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笔似青锋 >>(长篇历史小说)只有青山不改【连载】第三十三章 笔似青锋首页博文登入

  我的资料
笔似青锋
书房访问:  6750
关注人气:  1

  笔似青锋 -- 个人信息
  昵称: 笔似青锋
  实名:
  简介: 这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Q Q :
  Mail: luxingyuan007@163.com

  相关博文
 
(长篇历史小说)只...
 
 
(长篇历史小说)只...
 
 
(长篇历史小说)只...
 
 
(长篇历史小说)只...
 
 
(长篇历史小说)只...
 
 
(长篇历史小说)只...
 
 
(长篇历史小说)只...
 
  更多>>  

  笔似青锋 的博友

  博主推荐的博文
   • (长篇历史小说)只...  
   • (长篇历史小说)只...  
   • (长篇历史小说)只...  
   • (长篇历史小说)只...  
   • (长篇历史小说)只...  
  全部推荐博文>>
如何获得更多推荐?
  正文
    (长篇历史小说)只有青山不改【连载】第三十三章  ( 2021-11-08 19:52:23 )  
 

  就在朱以海离开绍兴不久,方国安的败军就溃到了绍兴城外。方国安闻听得监国已往台州而去,也想领军追随。正在踌躇未定之时,突接信使送来据守绍兴的兵部尚书余煌书信。方国安展开书信一看,那余煌的意思无非是讲方国安是大明的顶天栋梁,绍兴若失,则失去进攻杭州和南京的重要据点,企望方国安进城坚守。
  简直就是一个书痴!看罢书信的方国安恨骂一声,随即将来书甩给了一旁的阮大铖。那阮大铖接过一看,犹豫了片刻,乃小声问道:
  国公不知有何打算?
  那余煌犹如痴人说梦!怒气犹是未消的方国安接着说道,“现清军数路大军均奔绍兴而来,其锋甚锐!我方国安孤军缺粮少饷,将士早有怨言,士气低落已至极点。即使我想在绍兴一战,可那众将士已无战心,只怕临阵不听喝止,届时再遭败绩,我等岂不是做那徒劳之事?
  国公所言甚是。阮大铖随即狡黠地一笑,“军心若变则祸变无穷。国公可记得朱由崧之事?见方国安驻耳待听,阮大铖乃接着说道,“昔日朱由崧移驾至芜湖黄得功的大营以避清军,那黄得功是何等地忠勇!可惜部下已无心恋战,终至大败,自己也中箭而亡。说到此地,阮大铖将余煌的来书往书案上一甩,“黄得功死后,那部将田雄即率部下将朱由崧绑缚清军大营请降,只有总兵翁之琪因拒降而投水自尽。
  那黄蛮子真是死有不值啊!方国安也不禁发出了一声嗟叹。
  阮某有一忠言相告,不知国公愿否逆耳一听?说此话时,阮大铖神情肃严,也似有难言之隐。
  既是忠言,那就说来听听。方国安见阮大铖有些藏掖,心下已有不快,但还是想听听他到底说些什么。
  我等不如率军降清!说完此话,阮大铖就紧盯着方国安的眼睛,看他会作出何种反应。
  我世受国恩,贵享公爵之荣,岂能做那悖逆不忠之事?!方国安怎么也想不到会从阮大铖的嘴里说出这样的话来。
  望着方国安立时瞪红的双眼,阮大铖的双股不由自主地有些战栗,但飞箭已出,哪能回头?此时的阮大铖只有壮起胆子颤声说道:
  阮某早知忠言逆耳。若是国公要杀阮某,阮某绝无怨言。只是恳请国公让阮某把话说完。
  难怪朝中上下俱言尔与那马士英是奸佞小人,看来此言不虚!尔有何话,快讲莫迟!此时的方国安已生出杀心。
  阮某在万历年间就闻得一首儿谣在凤阳一带传唱,初闻时似觉存有反意,而今觉得,那就是天意天机耳!见方国安露出兴趣之色,乃接着说道,“儿谣曰:爷孙十几坐朝堂,不出三百是吉祥,日月落罢清风起,哪有江山万年长?
  好一个哪有江山万年长!这儿谣分明存有谋反之意!那方国安好一个激愤,但随之纳闷道,“如此儿谣,缘何本公闻所未闻?
  正是官府看出其中反意,于是派出衙役至街市上禁止,若仍有小儿传唱,则用枷锁锁其父母入牢,凡人谈论,则鞭笞酷虐。故而此谣仅传于一时一地,以后更是无人再敢议论此事。当地官府亦不敢将此事上奏朝廷,国公怎能闻得?说到此,那阮大铖诡秘地接着道,“那时方是万历年间,并无那强盛东虏,直至万历四十四年,那努尔哈赤方才在赫图阿拉建立后金国,而今那后金改名大清,我等此时再来看那儿谣的几句。说到这里,那阮大铖就将话语打住,停了下来。
  说来听听。方国安此时完全被吸引住了,于是连忙催问。
  “‘爷孙十几坐朝堂,不出三百是吉祥,那太祖皇帝立朝至今已是有十几个皇上上座,时达二百八十年矣,这不是天祚已尽之时么?见方国安低头沉默,阮大铖接着道来,“这一句日月落罢清风起更是道明大清终将代明!那日月为何,乃明也!说到此地,那阮大铖也是不再胆怯,“现今就是清风起势之时!那清军占得北京之后,对那李逆是一路追剿,大小数十仗未有败绩,只逼得李自成自缢于九宫山;南下之军也是势如劈竹,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福王遭擒,潞王投降,大明江山已是破败不堪!而今东海扬尘,世事巨变,国公虽是念着朝廷社稷之恩,想着解那生灵士民之苦,但天意难违!我等若是逆天而行,非但于事无补,还将造成更大屠戮!说罢,那阮大铖整了一整衣冠,掸拂了一下袍袖,然后对着方国安一拱手,“老夫忠言已尽。国公要杀要剐,阮某已是泰然!
  此时方国安见阮大铖反倒咄咄逼人,又想着如今清军正在往绍兴杀来,由于士气全无,自己心下也是胆怯;往台州去吧,清军亦会追往台州;往福建投靠朱聿键,那里可是郑芝龙掌着大权,何况前时隆武和鲁王监国两处朝廷为正统之事险些闹成水火之势,自己又站在鲁王一边,这寄人篱下的日子也不会好过,再则那清廷又岂会做那卧榻之侧容他人安睡之事?朱聿键还能在福州呆上几天也是疑问。思忖到此,方国安露出了笑脸,缓步走至阮大铖的身边说道:
  阮大人何出此言?本公向来倚仗大人出谋划策。而今大人所说皆为肺腑之言,放着他人,还不会在本公面前说出此话而只会在后琢磨。阮大人实乃推心置腹之友也!见阮大铖的气色缓和下来,方国安接着道,“本公决定就在此地和清军接洽商议,但有一点切记,我等只是顺天,而非投降。因尔有邹衍谈天之才,定能舌卷齐城,这接洽之事本公还想烦请阮大人亲往清军大营,不知阮大人所作何想?
  既然国公如此看重阮某,在下敢不遵命?只不过此事还要早些知会下面官员和统军将领,以备祸起萧墙。阮大铖想得还算细致。
  哈哈哈!这上面阮大人尽管放心!方国安不无得意地接着道,“本公手下尽是那心腹之人,只要本公令下,何人敢不遵从!?何况当下是弃死求活!
  既是如此,那在下就去选唤几个心腹,准备表章图册之事。这就告辞国公。说罢,那阮大铖朝着方国安拱了拱手,离开了大帐。
  
  五月三十,坚守绍兴的兵部尚书余煌见尚在绍兴附近的方国安对屡次要他进城据守的书信不理不睬且不派一兵一卒进城,不禁对着在城墙之上准备抵御清军的一些义勇仰天长叹道:
  临江数万军马,尚不能和清虏一战,本兵又何忍令尔等送肉上俎,徒然丢命!说罢劝谕众人散去,令手下打开绍兴城门,然后就回府中写下遗书,就至那城中小桥之上投水自尽。百姓不忍,纷纷赴水将其救起。余煌醒来看着众百姓流着涕泪说道,“吾心已死,各位父老焉能救活已死之心?吾今日不死,明日还死;明日不死,后日必死,除死方休!还请各位勿再做那徒劳之事。一旁的百姓想着余煌忠正爱民,一时纷纷恸哭,环跪于余煌身旁叩头不止。
  六月初二,图赖率着努山和曹存性及李成栋等一班将领和大军,来到了绍兴城下,见城门大开,一些士绅和百姓已在城门道边跪迎,于是传令下去,令手下不得滥杀百姓,不得掠抢。若有违令不遵者,一律斩首示众。
  待来到城中一桥之前,闻得前军鼓噪,那图赖要知端倪,于是率着一班将领上得前去。只见水旁道边跪满了士民百姓,那人等个个缟服白衣,直至那满地遍白。那水中有一人身着明朝官服,尚在扑腾,可岸边之人只哭不救。见此情形,图赖不觉大感诧异,乃令手下将一哭拜的老者喊至马前问话,那老者已哽咽几不能语,良久方断续道来是余煌在投水自尽。
  缘何尔等众人还不快快将他救起?图赖大惑不解地急问道。
  余大人非要死国!前日即投水被救,救起后告诫我等不要再做徒劳。我满城百姓俱感其活命之恩,知余大人今日再次赴水,故来缟衣相送也。那老者说罢此话,已是涕流满面,几乎昏厥,于恍悟之间又言道,“正是余大人令打开城门,遣散守军乡勇,救下我绍兴一城百姓性命。我满城百姓计议,身后将为余大人立祠记怀,还望大帅允准。
  余大人真忠烈耳!说此话时,图赖已是泪流满面,“本帅亦要前去一拜!说罢此话,图赖即翻身下马,走至河边,整了一下衣甲,然后对着河中缓缓跪下,见此情形,那随行的努山、曹存性和李成栋也赶紧下马,随着图赖跪下。那沿河的百姓见此,更是悲声大起,哀天恸地!
  后人有诗写道:
  抚文读史叹兴亡,开关纳敌不为降,忠烈赴水阖城悲,缟衣跪哭送余煌。
  
  自攻占绍兴后,清军即分兵四路。逃至台州的朱以海还未将身立稳,那清军又将追至。朱以海只得急匆匆地带着一些官员泛舟出海,在定西侯、富平将军张名振的扈从下,今日这里、明日那里的在海上飘泊,好在清军的水师力量不强,一时倒也安稳无事。
  可很多官员和将领就没有这般幸运了。
  驻守台州的指挥使李唐禧见将士已散逃大半,知力不济,同都督佥事张廷绶在清军进城之际,于城门口持笏正襟危坐。清军劝降不成,同时被杀。
  大学士陈函辉随鲁王监国在去往台州的路上,被溃兵冲散,至台州时,已是各营兵散,鲁王也航海而去,陈函辉痛哭一场,乃前往年少之时读书的云峰山自缢而死。
  那统领鲁王水师的王之仁见江上诸军溃败,急将水师带往舟山,想着驻守舟山的奉朱聿键为正朔的肃鲁伯黄斌卿会在危难之际出手相助,不料黄斌卿乘人之危行豆萁相煎之事,竟率水师用红夷大炮轰击王之仁的船队,并乘势劫去王之仁的大部分兵船。至此王之仁万念俱灰,乃令手下将自己家眷的坐船凿沉,致全家九十三口全部溺死。而后在自己的坐船上竖起大旗,大吹大擂地直奔吴淞江口的清军防地。清军以为是前来归顺的明朝大官,于是将其急急送往南京。王之仁在见到江南招抚大学士洪承畴后,对洪承畴喷血痛骂不止,最后慨然殉国。临刑前留下一话道:青史有证,终不负国!
  武英殿大学士兼兵部尚书张国维在六月初四闻得方国安、阮大铖叛降清军后,知道大势已去,于是回到家乡见东阳县令吴歙,对吴歙拉手说道:
  国维身为明朝大臣,今将以死报国,奈天气炎热,恐尸腐难辨,清虏谓我潜逃他走,则贻祸于东阳,故而,特请汝看吾亡,以为一证!吴歙听罢,不觉掩面痛哭。
  随即张国维令人取来白绢一匹,在上写下绝命诗三首。

  其一《自述》曰:
  艰难百战戴吾君,拒敌辞唐气勃云;去时仍为朱氏鬼,精灵当傍孝陵坟!
  其二《念母》曰:
  一瞑纤尘不挂胸,惟哀耋母暮途穷!仁人锡类能无意,存殁衔恩结草同。
  其三《训子》曰:
  夙训诗书暂鼓钲,而今绝口莫谈兵!苍苍若肯施存恤,秉耒全身答所生。

  写毕,张国维即饮酒数升,而后投水而亡。
  监军陈潜夫兵败后追鲁王监国不得,携妻妾两孟姓夫人投水,投水前陈潜夫流着涕泪对二位夫人道:
  社稷倾覆,我当死国,汝等随去,亦为节妇耳!两夫人闻之同声道:
  夫唱妇随亦是妾志,今得与夫君同死,乃妾之幸也!说罢三人一同投水而死。
  虽是有着至死不屈的忠烈之士,却也还有卖主求荣的小人。那身为阁臣的谢三宾,在朱以海离开绍兴后,立马就投向清营。为向主子邀功,竟干起了出卖同僚和朋友的勾当,一些抗清的人士由于他的无耻惨遭清军的屠戮。

 

 
  阅读(151) | 评论(0) | 字数(4318) | 收藏数(0)  
  前一篇: (长篇历史小说)只有青山不改【连载】第三十二章  
 
  评论 [发评论]
 
 
  发评论
 
 
登录名: 密码: 找回密码  注册
匿名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锐网的观点或立场。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新锐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
网站专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