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笔似青锋 >>(长篇历史小说)只有青山不改【连载】第三十七章 笔似青锋首页博文登入

  我的资料
笔似青锋
书房访问:  7655
关注人气:  1

  笔似青锋 -- 个人信息
  昵称: 笔似青锋
  实名:
  简介: 这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Q Q :
  Mail: luxingyuan007@163.com

  相关博文
 
(长篇历史小说)只...
 
 
(长篇历史小说)只...
 
 
(长篇历史小说)只...
 
 
(长篇历史小说)只...
 
 
(长篇历史小说)只...
 
 
(长篇历史小说)只...
 
 
(长篇历史小说)只...
 
  更多>>  

  笔似青锋 的博友

  博主推荐的博文
   • (长篇历史小说)只...  
   • (长篇历史小说)只...  
   • (长篇历史小说)只...  
   • (长篇历史小说)只...  
   • (长篇历史小说)只...  
  全部推荐博文>>
如何获得更多推荐?
  正文
    (长篇历史小说)只有青山不改【连载】第三十七章  ( 2022-03-01 12:02:09 )  
 

 当博洛看到高挂于城楼之上努山的首级时,已是日出之时。
  博洛和一班清将怎么也不会想到,那被围于城内的朱大典会乘着凉爽之夜派出人马劫寨。而由于未有防备,各营人马折损了千余。更令人恼怒的是,连久经战阵的悍将努山也死于非命。这可不好在摄政王面前交代。想到这里,博洛连忙率着众将领回营,因为他要赶紧上疏报奏此次大挫并自请责罚。自然,攻城之事也下令暂缓,博洛可不愿意在努山死去后无谓地弄出更大的死伤,若真如此,只怕自己会如阿济格一般被多尔衮革去爵位。
  曹存性是否已率人马启程?骑行在马上的博洛在今晨已依从了李成栋的进谏,派曹存性回杭州调运红夷大炮,此时向随骑在后的苏坦泰问了一声。
  回贝勒爷话,曹提督已启程一个多时辰了。
  那就好。待红夷大炮运来后,本贝勒定要轰平这金华城,以解心头之恨!想着攻城已是五六日,除了死伤数千人马外,竟然一无所获,博洛的心中就恨恨不已,他也非常后悔没有及早听从李成栋去调红夷大炮的谏言。想到这里,他不由想起委命自己为征南大将军而颁下圣旨中的一句话凡事与图赖等同心协谋而行,毋矜已知,不听人言。毋恃兵强,轻视逆寇。仍严侦探,毋致疎虞我真是有负皇上和摄政王重托,实实是罪该万死!博洛在心里将自己痛责一顿后,扬起马鞭,对着胯下枣红马的屁股猛抽了一下,将马头一勒对苏坦泰道,转道前去李成栋大寨!在昨夜明军前来劫寨时,只有李成栋的大营未有丝毫损失,反而杀死杀伤了不少明军。这家伙端的治军有方!博洛觉得,要攻下金华,李成栋是自己必须倚靠的重要力量。
  
  此时李成栋的大营里到处洋溢着喜庆的气象。因昨夜击败了偷袭的明军,李成栋特意令伙房多弄上了几个荤菜并从就近的集市上采买来一些酒水与将士同乐。
  在李成栋的军帐内,元胤、孟文全和陈甲陪着熊庆和熊喜正在吃喝,而李成栋则在牛凤梧、杨季贤的陪同下到各营巡视去了。
  尔兄弟二人为解我军大难立下殊功,孟某敬两位小将一杯!孟文全端起杯子,对着熊庆、熊喜说了一声,随即一饮而尽。
  此次能顺利斩杀努山,一是托大帅洪福,二是靠先生精心算度,三是也亏了有些运气。小的不敢居功!那熊喜略微伶俐些,说出话来也是有辕在辙。那熊喜说罢,和熊庆一起,端起酒杯,也是一饮而尽。
  先生你说巧也不巧,他二人正和那努山相拼时,朱大典劫寨的明军就杀到了,那明军还割去了努山的首级,把我等的一切都遮掩了过去,真他娘的巧!吃喝着的陈甲此时那是真的高兴。
  哈哈哈!更巧的是大帅为防万一出了纰漏,我军将袭杀努山等清军,故而令全军枕戈待命,不料竟成了有心的防备。若是无此安排,我等也会吃那明军大亏!孟文全说着,又给自己的杯中斟满了酒。
  看来这就是天意!已是喝得满脸通红的元胤接着嘟囔道,只怕朱大典这老儿此时也在喝酒庆贺。劫寨杀死众多清军且还取来满旗前锋统领努山的头颅,这是一件多大功劳!不知这功劳被何人冒领?真是便宜了这龟孙子!
  
  此时的朱大典还真在督师府的大厅里摆宴庆贺。
  自从昨夜派出人马劫寨杀死了不少清军并取得努山的人头后,朱大典等一班官员和将领都料着博洛会大举攻城以图报复,所以一大早就来到城上巡查督守,可直到巳时,那清军非但没有攻城,反而来了个退兵五里,将扎在城边的营寨都撤后了。朱大典见此情形,乃大笑着对随从的官员道:
  昨夜一战,斩杀清酋努山,已令彼丧胆耳!本督师料定数日之内,清军不敢来攻!说罢对着站在一旁的金华知府于世乾说道,今日城上守军的饭菜要多加些鱼肉荤腥,好生犒赏则个!然后对张弼说道,尔可以传报相关官员士绅,晌午时分齐至督师府,本督师要宴庆一番!
  虽是大兵压境,但今日金华城内的督师府门前却是车如流水,马似游龙,前来参加贺宴的宾客自是不少。一班士绅和官员闻得昨夜朱大典派出前往清营劫寨的明军斩杀了清酋努山,并杀死杀伤四五千清军,自然是高兴得很。他们想着清军遭此重挫,定会胆战心寒,说不定就会撤围而去,再不济也会使得城池能再守上个三月半载,届时围城的清军必是兵疲意沮,那鲁王监国和福建隆武帝的大军也会援至。但他们皆是被朱大典夸大的战绩所惑,做着那见弹求鸮之想,把形势看得过于乐观。
  见宾客至齐,坐于主席正中的朱大典撩了撩朝服,整了整纱帽,而后缓缓站起身子,朝着四面宴桌环顾拱手,然后朗声说道:
  昨夜我金华雄师夜袭敌营,大获全胜,斩得清军大小头目数十,杀死杀伤清军五千!彼现已丧胆,不光是不敢来攻,还退兵数里以避我兵锋,此真乃天佑我大明也!说到此地,那朱大典略微停顿沉思片刻,接着说道,如此喜庆大事,原本应浆酒霍肉以待各位,但今金华尚在被围之时,将士俱在劳苦之中,我辈岂敢奢华?故本督师删华就素,仅备下常蔬薄酒,只为一庆。还恳望众位能于谅涵。说罢端起放在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而后说道,愿我等齐心协力守住金华,本督师先饮为敬!
  听罢朱大典所说,那坐于朱大典旁边的总兵董毅随之站起,这董毅也曾在辽东作战,原是洪承畴手下的参将,此人生的腰圆膀阔,须髯如戟。那站起的董毅对着正在一旁侍候的亲兵喝道:
  快去给俺拿个碗来,这酒杯恁的太小,喝着费时费事!
  那亲兵赶紧换来一个大碗并倒满酒水。董毅端起酒碗,对着朱大典说道,俺这第一碗就敬督师大人。督师大人统帅我等,保疆护民,端的功劳最大!说罢,仰起脖子,将酒一咕哝倒进嘴里,然后对着一旁的亲兵喊道,再给满上!待倒上酒后,董毅端起酒碗对坐在一边的林文世敬道,林大人韬略过人,昨夜破敌,皆赖林大人妙算。俺这一碗,就算俺替满城军民敬林大人的!随即也是一饮而尽。俺这第三碗酒,董毅见亲兵又给满上,乃举起酒碗环敬众人道,要想守住金华,还要仰仗各位鼎力相助!那有钱的就出些银两,无钱的就出个人力。只要我等上下一心,我金华就会变成那金城汤池!说罢又是一口将酒吞下。
  一旁的林文世见此,连忙劝道:
  董将军真是海量,还未动箸,已是连下三碗。还请将军吃些菜蔬,慢慢饮来才好。
  哈哈哈,这菜就免吃了!说罢董毅对着朱大典一拱手,末将还有那军务要办,现即告辞督师大人和众位宾客。随即对着仍端坐在宴桌上几个偏将一努嘴,而后迈着阔步走出了督师府。见此情形,那几个还没吃上一口饭菜的偏将赶紧起身,快步追随而出。
  董总兵真性情中人也!朱大典对着林文世不由感叹道,他今晨寅时方率兵回到城中,又巡城查防,凡事均是昧旦晨兴,井臼亲操,已接连数日不得合眼。此等忠勇之士实为我朝廷栋梁,若有来日,朱某定将上奏朝廷褒赏,使其青紫被体。
  林文世听得若有来日几字,心下不觉一震。此时的他想着眼下虽是数次击败清军,但对于整个围城大军而言,只不过是小挫而已,金华城仍然处于危急之中。而从朱大典的话语中也可听出,朱大典对能否守住金华并不乐观。
  督师大人,下官有一言禀告,但恐有不合时宜之嫌。故下官不知当讲不当讲?林文世说此话时是一脸的严肃,只把一双眼睛看定朱大典。
  林大人忠直才高,所言皆是为着朝廷和百姓,有何讲它不得?朱大典感觉事关重大,于是附耳过来说道。
  林文世瞥了瞥正在吃喝兴头上的众人,见众人并未注意自己和朱大典的谈话,停顿了片刻,乃对着朱大典小声说道:
  能否解得金华之围的关键已不在我满城军民身上,不知督师大人以为此话对否?林文世见朱大典沉吟不语,于是接着说道,要想解围金华,须得有外来强兵救援。而当今皇上远在福州,且不论是否冰山难靠,即便派出大军相援,也不是旬月可至!现数万清军围城,城中虽有数万军民,但妇孺老幼却也不少,这等均是连车平斗之人,只会糜费粮草,于守城上并无帮助。要想久守待援,下官以为不如现今就将那老幼妇孺尽数遣出城去,以保我城中粮草充裕。当然,林文世此话的另一个目的,就是不希望城池被攻破时让这些百姓无谓地死去。
  听罢林文世所说,朱大典拿过一边的酒壶,给自己的酒杯将酒斟满,而后取过林文世面前的酒杯,边斟边说道:
  老朽一生,只是顾着名利两字,而今总算看开,那钱财就是身外之物,多之何益?先帝因老夫贪贿而仅施薄惩,端的叫老夫羞惭无地!见林文世也随之嗟叹,乃接着道,老朽誓守金华,为的就是报效朝廷,为匡复我大明江山尽一己之力。说到此,朱大典沉吟片刻,将头摇着说道,朱某何尝不知,这金华城现已是阑风长雨之地,能守得许久尚不可知。金华乃老夫故乡,各辈先人皆葬于此地,我朱某断不会做那残民以逞之事!既然林大人言及,本督师就放阖城老幼出去,能多活出一人也算是老夫的一件功德。
  督师大人如此炳若日星之举,定会被后人所称赞,也将为金华万民感戴!文世代金华百姓深谢督师大人!林文世说罢,就于席上向朱大典深深一揖。
  老夫所为,并非要收旗卷伞,只是念及乡亲原本就暮爨朝舂,生活已是艰难,何苦白白赴死?遣散老幼之事,还望林大人为老夫分忧,林大人也一并随之出城。
  督师大人此话差矣!林文世见朱大典让自己出城,乃朗声说道,下官原本布衣韦带,后有幸中得进士方有今日为朝廷出力的机缘。文世虽无揽辔澄清之志,却晓得忠义大节!若金华幸而守住,文世当返辔收帆,归乡过那爱素好古的生活。此乃文世困心衡虑之想,还望督师大人成全则个!
  朱某乃行将就木之人,死在金华也是遂了老夫代马依风之愿。林大人正值有望之年,老夫岂敢妄允大人所请!说罢此话,朱大典眼中已是泛出了泪水。
  正在两人交谈之时,副将张弼端着酒走了过来,林文世见此赶紧起坐,端起酒杯敬道:
  昨夜劫寨,张将军破竹建瓴,立下殊功,于阵前斩得满酋努山,使清军丧胆!林某不才,在此敬过将军,还望将军海饮一快!说罢,林文世即举杯昂首,将酒一饮而尽。
  哈哈哈,林大人端的是元龙豪气!那张弼爽笑着说道,末将能斩得那努山,全凭着督师大人调度有方和林大人的神机妙算!末将焉敢独自居功?在此末将敬两位大人一杯,以示深谢!说完也是一饮而尽。
  各位士民乡亲!在此席间,本督师有一军令下达!喧闹的繁杂噪声随着朱大典的这一话语立时停住,众人错愕之时只见朱大典缓身站起,朱某本樗栎庸材,赖各位鼎力相协,力守金华。清虏在我城下,屡遭败挫,而我城中军民众心成一,其志撼山!朱大典见众人听得仔细,能觉轻钗落地,乃接着道,然凡事均应深厉浅揭。今我军利在久守,而城中妇孺老幼日耗甚巨,留在城中实为不智之举!本督师下令,从即刻起,凡妇孺老幼尽遣出城,无有兄弟的丁壮亦可!凡出城者老夫奉送纹银二十两,以做安家过活之用。说罢,那朱大典走过桌橼,至大厅中间跪下,老夫年近古稀,生为明臣,死为明鬼,保疆守土乃吾天职。现皇上驻跸天兴府,即使派出援军,一时也不能解得近渴。故本督师只能如此,还望各位痛谅!
  众人听得朱大典所说,纷纷离席跪下道:
  坚守金华,岂是督师大人一人之责?我等皆愿举家纾难,绝无弃督师而去之理。
  清军乃豺狼本性!尔等难不成不闻扬州、嘉定和江阴之惨?!说着朱大典站起身来,大喊一声,张弼将军何在?!
  末将在此!那张弼听得朱大典唤叫,连忙站起拱手大声答道。
  汝明日即派出兵丁至那城中梭巡,凡老幼妇孺之人即刻派银遣送,不从者立斩不赦!此令一也!朱大典略微停顿,接着说道,养兵千日,用兵一朝。凡我在籍将士,若有乘乱逃离者,一律斩首示众!老夫所说,俱是军令!若有不遵,本督师将一用那尚方宝剑!
  此时的大厅之内已是哭声一片。

 

 

 


 
  阅读(109) | 评论(0) | 字数(4728) | 收藏数(0)  
  前一篇: (长篇历史小说)只有青山不改【连载】第三十六章  
 
  评论 [发评论]
 
 
  发评论
 
 
登录名: 密码: 找回密码  注册
匿名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锐网的观点或立场。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新锐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
网站专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