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笔似青锋 >>(长篇历史小说)只有青山不改【连载】第三十四章 笔似青锋首页博文登入

  我的资料
笔似青锋
书房访问:  3884
关注人气:  1

  笔似青锋 -- 个人信息
  昵称: 笔似青锋
  实名:
  简介: 这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Q Q :
  Mail: luxingyuan007@163.com

  相关博文
 
(长篇历史小说)只...
 
 
(长篇历史小说)只...
 
 
(长篇历史小说)只...
 
 
(长篇历史小说)只...
 
 
(长篇历史小说)只...
 
 
(长篇历史小说)只...
 
 
(长篇历史小说)只...
 
  更多>>  

  笔似青锋 的博友

  博主推荐的博文
   • (长篇历史小说)只...  
   • (长篇历史小说)只...  
   • (长篇历史小说)只...  
   • (长篇历史小说)只...  
   • (长篇历史小说)只...  
  全部推荐博文>>
如何获得更多推荐?
  正文
    (长篇历史小说)只有青山不改【连载】第三十四章  ( 2021-12-01 08:21:28 )  
 

  自从曾伺龙被杜尔德的清军围困于皇望山后,那清军也不进攻,就等着明军断粮断水。这一日,曾伺龙率着偏将李尉和陈铤巡营,见不少的兵士因饥饿已是几不能起,心下十分不忍,于是对李尉说道:
  我等在此已被围十日,粮草将尽。昨天虽是宰马十余匹,但亦不是长久之计。当下逆风恶浪,形势已是万分险恶,与其坐而待毙,不若于今夜拼死一战,或能侥幸突围,存下一些将士的性命。
  将军既有此念,小将愿打头阵!李尉随即接着说道,不过,我等人马虽有七八百,但受伤者也是不少,这些军士怕是不能冲锋陷阵,如何处置倒是眼下的一件难事。
  这些将士都是追随我曾伺龙多年,我何忍弃之不顾?听罢李尉的话,曾伺龙不由发出了叹息。
  我等在此拼命,可方荆国却不发一个援兵!现我等犹如弃儿,实实就是等死罢了!一旁的陈铤说此话时,已是怒怨俱发,老子若能脱得身去,定要向那方国安讨个说法!
  休得胡说蛮干!曾伺龙喝止了陈铤,然后望着远处说道,方荆国何等样人你我岂是不知?那潞王在杭州将降之际,方荆国率师攻杭,几进几出,令清虏不敢正目!去年攻打杭州,亦是连番鏖战,其子士衍率众冲杀,最后战殁于阵,如数我朝忠臣,无人能出方荆国其左,今不能派军来援我等,只怕是那清军掣肘,有自顾不暇之虑!说罢,将眼停在了尚在猎猎飘动的大旗上,只要能保得绍兴不失,保得监国无虞,我等在此死国,又有何憾!?
  正在说话之间,一军校急匆匆来到面前禀道:
  启禀将军,有清使前来求见。
  阿赫,敢是前来劝我等归降的。你等看,本将军是见是不见?曾伺龙冷笑着向李尉和陈铤问道。
  见他个毬!老子们生是大明将领,死是大明忠魂。二十年后,老子还是一条好汉!陈铤倒是快人快语,不惧死活。
  那清使中,有一人自称是我朝兵部尚书阮大铖,此人非要和将军晤面,说有要事相告。此事小的不敢隐瞒。那军校觉得此事重大,于是禀出。
  竟然有此等事!曾伺龙想着,那阮大铖一定是背着方国安和监国降清后,为邀功而前来做说客的。将他们请上来吧!曾伺龙此时想能从阮大铖那里获知一些眼下的情况也不是什么坏事。
  不一会功夫,那军校即将清使带至曾伺龙等的身边。曾伺龙定眼一看,三人中仍有一人身着明朝官员服饰,大耳圆头,满脸胡须,果然就是阮大铖。
  曾将军果是英雄了得!连我大清的护军统领杜尔德大人都敬佩之至!那阮大铖见到曾伺龙,连忙上前一拱手。
  阮大人既已降清,何故还身着我大明的官服?难不成还念着旧朝?曾伺龙语中带刺,也朝着阮大铖一拱手。
  哪里哪里,只不过朝廷封赐未下,品序未定之时暂着此服。哈哈哈。那阮大铖脸皮也着实厚了点,杜尔德大人要下官传话给将军,将军若是归顺大清,将保奏将军领署理总兵的职衔,手下将士亦多有赏赐。阮大铖见曾伺龙似乎不为所动,于是接着说道,将军驻守此山,已是十日。杜尔德大人见将军忠义,故围而不攻,有心招抚。将军部下原有三千,一战折损大半,也还存有千余人马。这些将士都随将军多年,将军若是相抗,则必死无疑,难道将军忍心断送了这些生灵的性命么?
  呸!听得阮大铖所说,侍立在一旁的陈铤猛啐一口道,难怪天下人都说尔与那马士英为奸臣!看来所言不虚!身为朝廷重臣,却反面事仇,全无一些廉耻!说罢就拔出佩剑道,老子就是死,也要杀尔垫背!说着就要上前。
  还不给我退下!随着曾伺龙的一声断喝,那陈铤不由愣在了那里。
  本将军可不想坏了名头!曾伺龙见陈铤将剑插入剑鞘,乃接着道,两国交兵,不斩来使。若在两军阵上,本将军定不饶你!此时的曾伺龙嘴上虽如此说道,心下却也觉得阮大铖的话中还有一些道理。毕竟清军已将皇望山围成铁桶,如强行突围,那一两百号伤兵又如何处置?即便不顾一切,扔下伤兵,估计能杀出去的也是寥寥。他们都上有高堂,或许还有妻儿待养,徒然死之,我又何忍!想到此地,曾伺龙正色对阮大铖说道,阮大人平日多在荆国公左右,不知大人如何从荆国公身边脱走降清?
  阮某正要告知将军。国公爷现已归顺大清,念及将军为其麾下得力战将,故托阮某带来书信。阮大铖说着,从怀中索出书信,双手呈递给曾伺龙。
  曾伺龙从信封中抽出书信一看,果然是方国安的亲笔。曾伺龙快速地将书信看完,心中不觉怒骂道:分明就是投降,还美其名曰是顺天!岸防不战,绍兴又是不战!不战而降,连杀子之仇都忘至脑后,实在是无耻至极!难怪不派一兵一卒来援孤军驻守的皇望山!但为手下的八百将士着想,看来眼下也只得归顺清军了。
  既是方大帅示下,末将听令便是。不过,本将军有一个要求。若是不能答应,本将军将战至最后一卒!
  将军有何要求,只管说来!阮大铖见曾伺龙已显降意,心中不由大喜过望。
  本将军和部下归顺之后,只可担任地方驻防,不得派往与明军相战。只此一件,想是不会过于为难你家主子。曾伺龙的话语之中犹透出挖苦之意。
  这事阮某即可做主,何须向上禀报?只要将军归顺过来,定然照着将军的意思来办。阮大铖想着,如此苛刻条件,但眼下也只能应允,一切都待以后再说,何况人是会变的。
  如此甚好!阮大人可即刻回去禀报,就说本将军将在明日辰时带军下山。曾伺龙想着还有一些事要向部下讲明,故作下如此安排。
  曾将军,你这是要降么?一旁的陈铤见曾伺龙如此说道,心下不觉忿忿。
  方大帅已有示下,再则我孤军被困多日,已无战力,内无粮草,外无救兵,徒死又有何益?
  那方国安已成猪狗,我等为何还要听令于他?!陈铤说着再次拔剑出鞘,非是我陈铤不听将令,实实是不愿有负青史耳!说罢就将宝剑往颈上一横,曾伺龙要抢,哪里还来得及?只见一股鲜血喷溅,那陈铤已倒在了尘埃之中。
  曾伺龙见此,赶紧俯身跪下,用双手托起陈铤。陈铤瞪着双目,望着泪流不止的曾伺龙唔喔地说道:
  将军,你,你,你不该啊!说罢头一歪,死在了曾伺龙的怀里。
  好个无忠无义鲜廉寡耻的方国安,我曾伺龙若不杀你报仇,誓不为人!此时的曾伺龙已是满腔悲愤地在心里暗暗立誓。
  
  原本还算安宁的金华府而今已是风声鹤唳。自打清军突破钱塘江后,其中的一路就径直往金华杀来。有诗写到:


  六月钱塘马蹄隆,踏碎明篱剑戟锋。狼烟四起日月暗,何人敢欲争枭雄?
  
  朱大典这几日之间仿佛老去了十岁,先是闻得兰溪被清军攻克,接着又是东阳和武义向清军纳降,而自己手下的一些将士听得清军杀来,也丧胆散去。好在其帐下总兵董毅和副将张弼忠勇,带着万余人马进入了金华城中以协防守城。
  这日,朱大典带着一班文官武将在城墙上巡视,以查看各处的备防情况。当朱大典看见一些守城的义民几乎没有作战的兵器时,不由担心地叹道:
  清虏虎狼也!而吾民赤手相搏何能取胜?随即对紧跟在后的董毅说道,董总兵可有多余兵器?若还有一些,可速速发放下去,这样也能多一些胜算。
  回督师大人,末将已将多余兵器发了下去。只是兵器本就不多,奈何僧多粥少,故而成此番情形。那董毅说的倒是实话。
  那城墙之上的许多义民在清军到达城下之时,岂不是只能做些搬运抬送的事情?说完此话,朱大典眼中露出无比忧虑的神情。
  下官有一策,或许能解眼下燃眉之急。浙江按察司佥事林文世在旁说道。那林文世乃武义人氏,崇祯十一年进士,年方四十上下。
  林大人既有良谋,还不快快说来听听。朱大典见林文世似有成竹,于是急忙地问计。
  昔日戚继光大帅在浙江一带抗倭时,曾久苦于那倭寇的倭刀之利。林文世见众人在细听之时流露着不解,乃接着说道,后戚大帅做出一种兵器,称之为狼铣,配之以鸳鸯阵法,再战倭寇,则尽抑倭刀之长,遂平倭寇之患。那狼铣乃长两三丈的竹子所制,一端光秃,便于军士把握,前端则留有不少竹枝,顶端装上铁矛头即成。
  此般兵器能叫那倭寇胆寒,想是定有它的精妙之处。朱大典看来是有了兴趣。
  督师大人所言甚是!林文世接着说道,狼铣的精妙有三,其一是虽是被利刃砍中,但前端竹枝极易将刀绞缠,对使刀之人形成掣肘,从而便于将其刺杀;其二是即使前端被刀削断,那被削处仍是锋利竹尖,杀伤效果只是稍减,军士依然能当兵器杀敌;其三更是让人叫绝,那就是将前端竹筒灌以石灰粉,若前端被刀砍断或是砍破,则石灰飞溢而出迷敌之眼,操狼铣之士可乘势杀之。
  朱大典听罢所讲,不由得叹道:
  想不到戚继光大帅能想出如此破敌智器,实实是一位一心谋国的大忠臣也!随即对着众人道,我浙江户户人家,前门栽树,后院种竹,那广袤的山野,更是竹海连绵。这义民的兵器,看来可用那竹子解决了。
  督师大人所说甚是。眼下下官即刻派人贴出告示,令那百姓照着图案制出狼铣五万。只是这狼铣前端的矛头还须铁匠日夜打造,一是恐铁匠打造不及,二是因需铁甚多,在银子上还有些为难。那林文世此话的意思,就是想从朱大典这里挤出一些银子,因为朱大典在为官时,曾贪贿了不少的钱财,不说富可敌国,却也是家资巨万。
  那朱大典见林文世如此说道,心下早已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哈哈哈!老夫岂会留着那钱财买寿木?朱大典见众人一时愣住,乃接着说道,老夫爱财却是不假,但老夫更看重气节!今清虏践踏我大明大好河山,烧杀奸掠至万民涂炭!前有扬州十日,后有嘉定三屠,江阴士民孤城奋守八十一日。史可法、侯峒曾、黄淳耀、阎应元、陈明遇皆我朝忠烈之士耳!老夫已近古稀,本已遗臭,今上天眷顾,给了老夫一个做忠臣的机缘,老夫将誓守此城,除死方休!说到此地,朱大典将话锋一转,用峻凌的眼神扫视了一下众人,田园宅地是用不上了,但老夫的金银细软尚值得纹银三百万两,只要是守城所需和犒赏军民,尔等只管上老夫这里来取!
  督师大人散财守城,其忠义可鉴天日!一旁的董毅说着上前至朱大典面前跪下,拱手抬头朗声说道,末将麾下将士愿为朝廷和大人死守金华,除死方休!
  那一些官员将领和守城的义民见此,也齐齐地跪下吼道:
  我等皆愿为大人效命死守!

 
  阅读(45) | 评论(0) | 字数(4144) | 收藏数(0)  
  前一篇: (长篇历史小说)只有青山不改【连载】第三十三章  
 
  评论 [发评论]
 
 
  发评论
 
 
登录名: 密码: 找回密码  注册
匿名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锐网的观点或立场。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新锐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
网站专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