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钟长荣 >>聪明的拾荒者 钟长荣首页博文登入

  我的资料
钟长荣
书房访问:  18467
关注人气:  2

  钟长荣 -- 个人信息
  昵称: 钟长荣
  实名: 钟长荣
  简介: 1948年12月出生,黑龙江省五常市胜利乡下知青,五常高级中学高级教师,退休后潜心专研文学创作,喜爱...
  Q Q : 2867812378
  Mail: 310868464@qq.com

  相关博文
 
大雪茫茫漫五常
 
 
温点长树大 根深是...
 
 
五常豆腐情滋味
 
 
锦上添花与雪中送炭
 
 
新春畅想
 
 
畏罪祈祷
 
 
二号令
 
  更多>>  

  钟长荣 的博友
 
艾谁谁
关注人气:1
 
 
王卓一
关注人气:1
 

  博主推荐的博文
   • 聪明的拾荒者  
   • 茅舍酒家(剧本)  
  全部推荐博文>>
如何获得更多推荐?
  正文
    聪明的拾荒者  ( 2016-07-03 07:48:49 )  
 

  以“仁、义、礼、智、信”而命名的五常是个鱼米之乡,这里物产丰富,物价偏低,很适合老百姓的修养生息;然而,暴富者有之,贫困者也不少。有街头乞讨者,有四处拾荒者,有站街求工者;自然也有大腹便便者,骄横跋扈者,浪荡游逛者。不同的阶层,不同的人群,不同的境况,汇成了一个生动活泼、千姿百态的社会生活。五花八门的人群中,我发现有一伙靠捡废品为生的队伍,而且这个队伍在逐步扩大。他们很辛苦,也很执著。他们从事的事业会令衣冠楚楚的官二代、富二代不屑一顾;我却认为他们有化腐朽为神奇的能力,是个值得尊敬的人群。他们不但能将街巷明处暗处的废物收拾殆尽,尤其能将垃圾箱里的废品挑选出来,换得崭新的人民币,其挣扎图存的能力可谓强矣!
  今年初春的一个下午,春寒料峭,但街巷已有流着融化的冰雪污水,我办完事,踱步回家。突然,街道旁的一个垃圾箱边有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我的眼帘,莫非真的是他?我摘下眼镜,用手卷拭擦了几下,又重新戴上,仔细观瞧,果然是他!他正在全神贯注地盯着垃圾箱,用一把大铁耙子,用尽心力地掏,然后,将获取的废品小心翼翼地装入一个浑身是泥垢的麻丝袋里。不一会功夫,麻丝袋已经装满了,他又将耙子伸进袋里用力捅了几下,这才放心地背起麻丝袋离开里垃圾箱。他猛一抬头,看见了我,吃惊地睁大了亮晶晶的小眼睛,咧嘴一笑说:“原来是老钟啊!教授先生,哪里去闲逛啊?”我觉得她的话里很有一种酸楚的意味,但我理解他,便急忙伸出右手与他握手,但他的右手还是紧紧地攥着麻丝袋口袋嘴,很难为情地拒绝我说:“我手上沾满了污泥,怕污染了教书先生的白手。”“哪来那么多废话,我们都是老百姓,而且是好朋友!”我不容他再说,将他肩头的袋子抢下来,紧紧地握住了他那满是污垢的右手,觉得她的手冰凉。
  他原来是化肥厂的工人,我在这个厂子做工时,一有空就找他说说话,这一规律性的行为坚持了八年之久。他是四川人,人们都叫他“小四川”,他的大名人们早已忘记。他,矮矮的个子,长得结结实实,活像个健壮的小牛犊。大饼子脸上喜怒哀乐的表情表露得真真切切,实实在在;细细的眼睛总是亮晶晶的;薄薄的嘴唇,说起话来吵吵嚷嚷,像是在吵架,他说着生硬的北方话,字音总是咬得特别重。他是机加车间的钳工,技术很过硬,说话很随意。我当时是合成车间的力工。从工种分工上看,钳工属八大工种之最,与我这样靠出卖劳动力糊口的力工来说,相差不小。当时,有的技工对我们这些力工似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态势,说话总是牛哄哄的。然而,他却不是这样,对任何人都很尊重。他极好辩论,对厂子、车间发生的不公正的事情,总爱发表几句自己的看法,对批斗工人的事情尤其不满,他说:批斗工人,让我发言,我一句都不会说,当官的用汽车往家拉东西没人管,工人拎了一根木棒却挨批斗,这是哪家的王法?我故意开玩笑说:“小四川,别拿你们四川的标准来衡量我们东北的习惯,一个地方有一个地方的做法。”小四川红着脸,喷着吐沫星子说:“全国一盘棋,你们东北可以搞独立王国吗?”其实,小四川说的没有错,我只是想使他继续辩论下去,我就乐于听他的“奇谈怪论”。
  恢复高考那年,他得知我要以“老三届”的身份参加高考,特意来我车间讽刺道:“大学生,你要脱离工人阶级队伍吗?你这不是背叛无产阶级吗?”我故意引他继续发表议论,说:“我要是你那个工种,我也不考大学,没办法啊!”他哈哈大笑大声说:“你可拉倒吧,你就是当上厂长,也会考大学的,我还不知道你?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不是你亲口对我说的吗?”他的记忆里可真强,也真会辩论,我故作恐惧地说:“你可别瞎说,我怎么能说那种反动的话?那是四川人干的!”引起了旁边工人师傅们会意的笑声。“你这个胆小鬼,如今说这样的话不但不反动,而且是真理了,你总算有出头之日了!”知我心者,小四川也。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我劝他同我一起参考,他摇了几下头说:“本人已经心灰意冷,断无登高想法;再说,我有两个孩子,一个老婆,个个张大嘴巴等着吃饭,我上大学自由自在,他们娘仨喝西北风吗?再说,我是老初三,高中的课程一点没学到,现学也不赶趟。”
  踏上北去的列车,到异地上学那天,小四川也来火车站送我。他握着我的手深情地说:“我少了一位强硬的辩友,苟富贵,勿相忘,当官发财那天别忘了我这个小四川!”列车开动了,他还随着缓缓前行的列车奔跑了十几步。
  斗转星移,岁月如流,转瞬之间,我们都已成了夕阳老人,站在我面前的这位拾荒者竟然是当年激情四射、口似悬河的辩论大王。我们都无限感慨,千言万语,涌上心头。谈及他如今的境况,他显得有些无可奈何,告诉我:化肥厂在竞争中倒闭了,我们自然也就无业可就了。先前,还能凭自己的手艺干点私活,如今老了,没人用了,只好自己想办法了,自己梦自己圆吧!我问:“你的退休金不够老两口花吗?”他遗憾地说:“我的退休金只两千块钱,老伴又常年有病,我只好发挥我的强项,不怕脏,脸皮厚,加入了拾荒者的行列。”我劝慰道:“这不是脸皮厚,靠自己劳动挣钱是光荣的,比那些贪官污吏干净得多。”我又好奇地问:“你捡废品平均每个月能收入多少?”他即刻回答说:“七八百块吧!”“那么多?”我没有料到。他显出了自豪的神情说:“我在这个队伍里收入是最高的。”于是,他又将拾荒的经验向我一一道来,他说:早、午、晚我都出来一次,有时到商店、饭店门口,捡纸箱瓶子之类,有时到工地,检点破铜烂铁;但多数是与垃圾箱打交道。早晨八点,中午十二点,晚上六点,雷打不动,准时去做。这样下去,收获自然比别人多些。我又好奇地问:“为什么?”他很自信地说:早晨八点钟的时候,其实,垃圾箱已经被人翻过了,但“鱼过千层网,网网都有鱼”,如今的年轻人,好睡懒觉,起早倒垃圾的是一些不睡懒觉的老年人,他们到的垃圾还能挑出什么?年轻人上班或办事,匆匆忙忙,顺手扔掉的东西才有挑头。午间十二点,多数人在睡午觉,拾荒者大部分也不出来,我钻了同行的空子。晚间六点钟,人们扔的东西最多,因为如今人们喜欢在晚间聚会吃喝,这是极好的机会。我们这里竞争也很激烈,别人出洞,我闭门养神;别人休息,我却出洞。不过,周六、周日的时间表要灵活变动,因为此时人们的活动与平时大不一样了······他说得津津有味,对自己的行为很是自信,我连连称赞:“真聪明,真聪明,还像当年那样!”他却长叹一声说:“拾荒大军也是分等级的,上等是废品收购站,他们挣钱多,不必四处奔走,等现成的;但他们要投资一些设备,要有大的场地,要有大汽车,一般人干不起。二等是驾驶三轮车、手推车走街串巷收购破烂,他们利润不小。最下等的就是我们这些靠双手翻找垃圾的人,但我们不需成本,有健全的双手即可。”他的这些谈话时我眼界开阔了许多。
  边走边唠,正在兴头上,前面又来了一个身背麻丝袋的老年男性拾荒者,他没看我一眼,直接向小四川打招呼说:“小四川,今天收获怎么样?”小四川得意地说:“你没看到我的沉甸甸的口袋吗?大概还是比你多!”“谁能跟你比,破烂王,哈哈哈!”
  我们分手的时候,他深情地握着我的手说:“找个好日子,把化肥厂的当年好友集合一下,喝它一顿,好多人都到另一世界去了,再不喝,机会不多了!”我摇着他的手说:“一定一定!”他背着沉重的麻丝袋,向着西边的落日走去,那一耸一耸的背影令我感慨万千,我心里默默地向他祝福。
 
  阅读(477) | 评论(0) | 字数(2973) | 收藏数(0)  
  前一篇: 半块苹果  
 
  评论 [发评论]
 
 
  发评论
 
 
登录名: 密码: 找回密码  注册
匿名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锐网的观点或立场。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新锐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
网站专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