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笔似青锋 >>(长篇历史小说)只有青山不改【连载】第二十五章 笔似青锋首页博文登入

  我的资料
笔似青锋
书房访问:  2175
关注人气:  0

  笔似青锋 -- 个人信息
  昵称: 笔似青锋
  实名:
  简介: 这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Q Q :
  Mail: luxingyuan007@163.com

  相关博文
 
(长篇历史小说)只...
 
 
(长篇历史小说)只...
 
 
(长篇历史小说)只...
 
 
(长篇历史小说)只...
 
 
(长篇历史小说)只...
 
 
(长篇历史小说)只...
 
 
(长篇历史小说)只...
 
  更多>>  

  笔似青锋 的博友

  博主推荐的博文
   • (长篇历史小说)只...  
   • (长篇历史小说)只...  
   • (长篇历史小说)只...  
   • (长篇历史小说)只...  
   • (长篇历史小说)只...  
  全部推荐博文>>
如何获得更多推荐?
  正文
    (长篇历史小说)只有青山不改【连载】第二十五章  ( 2021-08-12 08:04:19 )  
 



  驻守严州的大明镇东侯方国安虽说帐下有兵马十余万,但还真谈不上是什么精锐之师。鲁王驻跸绍兴监国,方国安就接受了朱以海的封爵,和其它几支明军,如宁波的钱肃乐、张煌言所部,台州的李唐禧所部以及石浦的张名振所部等与清军划钱塘江而守,虽说在马士英的鼓动下,有几次兵指杭州的行动,可都在强悍的清军面前铩羽而归。

  昔日权倾一时的首辅马士英此时还真是窝囊,自打杭州陷落后,马士英就带着几个亲信和不多的一些人马欲投往绍兴,可鲁王身边的官员多系东林党人,对马士英早就恨之入骨,于是纷纷在朱以海面前谏言,说的无非是马士英为奸佞小人,弘光帝时即把持朝纲、排斥异己,导致左良玉兴兵问罪而祸起萧墙,使得清军趁机南下攻下南京。在众口一词之下,那鲁王也就不便、也不敢收留马士英这个大明朝的罪魁了,因为毕竟众怒难犯,朱以海犯不着为了一个臭名远播的人而得罪了身边的群臣。
  好在方国安还念着一些旧情,在马士英尴尬来投的时候,给了这位前首辅一个薄面。
  自派人给朱大典送去让其襄助军饷的书信后,马士英就一直在巴望着回信。依着马士英的猜度,那朱大典虽是爱钱如命,可昔日朱大典在被崇祯皇帝因贪贿下旨将其革职候审之时,正是他这个接任的凤阳督师,在奉旨查办清算朱大典贪污军资的数目上,给予了极大的周旋,方才大事化小,使得朱大典仅仅只受到革职回乡的惩处而未获大罪。当然,马士英之所以这样做,原因之一是原朱大典手下的众多将领和官员也参与了进去,而这些个掌握实权的将领他马士英还要倚重,收买人心这种事情马士英还是会做的。
  若是那老家伙能送来五万白银,老夫就好在姓方的面前回话。马士英想着即便朱大典打个对折,也还有五万两银子。寄人篱下的日子实在是不好过,总得为方国安做点事情,才能减少这个家伙的冷眼。呆在街衢一座院落客厅里的马士英来回踱着步子,企盼的心情使自己怎么也静不下来。
  马阁部,那朱大典可有了回音?这声音一听就知道是阮大铖的,随着话音,阮大铖踱着方步走了进来。
  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马士英见阮大铖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不由在心中暗骂道。以前,那阮大铖称呼马士英,总是称阁部大人,何敢在前面加上一个字?现在可好,连大人也给去掉了。
  阮大人休要取笑,马某现今被投闲置散,连青衫司马都还算之不上,就是一介草民,哪里还是什么阁部?想着眼下阮大铖是方国安身边的红人,他可不愿意得罪这家伙,只得自我解嘲。
  方大帅闻得马大人写书向那朱大典借银之事已有端倪,故要阮某过来一问。阮大铖说着,也不客气,径直就坐上了太师椅。
  马士英见阮大铖落座,自己也连忙隔着茶几坐到了另外一张椅子上,然后呼亲兵赶紧奉上茶来。
  呵,马大人还有闲情提笔弄墨,不知又在纸上留下何种情思啊?那阮大铖虽是坐着喝茶,却把眼睛在房堂内扫个不停,见案台上铺着一张大纸,上面写有几个大字,旁边的砚台之上还搁着一支饱蘸墨水的毛笔,一时来了好奇的兴致,于是起身走到案台旁边。
  呵呵,你马大人缘何这样作践自己?阮大铖见那纸上写着:昨日奸佞,明朝忠臣八个大字,既感到诧异,又有些不解。
  马某这是在躬身自省啊!马士英说此话时,已是泪水盈眶,向日士英将权位看得过重,在朝廷多难之时犹自做那顺昌逆亡之事,就是不明白攘外必先安内的道理!岂不知覆巢之下焉有完卵!马士英深叹一口接着道,左良玉兴师兵发南京之时,刘宗周和姜曰广在朝堂之上弹劾于我,若马某当时奏明皇上,乞求罢官归里,也不至南京北门洞开,从而轻易地使清军席卷我大明的大片河山,京畿倾覆,皇上蒙尘。
  那些都是过去之事,悔之何益?阮大铖见马士英伤悲,也不觉怜悯心起,想着马士英昔日对自己的眷顾擢拔,一时竟觉得有些对他不住,这也是天意使然。阮某想那时即便阁部大人急流勇退,做那避世绝俗之人,那些东林党人就会轻易将我等饶过?不定还是兴大狱,查同党,哪里会有安宁?阁部大人洞明博晓,缘何在此处想不过来?阮大铖的这番话,虽是推诿遣罪之词,却也是句实话。
  马士英想着此话有理,又见阮大铖对自己重显谦恭,乃对阮大铖说道:
  马某亦知后悔无益。而今之际,士英虽负谤世恶名,却也还想做一个忠臣!马士英铿然地说出此话后,随之眼里又流露出一丝无奈的悲伤,可惜马某麾下只有叶承恩、赵体元两位总兵,前次兵进余姚,被清将张存仁所败。现所剩人马不满一万,又缺钱粮,真不知如何是好。
  那朱大典昔日幸得阁部关照,方能留下老命。此番若能送来银子,阁部大人可留下些许自用,倘方大帅问及,大铖将为阁部大人周全。阮大铖觉得自己能在方国安的跟前说得上话。
  只恐那方大帅还怨恨着士英也!想着在自己的极力鼓动下,方国安率兵攻打杭州被清军击败,不光折损了不少人马,连方国安的儿子方士衍也殁于阵中,只要能弄来银子,我等不要也可,士英实实不愿嫌隙再生,误了朝廷的抗清大计。马士英这会算是看明白了什么才是大事。
  正在话间,有军校进来禀报,说是前往金华下书的信使已回严州,正在门外候见。
  快快传他进来。马士英如吃了仙药一般来了精神,兴奋地急急喊道。
  那信使进得门来,见着马士英和阮大铖,噗通一声就跪拜在地上,声音呜咽地哭道:
  小的着实无能,小的没有为大人办好差事,还请大人给小的治罪。
  那朱督师可有书信?阮大铖见一旁的马士英已是两眼发直,身子颤抖不停,连忙喝问那信使。
  那朱大典并未回书,只是托小的带回口信。此时信使已是不敢抬头。
  那你还不快说!
  朱大典说:鲁王除去监国名号听隆武号令,借饷之事还可商量;否则,不惧刀兵相见!’”信使见阮大铖声色俱厉,也只得把朱大典的原话带到。
  老,老,老匹夫!马士英哆嗦着说出这句话后,就口角流涎,昏厥了过去。
  
  那王体中因和金声桓不睦,一直想着在攻占江西之地后就和其分道扬镳。却不料金声桓并不急于攻城略地,以至于到了顺治三年的三月,江西的不少州县还在明军和一些义师的手中。
  他娘的,那姓金的不拿我等当人,待老子谋得机会,好歹取了他的狗命!和王得仁等一班原大顺军的几个将领正在邀月楼上喝酒的王体中想着今日早上因和金声桓意见相左而出言辩争时,那金声桓竟然当着众将叱喝自己贼性不改,不由得再次怒冲脑门,把酒碗猛地往桌上一顿,咬牙切齿地骂出了声。
  王哥小声!王得仁见王体中嗓门太大,忙在一旁小声地劝解道,此地人来人往,耳目繁杂,若是招来祸事,俺们吃的可是眼前亏。
  老子实在是忍不下这口恶气!王体中端起酒碗一饮而尽,用筷子夹起一只鸡腿塞进了嘴中,姓金的仗着读过几天书,就他娘的自认清高。老子们干着刀口舔血的勾当,无功倒也罢了,还处处找俺们的不是。说罢此话,王体中吐出了鸡腿骨,但声音却是小了不少。
  谁叫俺们是孙子呢?王得仁呷了一口酒,用手在嘴上抹了抹,有些伤感地说道,昔日俺兄弟即便在皇上跟前也是说得上话。想那九江大战之际,皇上还许诺俺王杂毛,说是在突围安定之后,给俺赐婚一个大屁股的婆姨,为俺生出一堆小杂毛,让那些个小家伙围着俺喊爹,闹俺个毬毛朝天。可惜皇上……”王得仁说着,不觉哽咽了起来。当然,王得仁所说的皇上是李自成。
  今日饮酒吃肉,原本就是图一个快活。一旁的汤进见王得仁呜咽着不能语尽,将酒喝下一大口道,大哥若是想讨个嫂子,这有何难?小弟这就去张罗,旬日之间管叫大哥满意就是!汤进岔开话题之际,眼中其实也泛着泪水。
  罢了,罢了。王体中的部将苏亮和唐世平原本在荆州一带为盗,后在白旺驻守湖广的那段时间里,被王体中收编。眼下唐世平见汤进唤王得仁为大哥,认为其并未把王体中和自己这班人放在眼里,心里正有怨气,再加之生在荆州,长在荆州,和那李自成并没有什么感情和瓜葛,于是借着酒劲开口嚷道,那李自成原本命薄,自是无福坐享天命,我等还在此感叹作甚?
  俺大哥只不过一时思念着皇上的好处有些不能自禁,唐将军何出此话?正在低头喝酒吃菜的吕信才见唐世平出言不逊,感觉有些忿忿。
  老子说了咋的?那唐世平打家劫舍多年,已是一个惯匪,此时又仗着王体中在旁,于是抡起酒碗砸向地面,我等为李自成卖命几年,也未见到何等好处,老子的游击官衔还是自个儿挣来的!还皇上个毬!
  啪!只听得一声脆响过后,又是轰隆一声,就见唐世平已倒在了酒桌之下。
  他奶奶的,真是一个贱货!王得仁朝着自己有些发麻的手掌吹了口气,俺的这块掌心肉哟,真是不该亏待你,让你去打狗。
  王杂毛!你竟敢如此放肆?就是打狗,也须看主人之面!那王体中见王得仁一掌将唐世平打倒在地,不觉大怒,站起身子指着王得仁的鼻子吼道。
  嘿嘿,王哥息怒。你可不能怪俺,要怪就怪王哥你没有拴好自己的这条疯狗!说此话时,王得仁一脸的诡笑,那笑中分明有着嘲弄的意思。
  好个王杂毛,你胆敢以下犯上?难不成本总兵会拿你无法?恼羞成怒的王体中就欲拔出佩剑。
  咔哧,还未等王体中拔出剑来,王得仁已拔剑在手,且剑尖已抵到了王体中的喉头:
  王哥休要玩真的,俺王杂毛认得你是署理总兵大人,可惜俺的这把破剑却不认得天王老子!兄弟俺奉劝你还是坐下来吃酒,叙一叙俺们的情分,如何?
  王体中此时见除了唐世平仍躺在地上呻吟外,苏亮、汤进和吕信才均拔剑在手,于是气恼至极地一把掀翻酒桌,扯起唐世平吼了一声:
  还情分个屁!给老子滚起,回衙!随即带着苏亮和唐世平匆匆下楼而去。
  王哥慢走,今日酒钱算俺杂毛的!王得仁追着楼梯喊了一声,然后对着神情紧张的汤、吕二人笑道,这酒楼真他娘的有晦气,俺兄弟几个回营后,吩咐亲兵上几个好菜,再痛饮一番,老子还不信谁敢啃掉老子的毬毛?

 
  阅读(56) | 评论(0) | 字数(4035) | 收藏数(0)  
  前一篇: (长篇历史小说)只有青山不改【连载】第二十四章  
 
  评论 [发评论]
 
 
  发评论
 
 
登录名: 密码: 找回密码  注册
匿名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锐网的观点或立场。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新锐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
网站专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