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钟长荣 >>当场判决 钟长荣首页博文登入

  我的资料
钟长荣
书房访问:  18465
关注人气:  2

  钟长荣 -- 个人信息
  昵称: 钟长荣
  实名: 钟长荣
  简介: 1948年12月出生,黑龙江省五常市胜利乡下知青,五常高级中学高级教师,退休后潜心专研文学创作,喜爱...
  Q Q : 2867812378
  Mail: 310868464@qq.com

  相关博文
 
大雪茫茫漫五常
 
 
温点长树大 根深是...
 
 
五常豆腐情滋味
 
 
锦上添花与雪中送炭
 
 
新春畅想
 
 
畏罪祈祷
 
 
二号令
 
  更多>>  

  钟长荣 的博友
 
艾谁谁
关注人气:1
 
 
王卓一
关注人气:1
 

  博主推荐的博文
   • 聪明的拾荒者  
   • 茅舍酒家(剧本)  
  全部推荐博文>>
如何获得更多推荐?
  正文
    当场判决  ( 2016-12-12 15:41:32 )  
 

故事发生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某县城的一座摇摇欲坠的四间大瓦房在一个月明星稀的秋天的夜晚倒塌了,住在里面的一位八十多岁的老将军被活活地压死了。这,立即引起了人们的议论。

紧接着,一位年轻的大学生被捕了。传说他在事发的当天下午经过这座房子时,特意来到房屋前,趴在玻璃窗上仔仔细细往屋里瞧,然后,又神色慌张地对屋里正在酣睡的老人喊话:“房子就要倒了,赶快出来吧!”

然而,屋里没有回声,倒是邻居的一位中年妇女很知趣,她好心地对这位大学生说:“没用的,你不要喊了!”大学生只好悻悻地走了,一边走,一边回头望那座即将倒塌的大瓦房。

根据证人提供的证言,公安局将这位大学生抓了起来。

一位八十多岁的老将军被砸而死已经引起了不少的议论,这位二十多岁的大学生的被逮捕更涌起了一场轩然大波,人们先是议论纷纷,接着就是愤愤不平,继而便是大字报上街,抗议之声响彻全城。人们异口同声:那座房子本来就要倒塌了,与大学生喊话有何关系?如此望风扑影,不是视法律为儿戏吗?

据知情人讲:那座房子已多年失修,柱子、大柁、檩子、椽子、门窗,都已被蛀虫盗空。被砸而死的老将军不可动摇地坚守着“自己的房子不能倒塌”的信念,无论是谁提出拆房建议,都会遭到他的一顿臭骂:“我爷爷盖这座房子,花去了他一辈子的心血,我爹爹守护这座房子一辈子不动摇,你们想拆就拆,想毁就毁。不是败家子,又是什么?你们不要祖宗,我不能不要!我死也要死在这里!”

一顿杂七杂八的臭骂,使得他的子孙、亲戚朋友都不敢作声了。于是乎,他自得其乐地住了下去,他的儿孙们都撤了出来,房子的各个角落都成了老鼠、蛀虫的乐园。

被关在高墙内的大学生满腔愤怒,时而眼望窗外,发出长叹:“苍天啊,苍天!”

审讯开始了,主审官端坐在上,漂亮的女记录员坐在其旁,铺纸记录,两人完全是郑重其事的样子。

“老将军逝世的那天你到他的房前干什么去了?”主审官的大眼睛炯炯有神,在强灯光下闪闪发光。

“我经过那里,看到那房子歪歪斜斜,就要倒塌了,我就喊醒屋子的人,叫他出来。”大学生从容不迫。

“你怎么知道房子要倒塌?”主审官显得很有经验,很会钻空子。

大学生眯缝着眼睛,不耐其烦地回答:“其实,我刚才已经回答了你的这个问题,歪歪斜斜,破破烂烂,摇摇欲坠,哪有不倒的道理?”

“房子是什么时候倒塌的?”主审官步步紧逼,尽力搞得严丝合缝。

“什么时候倒塌的,我怎么会知道?”大学生显出很瞧他不起的神态。

“现在,有人怀疑是你把房子推倒的,你作何解释?”主审官突然单刀直入。

大学生听到这样的话,不禁笑出声来,反唇相讥道:“有人怀疑就可以乱抓人吗?那我还怀疑是你推倒的,你又作何解释?”

主审官先是一愣,接着忽地站起来,用带着白手套的右手指着大学生的鼻子大声喊叫:“放肆,是我审问你,还是你审问我?这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天下,不是你们臭老九的天下!你们这帮戴眼镜的臭老九,我见到你们就恶心,装什么装?文化大革命就是要制制你们这样的人,你知道吗?”

大学生越听越感到好笑,又笑呵呵地对气得够呛的主审官说:“我好像第一次听到你的这个说法,看来,你对我们这些戴眼镜的人很有成见,因而把我抓来了,以发泄你心中的怨恨,我说的对也不对?”

“不对,放肆,胡说八道!不是成见,而是远见;不是远见,而是真知灼见!赶快交代吧,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看来,说这个造反出身的主审官是白痴还为时过早,这“不是”、“而是”用的多恰当,而且连“真知灼见”、“敬酒不吃吃罚酒”这样的成语也能顺嘴说出。

然而,大学生反而认为他愚不可及,瞎说一起,他心里想:碰上这样的人,还有什么道理可讲?于是乎,他要以沉默来回答他了,让他自己在哪里耍猴吧!

主审官却认为大学生被他的一阵霹雳语给轰懵了,他正在沉默思过,心里的一扇窗户打开了。

然而,主审官等了好半天,又耐心地抽了一支烟,却不见对方有开口的意思,不但不开口,还用眯缝的眼睛斜视他,他突然醒悟到:这个臭老九根本没把我这个堂堂的大法官放在眼里,他的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挑战,他要竭尽全力地维护他这个主审官的尊严。想到此,他突然暴跳如雷,将眼前的审判台拍得震山响,把身边的女记录员吓了一大跳,以至于将手中的圆珠笔掉落在地上。

这活脱脱的表演令被审的大学生哭笑不得,长期压抑在胸的话终于脱口而出:“秀才遇大兵,有理说不清!”

他终于又开口了,主审官红色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可是,这一丝微笑很快被他突发的灵感所制止,他立即感到了这个“兵”字的要害,要害就在这里!那老将军不是大兵出身吗?这些年来,总有人反对革命的“三结合”,反军浪潮不就是这些戴眼镜的人煽动起来的吗?他终于露出了狐狸尾巴,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好猎手,他庆幸审问终于有了突破口,下边的事情就迎刃而解了,真是抓住主要矛盾,就像拔土豆秧似地把下边的土豆全带出来了!

据此,他毫不犹豫判断:此大学生怀着对军人的无比仇恨,趁着天黑,神不知,鬼不觉地将住着老将军的房子推倒了,而白天趴窗喊人的那一幕正是他欲干坏事的障眼法。于是,当场判决:有期徒刑十四年。

 
  阅读(430) | 评论(0) | 字数(2077) | 收藏数(0)  
  前一篇: 买皮鞋的张先生  
 
  评论 [发评论]
 
 
  发评论
 
 
登录名: 密码: 找回密码  注册
匿名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锐网的观点或立场。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新锐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
网站专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