出版于二〇一九年的《中国小说的文与脉》,在古今、中西的对照中,重申中国小说的伟大传统,辨析当代文学的优长与不足,也探寻写作多维度的价值与意义。他的论辩,貌似复古,实为开新,始终保持锋芒。如何实现传统、学问与生命的相互照明,往深邃阔大处前行,周明全有其独特的取径。
  2020南方文学盛典“年度最具潜力新人”——曾铮
  曾铮的写作,充满了活跃的想象,显露了独特的才华。他的行文,深受西方古典主义文风的影响,均衡节制,却又宛转优美。出版于二〇一九年的长篇小说《四月在愚人船》,是一次幻想之旅,也是一次寓言之旅。就如同歌德笔下的威廉·迈斯特登上了梅尔维尔笔下的捕鲸船,一个少年在奇特幻境中逐渐成长,体悟着愚蠢与智慧的辩证。小说构思精巧、意象瑰奇,让人不禁期待曾铮的下一次美妙航程。
  来源:澎湃新闻 | 罗昕 周心怡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新锐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
网站专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