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钟长荣 >>五常豆腐情滋味 钟长荣首页博文登入

  我的资料
钟长荣
书房访问:  19573
关注人气:  2

  钟长荣 -- 个人信息
  昵称: 钟长荣
  实名: 钟长荣
  简介: 1948年12月出生,黑龙江省五常市胜利乡下知青,五常高级中学高级教师,退休后潜心专研文学创作,喜爱...
  Q Q : 2867812378
  Mail: 310868464@qq.com

  相关博文
 
大雪茫茫漫五常
 
 
温点长树大 根深是...
 
 
五常豆腐情滋味
 
 
锦上添花与雪中送炭
 
 
新春畅想
 
 
畏罪祈祷
 
 
二号令
 
  更多>>  

  钟长荣 的博友
 
艾谁谁
关注人气:1
 
 
王卓一
关注人气:1
 

  博主推荐的博文
   • 聪明的拾荒者  
   • 茅舍酒家(剧本)  
  全部推荐博文>>
如何获得更多推荐?
  正文
    五常豆腐情滋味  ( 2017-02-09 08:26:19 )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已经退休了,还要风尘仆仆,远涉江湖,汇入这人声鼎沸的大城市,又是穷酸的“臭老九”,相逢一宴,不免感慨万千,吟起白居易的诗句来,顿时觉得满腔的惆怅找到了释放口。每当吟起此句,无论是教文科的,还是教理科的,都会异口同声,“心有戚戚焉”,有的人还会借着酒劲掉下几滴泪来,一时宴会的气氛显得沉闷起来。
  然而,当谈起家乡的特色来,人们都眉飞色舞的争着演讲起来。因为是宴会,又有“民以食为天”的名言,男女老少的一群,都以吃的美食为中心,令与会者垂涎三尺,豪情大涨,宴会的气氛顿时热烈起来。北京的烤鸭,天津的狗不理包子,哈尔滨的特号面包(大裂耙),大连的红樱桃,青岛的国光苹果,阿城的大蒜,榆树的小米······人们争先恐后,谈论热火朝天。
  轮到了我,不待我说,就有人抢先说道:“你不用说,五常大米,享誉全国。”更有人立即接着附和说:“钟先生,麻烦你给我整两袋,过年我好送礼,那是上等的礼品!”我开玩笑说:“整大米给你的娇妻爱子吃,我会不遗余力,要是拿他送给贪官污吏,我一粒无有,损不足以奉有余的事我不干。”立即引起一场哄堂大笑。大笑过后,他还是穷追不舍:“说正经的,你一定给我整两袋,多少钱都行!”“一言为定,放假我就给你办,上等的真正的五常大米,你有个数就行!”借着酒力,我满口答应。
  然而,恰在此时,有人却将话题转移到大米好吃的原因上来,崔先生笑眯眯地问我:“全国生产大米地方多得很,为什么无常的大米独占鳌头?”我不加思索地回答:“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却有人反驳说:“那江南的条件不比你塞北的五常好吗?”我一时语塞,因为我实在没有注意到江南与塞北的各方面的对比,但我必须说出五常独有的特色来,以使他们心服口服。“人又有好名,大气必成;地有好名,五谷丰登;五常其名,大有讲头,仁义礼智信,孔孟精神的故乡,这是根本的根本,何处可比?”我自豪地说。
  这又激起了一位伶牙俐齿的中年女教师的有机可乘:“钟先生,按照你的说法,五常应该什么都出名,为什么只有大米出名?还是水土问题!”她的提问正好撞在我的枪口上了,我笑着说:“你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五常几百年来,未发生过一次较大的自然灾害,这难道不是天意吗?而且,五常的特产,不仅是大米,黄豆也是独一无二,更有黄豆做出的豆腐,保准让你们三月不喜肉味!”这一句,竟然引起了大家的放声大笑,一位先生喷着酒气笑着说:“我们只听说五常大米人们疯抢,没听说五常豆腐非买不可,且豆腐豆腐,全国都有,不足为奇。”“这很简单,豆制食品,容易腐败,运到这里,臭气熏天,你能吃吗?”我对答如流。“真是伶牙俐齿,不愧是教语文的!”又一位先生竖起了大拇指。
  三言两语,我就占据了宴会讲坛的制高点,于是,我便趁热打铁,兴奋地告知于众人:“五常豆腐,天下第一,如果不信,随我前去,定让你撑破肚皮!”接着,我把五常人做豆腐的过程说的有条有理,把五常人吃豆腐的情景说得津津有味,更把五常人与豆腐的故事说的活灵活现。
  五常的豆腐大体分为三种:大豆腐、干豆腐、小豆腐;另有豆浆、豆腐脑,五常人习惯上不把他们作为豆腐的正规军。              大豆腐白柔鲜嫩,水灵灵的,可做汤,可煎炒,可做麻辣豆腐,   可蘸香酱吃,还可冷冻成冻豆腐。聪名而幽默的五常人,将大豆腐与萝卜做成的汤叫做“顺气汤”。此种“顺气汤”做工简单,只需将萝卜切成片状或条状,与切成小块的豆腐相煮少许,待开锅后加上些作料,即可食用,切记:吃时必须加上一些香菜碎末。这种“顺气汤”一般适于阴冷天食用,管保让人吃得满头大汗,满腹舒服。干豆腐肉肉头头,可做多种多样的炒菜和凉菜,然而,最省力、最实惠、最有趣味的却是干豆腐卷大葱。将黄得爽目的干豆腐整张平铺于桌上,摆上几棵鲜嫩的大葱,撒上点儿家乡的香酱,紧紧卷上,然后,一边慢慢咀嚼,一边细细品味,此时,即便是不会喝酒的人,也想就着几口高度数白酒才感到心满意足。
  自我懂事起,我的生活就与“豆腐”二字结下了不解之缘。小的时候,我家很穷,十口之家,靠父亲做工维持,可想而知。那时,我在姥姥家的时候很多,姥姥家人口少,只有祖孙二人,相依为命,是“五保户”,比我家还穷,用“家徒四壁”来形容,真是再准确不过了。然而,在一个时间里,豆腐还是可以吃到的。姥姥挂在嘴边的话是:“富人吃驴肉,穷人吃豆腐”。而我却感到吃豆腐乃是人生之一大乐趣。每当小脚姥姥摇摇晃晃将热气腾腾的一碗豆腐汤端上来时,我就会乐得在炕上乱蹦,姥姥会唠叨道:“真是穷人家的孩子,别把炕蹦塌了!”当时,我只注意碗里的豆腐,没有注意姥姥的表情;现在回忆起来,姥姥说这话的时候肯定是很难受的,“少年不知愁滋味”真有道理啊!
  豆腐的故事,从古传到今,大都与穷人联系到一起,记得有一部叫《白毛女》的电影,其中有这样的描述:漫天风雪中的佃户杨白劳躲账七天回到家,卖豆腐赚下几个钱,给宝贝女儿买了二尺红头绳,女儿依偎在老父怀中,老父流着眼泪给女儿扎起了红头绳。每当我回忆起这个场景,心里就有一种感情的冲动,总是想挥笔写点东西。“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社会实际却如此地与豆腐巧妙地联系在一起,我就自然地想起姥姥的一句话:“富人吃驴肉,穷人吃豆腐”;但我还是认为:姥姥的这句话说得很明白,也很深刻,但不是很周严,如果我来归纳,我会如此说:穷人做豆腐,穷人卖豆腐,穷人吃豆腐,豆腐把穷人来拯救。
  三年灾害年代,连年减产的大豆不知都运到了何处,平时吃豆腐是不可能的了。要想吃豆腐,必须捱到过年时节。于是,人们就热切地盼望过年。然而,当时的豆腐是按人口凭票供应的,又只限于大豆腐,我们家得到的必然要多些。记得有一年,临近除夕的一天凌晨,我奉父亲之命,披着月光,怀揣豆腐票,手端洋铁盆,来到离我家不远的国营豆腐坊。我自认为起的很早,到了那里,却看到了拐了好几个弯的长长的队伍,心里顿觉发冷。正在我踌躇不定之时,朦胧的月光下见有人向我招手。我定眼一看,原来是我的老师,她已经排到了队伍的前部。我来到她面前,她趴在我的耳旁悄声说:“你就站在我的前面。”我刚刚站在她的前面,就听到离我不远的后面的一个大汉的吼声:“不许夹塞儿!”我吓得立即就要离开这里,老师一把拉住我的胳膊说:“你不用动,我到后面去!”没等我再说什么,他已经站到队伍后面去了。
  一直等了两个多小时,我才将十五块豆腐买到手。我欢喜地将要往回转时,抬头看见我的老师还在离我很远的队伍里排着,心里很不好受。我来到她身边,想说什么,又不知说什么好。老师看出了我的心思,抚摸着我的肩膀微笑着说:“快回去吧!家里的人都在等着你。”我刚要迈步,忽听得柜台里发出了一声粗野的吼叫:“豆腐没了,改日再来!”我愈加不安,眼巴巴地望着慈祥的老师,老师却仍然微笑着安慰我:“没关系,明天我再来!”
  我将这十五块豆腐端到家,父母却因给姥姥送豆腐的事情发生了争执,父亲主张,豆腐冻了之后再送去,因为好拿;母亲坚持这就送去,因为姥姥乐于吃新鲜的;我自然支持母亲。于是,母亲将五块豆腐装入他平时打零工用的猪腰子饭盒里,外面又用厚布包了两层。我拿起装着五块豆腐的饭盒高高兴兴地朝离我家三里地的姥姥家奔去。
  正在我满怀的喜悦的心情朝姥姥家奔去的时候,不知从何处猛然地窜出来一条大黄狗,冲我狂叫起来。我吓了一跳,撒腿就跑。哪里想到,狗比我跑得快多了,竟然扑到了我身旁。恰在此时,一块大石头将我绊了个嘴啃泥,饭盒里的豆腐全都抛在了土地上。饥饿的黄狗立即放弃了对我的追咬,狼吞虎咽地吃起地上的豆腐。我愤怒已极,搬起那块石头,狠命地向它砸去,那只狗嗷嗷叫唤地逃跑了。我看到地上残留的豆腐碎块,禁不住地哭了起来,我如何向亲人们交代呢?
  又过了几年,饥荒的年头已经过去,姥姥已经疾病缠身。在姥姥弥留之际,母亲趴在姥姥的耳边,大声呼喊,询问她想吃什么的时刻,姥姥吃力地告诉母亲:“豆腐,豆腐!”表哥拿起饭盆,撒腿就往生产队豆腐坊跑,待他端着热乎乎的几块豆腐跑回来的时候,姥姥已经咽了气。
  当姥姥被埋葬了之后,帮忙的人们却在一起吃了一顿豆腐。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表哥家陷入了困境,他的妻子因患心
  脏病无钱可治,岌岌可危。一心想给妻子治病的表哥突然灵感袭来,想起了做豆腐挣钱的办法。说干就干,他很快地将做豆腐的工艺流程学会了,自己拉磨,自己操作,十几天下来,他已经领着两个孩子,推着手推车,在附近的几个村子卖起了大豆腐。
  每当听到他的叫卖声的时候,就有人端着盆盘,朝他走来。然而,给现钱的不多,赊账的却不少。他的妻子反覆地告诫他:赊账容易要账难,要不上来怎么办?他却瞪着牛眼珠子自信地说:“赊账的全是认识人,记得明明白白,谁能不给?别把别人想得那么坏!”
  然而,到了年关,他手持账本去要账,非但没要回几个钱,还与人发生了争执,以至于被人打破了脑袋。妻子一见他头上包着的药布,心脏病立即发作,很快地走向了另一个世界。
  失去妻子的的表哥从此放弃了做豆腐的念头,连吃豆腐的兴趣也没有了。不久,他就得了脑血栓。因无钱医治,也很快地走向了没有豆腐的世界。在送他入土之后,大家又在一起吃了一顿大豆腐。
  如今,五常的豆腐如同五常的大米一样,满街都是。几小时的一个早市,一份挨一份的豆腐摊,没有一份卖不了的,可以见出,五常人对豆腐的喜欢程度了。五常豆腐便宜到什么程度,外地人大概想象不到,两块钱的大豆腐或干豆腐,一家三口人一顿是吃不了的。
  每到新春佳节,豆腐就供不应求了,抢豆腐的风潮涌动起来,特别是干豆腐。过年期间,家家都想吃点新鲜的,尤其是年三十那顿晚饭。怎么办?妻子继承了母亲先前的做法,提前十天就把钱交到一家豆腐店,请求允许三十早晨来取他给留着的新鲜干豆腐。因而,多年来,我家绝没有年三十吃不到新鲜干豆腐的尴尬。
  在哈市工作的大哥,前几年回来探望母亲,临回去时,都必须到市场买几斤干豆腐带回去。我笑他迂腐,五常的好东西多得很,却只买几斤干豆腐,岂不叫人笑话!哥哥却得意洋洋地说:“别人想吃五常豆腐还吃不到呢!”
  这几年,人们的生活改善了不少,各种家庭宴会、同学聚会、大型宴会多了起来,菜肴的品种也空前丰富起来;但无论什么类型的宴会都离不开豆腐的参与。每当此时,我都会想起姥姥经常叨念的话:“富人吃驴肉,穷人吃豆腐”,心里总有一种难以言状的翻动。
  五常豆腐的故事似乎讲完了,与会的朋友们没听够,但谁又能永远地讲下去呢?“到五常,一定饱饱吃吃五常的豆腐!“人们异口同声。
 
  阅读(563) | 评论(0) | 字数(4297) | 收藏数(0)  
  前一篇: 锦上添花与雪中送炭  
 
  评论 [发评论]
 
 
  发评论
 
 
登录名: 密码: 找回密码  注册
匿名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锐网的观点或立场。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新锐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
网站专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