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笔似青锋 >>(长篇历史小说)只有青山不改【连载】第二十三章 笔似青锋首页博文登入

  我的资料
笔似青锋
书房访问:  2177
关注人气:  0

  笔似青锋 -- 个人信息
  昵称: 笔似青锋
  实名:
  简介: 这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Q Q :
  Mail: luxingyuan007@163.com

  相关博文
 
(长篇历史小说)只...
 
 
(长篇历史小说)只...
 
 
(长篇历史小说)只...
 
 
(长篇历史小说)只...
 
 
(长篇历史小说)只...
 
 
(长篇历史小说)只...
 
 
(长篇历史小说)只...
 
  更多>>  

  笔似青锋 的博友

  博主推荐的博文
   • (长篇历史小说)只...  
   • (长篇历史小说)只...  
   • (长篇历史小说)只...  
   • (长篇历史小说)只...  
   • (长篇历史小说)只...  
  全部推荐博文>>
如何获得更多推荐?
  正文
    (长篇历史小说)只有青山不改【连载】第二十三章  ( 2021-08-06 07:44:04 )  
 



  在离湘阴百里之外的长沙城,此时正陷入一片惶恐。
  自郝摇旗、刘体纯的大军骤至湘阴后,长沙城内外的百姓和明朝的官兵都在担忧着这股大顺军何时来攻长沙。前几日,长沙知府周二南率着几百人马前往湘阴附近打探消息,不巧被大顺军撞见,那大顺军朝着周二南的人马一冲,这些个明军立时溃败,竟然被大顺军杀得一个不留。得此消息后,湖南巡抚傅上瑞肝胆俱寒,连忙跑到督师府劝何滕蛟率人马赶紧撤出长沙。好在何滕蛟还有些沉稳,面对惊惶失色的傅上瑞说道:

  本督师前时在左良玉营中时,恰逢左良玉作乱,老夫就做好了必死的准备。此次流贼前来,还未交锋,就言退避,那满城的百姓又将如何?我大明的颜面何存?本督师决意死守长沙,再勿多言!一番言语,呛得那傅上瑞两眼直翻。
  那何滕蛟原本就见过大的场面。早年在南阳为知县时,曾被流贼万人围困于城中数月,何滕蛟在手中仅有千余护兵乡勇的情况下,在南阳百姓的支持下,硬是将流贼击退。左良玉兴清君侧之师时,何滕蛟恰好在左军中。左良玉欲裹挟何滕蛟一起行事,被何滕蛟坚决拒绝,左良玉只得派人将其关押在军船上。当军船夜行在长江之时,何滕蛟乘看守不严之际,奋身投入江中,原想一死了之,不料却被江浪卷至数十里外的下游被渔舟救起。朱聿键在福州登基后,循弘光帝,仍任何腾蛟为兵部右侍郎,督师数省军务。
  恰在此时,小校来报,说是总兵马进忠率五千人马来援长沙,现已至门外候见。
  好!来得正是时候,快快有请马将军。何滕蛟闻讯大喜,急忙令小校传进。
  那马进忠人高马大,如铁塔一般,进入帅府大厅之时,有如风过。
  末将马进忠参见督师大人!马进忠进来就向着何滕蛟拱手说道,闻得那郝摇旗和刘体纯欲犯长沙,故领兵前来一会,俺就不信这帮家伙能攻下我长沙坚城!马进忠对郝摇旗和刘体纯的大军似乎不屑一顾。
  那郝摇旗、刘体纯乃流贼,现今闯逆已亡,他等已似丧家之犬。本督师已调黄朝宣率兵万人据城迎敌,今有马将军施以援手,何患那流贼来攻?何滕蛟见马进忠满脸豪气,自己也不由信心满满。
  但此时的马进忠心下已是十分不悦,原因是何滕蛟老是流贼”“流贼的挂在嘴边,而马进忠原本是延安造反的盗贼,流窜于陕西、河南一带,后因战败降于左良玉,左良玉死后,左梦庚率众降清,马进忠坚决不从,率人马驰入湖南,投靠了朱聿键。
  看来这何滕蛟总是看老子这般人不起,若有机会,老子当走你个毬,看你老儿如何应付得了。马进忠在心里已暗暗打起了小算盘,有机会就会给何滕蛟好看。
  正在此时,大厅之外传来了一声高叫:钦差大人到,请何滕蛟接旨!
  转眼之间,就见朱聿键驾前太监总管王世敏带着几个锦衣卫走进了大厅,那王世敏走到大厅之上站定,将一卷黄轴徐徐地在面前展开,何滕蛟、傅上瑞和马进忠和一干人等见此赶紧跪伏了下去。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闯逆作乱,帝都沦沉;东虏进犯,社稷倾颓。幸闯逆自成毙命通城,其部无有所归。倘能转祸为福,于国于民皆为大好。兹特请督师兼兵部右侍郎何滕蛟,往宣朕意,不吝爵赏。钦此。

  跪在地上听宣的何滕蛟,闻得皇上的旨意是要他招抚李自成的余部,一时感到有些恍惚:大明今天闹到如此光景,不就是拜闯逆李自成所赐吗?李自成虽是已亡,但他的一班部下却都是杀人放火、掠财造反的贼寇,怎么能和他们混在一起?看来皇上是昏了头,听信了哪个佞臣的主意。那么出这个馊主意的家伙到底是谁呢?
  怎么啦?何大人还不快快领旨谢恩。王世敏见何滕蛟在宣旨后仍跪在地上发愣,于是上前对着何滕蛟小声说道。
  哦。何滕蛟的思绪被拉了回来,急忙叩头道,臣何滕蛟领旨谢恩!
  皇上可是厚盼着何大人将此事办好哟!被何滕蛟等一行人送至督师府大门口的王世敏边走边对着身边的何滕蛟说道。
  皇上旨意下官定将照办。可让下官不明白的是,皇上怎么就突然想到要招抚流贼?他们和我大明可有不共戴天之仇啊!何滕蛟想要从王世敏的口中套出这个主意到底是谁给朱聿键出的。
  哟,敢情何大人是怀疑这个法子是旁人给皇上出的?不会怀疑是咱家吧?王世敏见何滕蛟有些惶恐,于是笑着说道,这个主意就是皇上自个拿的,皇上圣明。何大人想啊,眼下清军猖獗,还有啥事能比将他们挡住更大?李自成已经死啦,他的那班手下若是继续作乱或是投降清军,还不是给咱自个找麻烦?要是受了皇上的招安,没准还能给那帮满鞑子弄得脑瓜子疼。何大人说是不是这个理啊?见何滕蛟并不作声,王世敏被一个随从扶上马后,在马上对着何滕蛟说道,何督师啊,何督师,咱家可是明着告诉你了,此次招安之事可是皇上的圣断,千万不要自个给自个找麻烦。咱家这就告辞。那王世敏说完此话,轻哼着冷笑了一声,然后慢悠悠地勒转马头,在一班护卫的簇拥下离去。
  望着逐渐远去的马队,何滕蛟的心头还在掂量王世敏最后留下的那话。正在此时,突然闻得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由远及近,循声望去,只见从前面街口转出三匹马,骑行在前的那人何滕蛟认出是湘阴归里官员庄嵿的儿子庄轩。在城中如此急行,莫不是流贼在那边又惹出了什么事端?还在思忖之时,几匹马已至督师府前,那庄轩见何滕蛟和一班官员正在门口,赶紧滚鞍下马,向何滕蛟这边紧走几步跪下禀道:
  小侄拜见督师大人。
  庄公子快快请起。何滕蛟见状连忙上前扶起庄轩,公子自湘阴而来,想是有紧急之事!莫非那流贼又在那里杀人放火,危害一方?何滕蛟估摸着庄轩定是向长沙来告急的。
  那些驻扎在湘阴的大顺军倒是不曾杀人放火,而是在盼着朝廷招抚。刚下马的庄轩还有些气喘,但神色却异常兴奋。
  盼着朝廷招安?那为何将周知府的人马斩杀殆尽?何滕蛟想起了几日前周二南所率的数百人的下场,心下的恨意未消。
  那实实的是个无心之错。大顺军见官军鬼鬼祟祟且人马不少,疑是前去偷袭,故而形成误会。现大顺军愿奉上白银万两进行安抚。庄轩见何滕蛟话语里透着怒气,急切地进行解释。
  那流贼的打算,汝又如何知晓?何腾蛟对庄轩左一个大顺军右一个大顺军的叫着,心里已是十分不悦,但由于皇上的旨意已定,也不便在众人面前流露出自己的情绪,此番听得流贼愿意赔偿周二南等,倒是感到有些意外。
  禀督师大人,家父日前与进驻湘阴的大顺军首领郝摇旗和刘体纯曾晤面一谈,相言甚欢,故对他等的想法和作为有所知晓。庄轩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封书信,双手奉至何腾蛟的面前道,家父亦有书信致督师大人。
  何腾蛟对庄嵿则不仅仅是知晓,还相交甚厚。庄嵿在南海琼州为官时,就廉声四播,深得民众爱戴;辞官归里后,又广做善事。故在长沙湘阴一带,提起老进士庄嵿,庄百纳,那是鲜有人不知其名。何腾蛟自来到长沙督师,庄嵿又拿出白银万两助饷,自此何腾蛟成为庄嵿府上的常客,因为何腾蛟在长沙督师,还真少不了如庄嵿这般名望人士的襄助。
  何腾蛟接过书信,从中抽出纸笺,只见上面写道:
  
  湘阴草民庄嵿拜于大明督师何:

  大明多舛,先皇蒙尘,百姓尚留一息,河山只存半壁。今新皇初登大宝,百废待兴,然要务乃是力阻清虏南下。
  现闯逆自成余部郝摇旗、刘体纯,已有弃暗投明之想,但虑何督师不纳耳。草民对之曰:何督师总揽英雄,思贤若渴,前往投效,定会不吝封赏。
  后汉之时,黄巾作乱,亦如闯逆自成也!然周仓在张角兄弟死后,被关圣帝君纳在左右,死忠死义,留芳青史。草民还望督师能效前贤,为匡扶大明立下不世之功。
  大明隆武元年丙戌月丁未日
  
  何腾蛟看罢书信,觉得庄嵿说得还在道理。想着皇上的严旨,还有王世敏的冷笑,何腾蛟想着,眼下之际,可不能得罪了各方菩萨,于是和颜悦色地对庄轩说道:
  汝可回去禀告庄大人,皇上已颁下圣旨,也是着本督师对流贼进行招抚。本督师明日即派使者前往湘阴,还请公子转告,让庄大人放下心来就是。此时的何腾蛟想着的是以后如何与这些个流贼相处的事了。
  
  朱聿键这几天可是心情大好。数日前从长沙传来的邸报称,流贼郝摇旗和刘体纯已经就抚,正等着自己颁旨进行封赏;而今日一大早,又从湖北巡抚堵胤锡处传来奏报,李自成侄儿李过和妻弟高一功及所率的三十万大军也在澧州被堵胤锡招安。
  哈哈哈,何腾蛟和堵胤锡就是会办事,此番让朕平添了数十万人马。难怪今晨朕见着数只喜鹊在树上欢跳不止,想不到是好事连连啊!背着手游走在御花园的朱聿键见王世敏等几个太监没有跟上,于是停下了脚步。
  皇上洪福齐天。老奴这几日也是左眼皮子老是跳个不停,想不到会应在这一连串的喜事上面。王世敏见朱聿键停下,连忙趋步上前赶着好话说。
  老奴听信使说,那李自成的侄儿李过绰号一只虎,很是有些了得。这次到达澧州地面时,曾下书堵胤锡,要和我朝会猎于湖广。王世敏见朱聿键听到此言在倒吸着冷气,于是接着说道,就在众人惶恐不安之时,这堵大人却说:国家新造,势不能剿,而应招抚。事成乃吾国家之福,不成即吾毕命之日。那堵胤锡他还真是玩命,竟然自告奋勇,单骑前往李过大营。那李过虽是放了堵大人入营,却暗中埋伏下刀斧手侍候,一言不合就会取了堵大人的性命。
  看来堵胤锡真是不负朕望!听到这里,朱聿键也不仅由衷地发出了赞叹。
  皇上说的是。堵大人在李过营中,对着众人,慷慨激昂,申明大义,只把那班流贼都给说哭了,李过等贼首也是嚎啕大哭,纷纷表示愿为皇上效劳。然后摆下酒宴,要为堵大人压惊。
  这酒堵爱卿应该喝!朱聿键此话脱口而出。
  皇上圣明。老奴若是堵大人,也会在那儿豪饮几杯,以示皇上对他们的恩宠。可堵大人圭璋特达,此事上却想着别茬,他哭泣着对李过说:两京还未恢复,百姓十分困苦,胤锡身为人臣,岂敢在此宴乐?此话一说,李过等无不拜服,连李自成的老婆高氏也告诫李过要忠于皇上,不要对不起堵大人的一片心意。老奴恭喜皇上,贺喜皇上,贺喜皇上得一忠良大臣和数十万雄兵!
  若是朕的大臣都如堵爱卿这般有识忠心,何患东虏不灭!朱聿键这次确实是被大大地感动了,不由望着天际叹道。
  着即传黄道周觐见,朕要传旨何腾蛟和堵胤锡,拜何腾蛟为东阁大学士兼兵部尚书,封定兴伯,仍督师。堵胤锡加封兵部右侍郎兼右佥都御史,总制其军。封李过婶娘高氏为贞义夫人,李过、高一功、郝摇旗、刘体纯皆封列侯。朱聿键高兴劲上来,自然是不吝赏赐。
  老奴这就叫人去传黄道周。不过,依老奴看,皇上给这些个人封官进爵,自然是他们的荣耀,若是皇上能给他等赐名赐姓,那更是莫大的恩宠,到那旮儿,他们还不是使着劲儿地报效皇上。王世敏这话倒不是只是为了讨皇上欢心,他是在提醒朱聿键,要想笼络住那班流贼,还得再下点功夫。
  你这个主意着实不错!朱聿键略一思索,感觉王世敏的建议很有些道理,郝摇旗这个名字俗不可耐,朕就给他赐名永忠;李过,这个字也是不好,朕就赐名赤心。李赤心所统大军,朕就赐名忠贞营。你看如何?朱聿键所有的想法就是要这班归顺过来的大顺军要忠于自己。
  皇上给赐的名真个是寓意不凡,今后他们顶着这个儿名头,还不是乖乖地为着皇上办事?老奴这就去传旨。王世敏说完此话,将手中拂尘一挥,带着两个小太监离开了御花园。

 
  阅读(69) | 评论(0) | 字数(4599) | 收藏数(0)  
  前一篇: (长篇历史小说)只有青山不改【连载】第二十二章  
 
  评论 [发评论]
 
 
  发评论
 
 
登录名: 密码: 找回密码  注册
匿名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锐网的观点或立场。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新锐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
网站专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