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历届“新锐之星”联展之(11):何新军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专用
 首页图片新闻→2019年布克奖打破规则揭晓结果
2019年布克奖打破规则揭晓结果

◎21世纪新锐作家网




图片信息

   据布克奖官网最新消息,2019年布克奖以打破规则的方式揭晓了结果,加拿大作家玛格丽特·阿特伍德(Margaret Atwood)《遗嘱》(The Testaments)、英国作家伯纳德·埃瓦里斯托(Bernardine Evaristo)《女孩,女人和她人》(Girl, Woman, Other)双双获奖。这是阿特伍德继2000年的《盲刺客》之后第二次获得布克奖,埃瓦里斯托则是布克奖历史上第一位黑人女作家。两位作家将平分5万英镑奖金。
  事实上,颁发双奖的情况已有近30年没有出现了,历史上出现过两次后,布克奖于1992年之后颁布了规则不允许出现奖项被分割或停颁的局面,评审委员会主席彼得·弗洛伦斯(Peter Florence)第一时间表示,评委们无法从6本候选作品中选出一本,尽管他们被告知只能有一位获奖者,经过长达5个多小时的讨论和沟通后,最终对两部作品的喜爱促使他们形成了共识,即打破规则,奖项分配给两位作家。“没有人会对这一行为感到轻描淡写,我们正在重新评判一个文学奖,无论如何,这是伟大文学的胜利。”
  评委会认为这两部作品都有着极高的阅读代入感,以各种方式进行着语言层面的创造和冒险,“她们以自己的洞察力为我们解释当下世界,创造出与我们产生共鸣并将持续共鸣的角色。”同时,显而易见的是,这两位女作家都以自己紧迫的姿态积极参与到对当下世界的反思和书写之中。
  获奖的两部作品里,玛格丽特·阿特伍德的新作《遗嘱》被许多媒体预料会最终得奖。这部作品也是所有作品中最晚面世的,9月10日它开始全球上架销售,迅速占据多个销售榜单榜首,显示了这个题材经久不变的魅力和吸引力。
  作为玛格丽特·阿特伍德备受期待的女权主义反乌托邦小说《使女的故事》(1985)的续作,新作故事开始于女主角Offred被带上卡车的十五年后,在三个女人的叙述中交替展开,这三个女人分别是:“红色感化中心”的嬷嬷Lydia;Offred的大女儿 Agnes Jemima,在其母亲被捕后,她被基列国一个家庭收养;还有Offred逃亡加拿大后生下的孩子Daisy。小说中,基列国依然在控制着民众,但它的分裂痕迹已经悄然出现了,在关键时刻,这三名女性被联合在一起,产生了影响巨大的作用。同时,由于新作将旁观者与当局者的视角进行了糅合,批判性比前作更广更深,最终揭示出了基列国虚伪、脆弱且腐烂的内部运作。
  在《使女的故事》出版后,阿特伍德就告诉读者,“切记,在这本书中我使用的所有细节都是曾经在历史上发生过的。换句话说,它不是科幻小说。”而到了新作《遗嘱》中,她在书里再次告诉读者,“你们都曾问过我,基列国和它的运作机制的灵感来自哪里,这次书里就坦白了一切,另外一部分灵感当然来自我们所生活的当下。”她所说的剖析在小说结尾那个2197年的“基列国研究学会”学术会议上得到了彻底的展现,几个学者讨论着国家的问题所在,质疑那三个女性手中的证据的可靠性,那座庞大的高楼已经岌岌可危,此处,阿特伍德为书中的女性们,也为现实世界的人们,制造着希望。
  
  
  
  评审委员会主席彼得·弗洛伦斯在拿到这本书的手稿阅读后便表示,“这是一部野蛮而美丽的小说,以独特的信念和力量向全世界进行诉说,我想大家都已经迫不及待了。”
  
  
  
  另一部获奖作品,英国小说家伯纳德·埃瓦里斯托的《女孩,女人和她人》,讲述了不同时代、不同信仰的12位黑人女性在英国的生活和挣扎,她们的故事彼此重叠,充满了奋斗、抗争、爱、快乐和想象。布克奖评委称其以开创性的方式来表现作品中一系列和弦般的多样声音,并且让英国黑人女性明白,“如果我们不把自己写进文学,其他人也不会。”
  埃瓦里斯托1959年出生于伦敦,如今是布鲁内尔大学的创意写作教授,在谈论这部作品的写作动机时,她曾沮丧表示,英国黑人女性在文学中的缺失让她开始搜寻这个话题的素材,她从历史上多个黑人女性的事迹里寻找串联彼此的方式,并最终发现了值得今天女性学习和继承的一些重要品质。在她多部作品里,都表现出她是一个对不同人群来自何处又如何确立自己身份这一问题持续探索的作家,评论者认为她在语言上自由随性的风格颇具实验气质,让她认为这是戏剧时代的传统,并没有那么实验性。在谈到自己最欣赏的作家时,她认为托尼·莫里森和德里克·沃尔科特给予了她不少启示。
  对于今年进入短名单里的另外部4部作品,同样值得给予重视,弗洛伦斯认为这些都是雄心勃勃的大书,所有文学的技巧、语言的优雅、结构的光辉都得到了体现。
  印裔英国作家萨尔曼·鲁西迪在1981年时凭借《午夜之子》获得了布克奖。1993年,布克25周年特别奖再次颁给了《午夜之子》。2008年,在布克奖40周年之际的“最佳布克奖”上,《午夜之子》再度获奖。
  新作《吉诃德》的灵感来源于《堂·吉诃德》,小说讲述了一位温文有礼而又陈腐的中老年旅行推销员,单方面陷入对一个电视明星的不可能的爱恋,为了赢取明星的芳心,他和自己想象中的儿子开始驾车穿越美国进行冒险,以证明自己值得“爱”的故事。弗洛伦斯认为《吉诃德》更像“一段地狱般的旅程”。《纽约时报》则称,鲁西迪的第14部小说在评论家中并不太受欢迎,他们认为“没有想象得那么有趣”,而且他的书“越来越摇摇欲坠、浮肿、矫揉造作”。
  入围名单中露西·艾尔曼的《鸭子,新港》出版后以实验性气质得到了许多讨论,艾尔曼也是今年唯一一位获得提名的美国小说家(2013年布克奖调整规则将美国作家纳入评审范围),《鸭子,新港》讲述的是俄亥俄州一名拥有四个孩子的家庭主妇的焦虑独白,涵盖了美国种种现实问题,此书以包含426100个单词、横跨了1000页的长句而闻名。
  布克奖评委称《鸭子,新港》为“激进的文学表达代表,篇幅宏大,但流淌着耀眼的光芒”。
  尼日利亚作家齐高泽·奥比奥马的《少数族裔乐团》由伊博(Igbo)神话中的守护神阿奇讲述了诺索(Nonso)的故事。布克奖评委兼记者阿富阿·赫希(Afua Hirsch)评价称其是“一段神秘而又令人心痛的旅程。”
  土耳其裔小说家埃利芙·沙法克凭借作品《怪奇世界的10分38秒》获得提名,这本小说以伊斯坦布尔为背景,描述了一名伊斯坦布尔性工作者的回忆。弗洛伦斯以这本书举例说,“要求一本书有冒险精神,有形式创新,有情感和智慧的内核,并且能深入人心,并不是过分的要求。”
  本届布克奖短名单中的六本入围图书,有四本为企鹅兰登出版,这引来了许多争议。按照布克奖的奖项规则,从未入围的出版社每年只能提交一部书稿,被提名过的出版社最多可提交五部书稿。企鹅兰登在当今出版界的绝对优势地位似乎也提高了旗下作品入围布克奖的概率。布克奖评委对此表示,鉴于企鹅兰登的竞标能力,以及编辑人才所展现的范围、规模和质量,这一届布克奖之于企鹅兰登来说,无疑是一个“伟大之年”,与此同时,评委也表示,乐见六位中的任何一位最终获奖。
  去年布克奖举办了创办50周年的一系列活动,并把“金布克奖”颁给了加拿大小说家迈克尔·翁达杰的《英国病人》。50年来,布克奖大胆革新,争议不断,但在呈现并成就英语文学世界的写作品质方面依然功不可没。
  ——来源:文艺报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新锐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
网站专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