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笔似青锋 >>(长篇历史小说)只有青山不改【连载】第二十章 笔似青锋首页博文登入

  我的资料
笔似青锋
书房访问:  2174
关注人气:  0

  笔似青锋 -- 个人信息
  昵称: 笔似青锋
  实名:
  简介: 这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Q Q :
  Mail: luxingyuan007@163.com

  相关博文
 
(长篇历史小说)只...
 
 
(长篇历史小说)只...
 
 
(长篇历史小说)只...
 
 
(长篇历史小说)只...
 
 
(长篇历史小说)只...
 
 
(长篇历史小说)只...
 
 
(长篇历史小说)只...
 
  更多>>  

  笔似青锋 的博友

  博主推荐的博文
   • (长篇历史小说)只...  
   • (长篇历史小说)只...  
   • (长篇历史小说)只...  
   • (长篇历史小说)只...  
   • (长篇历史小说)只...  
  全部推荐博文>>
如何获得更多推荐?
  正文
    (长篇历史小说)只有青山不改【连载】第二十章  ( 2021-07-21 14:26:01 )  
 



  侯峒曾得知劫营的乡兵在月湖浜大败的音讯后,即感到嘉定城已是难保。
“能多守一天就多守一天吧。”望着漫天的的星斗,侯峒曾并没有奢望会有奇迹出现,他做的所有只不过是尽人事而已。

  得胜的清军已将嘉定围得如同铁桶一般,红夷大炮的轰击较前也更为猛烈,城中的百姓每日都在惊惶不安中度过,他们不知道自己还能够活上几天。
  父亲大人,吴志葵的兵马自受挫后,已不敢和清军正面交锋,只是在外围进行些许骚扰,看来援军是无指望了。侯玄洁见站在城楼上的父亲紧锁双眉,原不敢上前打扰,但派去联络的信使回报说吴志葵不肯出兵救援嘉定的消息又不能不报。
  哼!为父料定他等畏敌如虎。侯峒曾随即喃喃道,若我等在月湖浜击败清军,吴志葵尚有可能出兵,而今则避之犹恐不及。
  一旁的张锡眉见侯峒曾情绪沮丧,忙从旁安慰道:
  侯首领不必太过担忧。现城中粮草火药充足,能战之人数万,坚守月余应不是问题,届时福建的唐王大军起动,清军必撤围而去。实际上张锡眉自己也不相信福建的明军会前来解围。
  正说之间,突然闻得一阵骚动声自城下清军营寨中发出,侯峒曾和城上的人马往那个方向看去,只见夜色中舞动着无数火把,喊杀声和兵器的撞击声响成一片,片刻之间,一支人马冲到城下大喊道:快开城门,我等是太仓义军。
  张锡眉一听,心中大喜,急忙对侯峒曾道:
  看来是有义军前来救援,这下好了!随即就令打开城门。
  且慢!侯峒曾喝止了张锡眉的举动,随即叫人集聚过来数十个灯笼火把照向城下。只见浦嶂骑在马上向着城上高叫。
  来的正是太仓乡勇。张锡眉不知侯峒曾为何不开城门。
  清军将城池围得密实,一班乡勇如何能轻易杀到城下,难道你不觉得蹊跷?侯峒曾仍在细细查看城下的情形。
  那如何能够判明他等是否赚城?
  呵呵,侯某自有办法!侯峒曾随即对着城下的浦嶂喊道,浦头领听着,非是侯某与你为难,实是事关重大。你可令手下摘去帽巾,如无剃发蓄辫之人,侯某即刻放你等进城。
  城下浦嶂听得此话,一时语塞,队中一人随即招手,带着人马退后了三十余丈,然后对着城上大叫道:
  城上人等听着,我乃李大帅帐前大将徐元吉,今奉大帅将令前来赚城,不想被尔等识破。现给尔等一夜之期,若明日还不开城纳降,大军破城之际,就是尔等玉石俱焚之时!
  忘祖背义的奴才,你可转告你家主子,我嘉定士民万众齐心已成金城汤池。若你等还识得时务,就滚出嘉定地面,免得亡命于此也!侯峒曾一时激愤,也对着城下大声地喊道。
  你他娘的才是不识时务!徐元吉小声地嘟噜了一句,一挥手,带着人马悻悻地离开了城下。
  见着远去的清军,张锡眉已是汗湿透体,面色煞白,心想着若不是侯峒曾在此并识破清军诡计,此时嘉定的百姓已遭灭顶。于是还有些哆嗦地问侯峒曾:
  侯首领如何想到让其摘掉帽巾这样的好计?
  浦嶂能带着人马杀到城下已是可疑。若是赚城,其中必混有大批清军,那清军皆拖着鼠尾长辫,头顶光秃,被脱去帽盖,岂能遮掩过去?哈哈哈。侯峒曾此时虽然高兴,但他的内心里却充满了对未来的担忧。
  
  侯峒曾的担忧很快就变成了现实。顺治二年七月初四天亮不久,嘉定的南面城墙在集中于此的十多尊红夷大炮连日猛烈轰击下,被撕开了一个十余丈的豁口。虽然守城的士民拼死抢堵和抵抗,但还是被杨季贤带领的清军突破。
  杨季贤的人马突入城中后,立刻兵分两路杀向东门和南门,乡兵和守城士民虽顽强抵抗,但无奈经过连日劳顿和没有什么训练,很快就被清军杀败。
  杨季贤正催促人马急进,突然前面杀声震天,正在诧异之际,小校来报,说是前面瓮城的守卫士民在一个头领的带领下死战不退,已杀死了许多想要抢占城门的兵将。
  待老子亲自会会这个贼子!杨季贤随即下马提刀,率着一班亲兵直冲到前面,只见一位义师头领舞着长枪,左挑右刺,数十个清军围着他拼杀,但并不占上风。
  吃你爷爷一刀!杨季贤大喝一声,将手中大刀抡着飞快,抢步上前,照头就砍,那头领也不慌乱,双手将抢一举,隔住了头顶上的大刀,然后快速抽回长枪,照着杨季贤的心窝刺来,杨季贤赶紧闪身避过:
  他娘的,这孙子还有些手段!杨季贤在心底暗念道,随即抖擞精神,奋力和那人大战起来。
  那头领正是张锡眉。张锡眉虽是武艺娴熟,但在杨季贤和十多个清军的围战下,渐渐地感觉到力不能济,正在心下含糊之际,杨季贤的刀锋已到,顿时身首分离,倒于尘埃之中。
  随着东南二门的打开,徐元吉和牛凤梧率着大队清军蜂拥入城,他们见人就砍,一时间街边巷里到处都是倒下的尸骸。此时侯峒曾正在东门的城楼上,其子侯玄演和侯玄洁见城墙两边尽是清军,城墙上的守城乡兵在内外清军的攻击下不断倒地,急忙对着父亲呼道:
  现今事已危殆,速请父亲随孩儿杀出重围!边呼边要去拉拽侯峒曾。
  侯峒曾奋力挣脱侯玄演,厉声说道:
  为父今日殉国乃天意也!汝等速速杀出嘉定,代为父孝奉祖母,尔等若不即去,为父这就跳下城墙,死在尔等面前!
  侯玄演和侯玄洁见父亲如此这般,只得率着残兵,拼着死命向城下杀去,但刚到城下,即被大股清军围住,可怜侯氏兄弟和一班乡兵全都死于非命。
  看得自己的两个儿子就在数十丈外倒地殉命,侯峒曾心如刀绞地大叫道:
  苍天无眼!我侯峒曾有死而已,奈何枉送一城百姓性命!说罢,翻过箭垛,纵身从城墙上跳下。
  镇守西门的黄淳耀和黄渊耀见清军从城内向着这边如潮杀来,知道大势已去,连忙跃马向西林庵而去。两人来到庵前下马,黄淳耀见法师无等和一班僧人仍在大殿内事佛,乃入殿疾呼道:
  清军即刻就到,请方丈带着众人速速离开,我等兄弟在此与各位辞别了!说罢找来纸笔,就在佛前香案上疾书:
  遗臣黄淳耀于弘光元年七月初四日自裁于西城僧舍。呜呼!进不能宣力皇朝,退不能洁身自隐。读书寡益,学道无成。耿耿不灭,此心而已!异日寇氛复靖,中华士庶再见天日,论其世者,当知予心。
  待写完时,见黄渊耀已自缢于梁上,遂结带于梁,也上吊于其弟身边。
  驻守在嘉定城内的义师其他首领朱长、马元调、龚用元、龚用广等,或被杀,或自刎,或投水,皆在城破之时罹难。
  接近晌午时分,嘉定城内各处的义军已被各路清军肃清,只剩下惊恐万状的老幼妇孺。那李成栋进得城来,就直奔县衙大堂坐下,同时下令屠城。
  李成栋的部下接到屠城令后,顿时蜂拥而出,到处乱窜,逢人就杀,见财就抢,若遇见姿色不错的妇人就掳去奸淫。一时间,整个嘉定城内到处尸身狼藉,血流成河。
  那孟文全见满城百姓遭此涂炭,心下十分不忍,急忙策马来到县衙。刚要进门,就被牛凤梧拦住,牛凤梧对着孟文全拱手道:
  大帅晓得先生要来,令俺在此拦住先生。若先生进去,俺老牛会被大帅砍了脑壳,还望先生体谅则个。说着走上前来,拍了拍孟文全的肩膀,小声道,你可找元胤,那小子正在南门,可千万不要说是俺老牛的主意。
  待孟文全找到元胤时,见元胤正率着熊庆和熊喜在那里制止着兵士们的屠戮和掠抢,虽是起了些作用,但一些兵士们在离开了他们的视线后,又开始了暴行。
  我想见你父帅,可你父帅不肯见我。孟某实在不忍看见百姓惨状!孟文全拉着元胤的手说道,你可向你父帅传话,若是不能即刻停止杀戮百姓,孟某当挂冠而去!
  孟叔千万不要错怪了父帅。元胤说着,挥手让熊庆和熊喜等一班亲兵退到了一边,小声对孟文全说道,父帅原想破城之后,将侯峒曾、黄淳耀几个贼首问斩之后就出榜安民。因为父帅认为,即便是二叔的死,也只是几个首恶之为。无奈昨日博洛贝勒令到,令父帅在城破后行扬州之事,否则军法从事。父帅只得下令屠城,同时令元胤暗中制止,能救多少是多少。
  唉!孟某这点确是不知。孟文全知道,嘉定的百姓是在劫难逃了。
  孟叔万不可将此事说与他人。父帅曾叮嘱小侄:此事只能让孟叔知晓,其他将领,即使是牛凤梧和陈甲也不能告知,他们若是酒后乱性,就会惹出天大事端。
  想不到大帅竟是如此苦心!此时孟文全觉得倒是自己有些唐突了。
  
  嘉定城被攻下数日后,清廷就传下圣旨,将李成栋擢升为江南提督以示嘉许,其他有功将领也各有升迁和封赏,一时之间,李成栋的大营内,到处是喝酒庆贺的将士。
  那牛凤梧因为升为署理总兵官,也被一班部下拉去喝酒。酒肉正酣之际,突然有小校来报,说是驻防嘉定城内的姚成所率的人马被一股明军偷袭,死伤多人,李成栋为此非常震怒,令牛凤梧速速带队前往城内剿灭这股明军。
  他娘的,竟敢坏了老子的兴致!牛凤梧闻得李成栋的将令,也不敢有丝毫怠慢,骂骂咧咧地将酒碗一推,站起身来,朝着瞪着眼睛发愣的那些部下吼道,还不跟老子滚起个毬,快给老子点起人马,杀往嘉定!若是因尔等耽误造成姚成有失,老子定然砍下你等的脑袋!
  
  当牛凤梧带着两千兵马杀到城下时,已见姚成和浦嶂、浦乔带着残兵迎了上来。牛凤梧见浦嶂的官服的一只袖子被撕断,顶戴也不知去向,头皮和额头上满是血迹,完全是一副狼狈相,不觉感到有些好笑:
  浦大人如何落得像个掉毛鸡似得?想是尔的子民不待见你这位父母官吧?眼前的浦嶂哪还像个八品的署理知县,简直就像个乞丐。牛凤梧眼里露出一丝不屑和取笑的神情。
  牛将军说得极是,下官实实是被一班刁民所算计。浦嶂边逢迎着牛凤梧的话头,边胆战心惊地回想着那使自己几乎丧命的一刻:
  原来在李成栋攻下嘉定后,为施行剃发令。于是就令浦嶂、浦乔和一班降清的地方绅士组织一些士民到嘉定城内来剃发以造成归顺的声势。浦嶂和浦乔兄弟不敢不遵,连忙在太仓等地用威逼利诱等手段,组织了两三千的乡民来到城内,在姚成所部的清军监视下进行剃发。剃发开始后,又有些其他地方的乡民陆续来到城内要求剃发,浦嶂见状心下暗喜,想着一旦这四里八乡的士民都剃发归顺大清,自己也就有了邀功请赏的资本,说不定朝廷就会将自己的署理知县升为七品县太爷。但他哪里料到,这些后续进城的乡民多半是嘉定义师的余部和明军,他们在外岗镇的乡兵头目朱瑛带领下,进城就为诛杀浦嶂等降清的人士和驻守城内的清军。
  在县衙的大门外,百多个剃头的挑子一字排开,姚成带来的剃头匠正忙乎着,眼见着前来剃头的人越来越多,为争先恐后人们发生了鼓噪,随后就是大打出手,十几个弹压的清军一时约束不住。听到外面的喧哗,浦嶂带着浦乔和一帮乡兵连忙出衙门查看,刚到门口,就见到朱瑛等迎上前来。
  哈哈,原来是朱员外,敢是奉着李大帅的将令前来剃头的吧?浦嶂和朱瑛原是熟人,且都在嘉定义师里一起共事过,此番见着,浦嶂向着朱瑛一拱手,在嘉定地面上,要想坐稳知县的位置,这些个大户人家是必须笼络的。
  哈哈,浦大人问得好!朱某确实是来剃头的。朱瑛也朝着浦嶂拱手,心里却在说道,待会定要剃下尔的狗头!
  识时务者为俊杰。现今大清幅员广袤,率众万亿,顺清即是顺天。时下嘉定各方士民踊跃前来剃发,前拥后挤,说明大清恩泽已在人心。浦某以后还要仰仗朱员外鼎力相协,治理好这一方地面。浦嶂俨然一副父母官的神调,有种居高临下的良好感觉。
  正在说谈之间,一些喧哗鼓噪的乡民几乎挤到了浦嶂等人的面前,几个浦嶂带来的太仓乡兵连忙上前阻止。正在推搡之时,猛听得朱瑛大喝一声:
  还不快快下手!
  那些快拥挤到浦嶂面前的众人听到此声断喝,立即纷纷抽出藏于身上的短刀和匕首等将身边的清军士兵和乡兵刺倒,夺下兵器向着浦嶂和浦乔杀来。那浦嶂见此情形,虽是魂飞魄散,却还是有着一丝清醒,于慌乱中抽出腰刀,仗着有些武艺,将几个快要冲到面前的义勇砍翻在地,随后在一帮乡兵的护卫下,退入县衙,而后穿过大堂,直奔后院,于急忙之间欲翻墙逃出。那浦乔身段灵活,先行跳墙而过,浦嶂翻至墙头,一义勇赶到,举枪刺向浦嶂咽喉,浦嶂将头一低,顿时觉得头皮一热,顶戴被刺飞至墙外,一股鲜血顺着头顶流了下来,浦嶂此时哪里还顾得了许多?转身就要跳下墙头,正在此时,又一义勇赶来,举起手中钉耙,照着浦嶂劈了过来,浦嶂将身一倾,向着墙外倒去,不料那钉耙将浦嶂的衣袖牢牢地钉在了墙上,浦嶂整个人被挂在了墙外,好在浦乔还在墙外等待,见此情形,连忙上前割断衣袖,合着几个逃出的手下急急地逃向城外。
  
  那朱瑛重新占领嘉定城后,立即在城内对剃发降清的士民大开杀戒,那些前往城内剃发的四周乡民,只要已经剃发,俱被朱瑛手下的明军和义勇斩首,还未来得及剃发的,也被驱赶着去修补城墙和搬运粮草辎重。因此,城内虽然有着近万人,却并不是同仇敌忾的一心一意。
  将近傍晚,牛凤梧率着手下向嘉定城发起了攻击,两门红夷大炮对着东门一轰,云梯一架,牛凤梧的兵士蜂拥着攀上城墙,在伤亡很小的情况下就迅速占领了东门。
  牛凤梧、姚成率领着清军冲进城后,立刻兵分几路杀向城中各处。浦嶂和浦乔带着乡兵和清军,几乎是见人就杀,唯独见到太仓的乡民才稍稍手下留情。那姚成也是穷凶极恶,凡是反抗的义勇和明军均被开膛破肚。一时之间,嘉定再次血流成河。

 
  阅读(79) | 评论(0) | 字数(5358) | 收藏数(0)  
  前一篇: (长篇历史小说)只有青山不改【连载】第十九章  
 
  评论 [发评论]
 
 
  发评论
 
 
登录名: 密码: 找回密码  注册
匿名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锐网的观点或立场。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新锐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
网站专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