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笔似青锋 >>(长篇历史小说)只有青山不改【连载】第四十章 笔似青锋首页博文登入

  我的资料
笔似青锋
书房访问:  8747
关注人气:  1

  笔似青锋 -- 个人信息
  昵称: 笔似青锋
  实名:
  简介: 这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Q Q :
  Mail: luxingyuan007@163.com

  相关博文
 
(长篇历史小说)只...
 
 
(长篇历史小说)只...
 
 
(长篇历史小说)只...
 
 
(长篇历史小说)只...
 
 
(长篇历史小说)只...
 
 
(长篇历史小说)只...
 
 
(长篇历史小说)只...
 
  更多>>  

  笔似青锋 的博友

  博主推荐的博文
   • (长篇历史小说)只...  
   • (长篇历史小说)只...  
   • (长篇历史小说)只...  
   • (长篇历史小说)只...  
   • (长篇历史小说)只...  
  全部推荐博文>>
如何获得更多推荐?
  正文
    (长篇历史小说)只有青山不改【连载】第四十章  ( 2022-06-14 20:16:27 )  
 



  直至子时时分,朱大典方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府内。倚靠在客厅太师椅上的他想着一整日清军竟然没有发炮轰城,心里隐隐感到大战将即的征兆。正在此时,夫人何氏牵着孙儿朱靖来到厅内。那何氏见朱大典愁容满面,乃上前轻问道:

  老爷何故眉头不展,莫非又有那烦心之事?何氏见朱大典只是叹气不语,乃劝慰道,今城中粮秣充足,士民一心,加之金华城坚,老爷还有何事扰心?妾身以为,时下即使有些许人等对老爷有所谤言,也是矮人看场之论,老爷无须记挂在心。
  朱大典听了何氏所言,仍不作声,只是将孙儿朱靖拉到面前,上下端详,轻轻抚摸,一行老泪盈眶而出,随即将朱靖揽入怀中,抽泣得周身乱抖。
  老爷不要吓坏孙儿!那何氏见朱靖脸露惊惶,连忙将其从朱大典怀中拉出,靖儿方才三岁,怎禁得你如此吓人之态?到底何事令老爷如此悲声?此时的何氏也感到了事态的严重。
  如今情势已是危如累卵,城破恐就在明后两日了!朱大典终于咬牙说出了这几个字。说罢一把将何氏拉住说道,老夫负衡据鼎,并不畏死,只是眼下见到孙儿,想着尚是年幼,一时心如刀割,不能自禁耳!
  原来如此。何氏说罢长叹一声,夫唱妇随,老爷若是殉国,妾身自当相从。可我等膝下只有这孙儿独苗,若是巢毁卵破,朱家断了血脉,我等有何面目见列祖列宗于地下?妾身不能瞑目也!说着对朱大典厉声叱道,当年崇祯帝将尔革职遣乡,尔就应遁世遗荣,返辔收帆。不料尔偏偏要接受那唐王的敕封,以孤城和残兵与那清虏相抗。而今势危,那朱聿键更不发来一兵相救!尔成忠臣,却是我满门命血成就!亦是这金华数万士民性命筑成!尔即使死之万次,也难赎一罪!说罢一把将朱靖揽入怀中放声大哭。
  老朽受朝廷厚恩,以死报国乃天经地义之事,举家殉国亦彰表我一门忠烈!吾所痛者,乃是靖儿。若能使靖儿脱难而去,老朽无憾矣!说到此地,朱大典已是涕泪双流。
  老爷何不将靖儿付将朱宝?何氏突然记起来朱宝,眼下既是危急,我等当做那燕翼贻谋之事。那朱宝受我朱门大恩,若将靖儿托付于他,彼必誓死效命。
  看来只得如此。朱大典说着,朝着厅外唤叫了一声:来人啊!
  
  当朱宝走进大厅之时,只见朱大典夫妻二人已在太师椅上正襟危坐,孙儿朱靖正依偎在何氏身旁。
  老爷和夫人唤小的前来,不知有何事吩咐?那朱宝见气氛肃严,一时心里胡乱打鼓不止,想着或许就是和遥香逾墙钻穴之事被朱大典和夫人知晓,于是赶紧跪下颤声询问道。
  快快起来。何氏的轻言慢语让朱宝一时摸不着头脑,只得赶快起身,退立在一旁。
  你可过得前来。朱宝见何氏招手,于是小心翼翼地走到何氏跟前。
  待朱宝近前,那何氏竟然起身,至朱宝面前缓缓跪下。朱宝见此,一时无措,也随之跪下道:
  小的怎敢叫夫人如此?夫人待小的如子,天下哪有母亲跪儿子的道理?如此小的万不敢当!
  好!说得好!那何氏随即站起身来对朱宝说道,即日起,汝就是吾子!说着拉过一边的朱靖对朱宝道,靖儿就是汝儿!见朱宝张口欲辩,何氏乃朗声道,为母知晓我儿要说甚的!汝且听为母把话说完。何氏略微停顿片刻接着道,实实不瞒我儿,金华城破已在旦夕。朱家一门上下俱在城内,举家殉国已是必然。然靖儿尚幼,我等只有这个孙儿,为朱家留下血脉香火就靠汝了!说罢将朱靖拉过至朱宝面前,对朱靖说,乖孙,快快唤过爹爹!那朱靖也是乖巧,见祖母吩咐,只得对着朱宝怯生生地喊了一声。
  曾在为母身边的莲玉,现今就许配与你,你夫妻二人可携靖儿出城。若有清军刁难,为母已叫人备有金银首饰若干,你可用于买通周旋之用。说罢,何氏从茶几上取过一只银锁,缓缓给朱靖戴上,然后揽入怀中说道,乖孙,从今之后,你父即为朱宝,你母即为莲玉,乖孙切记、切记!
  哇!那朱靖虽是年幼,但冥冥之间似乎觉察到此时就是生离死别,一把将何氏紧紧抱住,大哭了起来。
  小的万万不敢从命!朱宝说着,将头不断地叩向地面,直至流血,小主人的父亲尚在,何不让其亲生父母带着小主人出城?小的只愿留在老爷和夫人身边侍候!
  朱大典听得朱宝所言,也缓缓站起身来走至朱宝身边道:
  万化吾子,何人不识?此时若是出城而去,岂不动摇满城士民军心?说着见朱宝仍是不肯,乃厉声说道,莫非非要老夫跪下求汝不成?!说着就欲下跪。
  见朱大典下跪,朱宝赶紧起身扶住道:
  小的领命就是,不知我等何时动身?
  就在当下!朱大典不容置疑地说道,老夫已和夫人商议,有十几个家人老妈子和丫鬟与你等同行,为的是不让清军起疑。现今已是三更时分,不久就要天亮,若是晚走片刻只怕难以出城。银两盘缠已是备好,你等即刻动身,莲玉和其他人等已在院内等候。
  遥香啊,我朱宝只怕是要负你了!朱宝在心底一声痛叫,抱起朱靖,出得了大厅。
  院子里已是站满了人。朱大典的数个夫人已在抹泪,那朱万化则扶着几乎昏厥的妻子远远地站在一边。遥香见朱宝出来,噙着泪水上前拉住朱靖的小手对朱宝道:
  你朱宝能有今天,全靠老夫人相救而活。现老爷和夫人将朱家血脉交付与你,你就是死,也要保得小主人无恙,不然,本夫人即使到了阴间也不饶你!说着,拿出一块玉佩轻轻地戴在朱靖的脖子上,小声对着朱靖说道,五奶奶所有细软皆已犒赏守城将士,只有这一物还在,靖儿就留个念想吧!说罢在朱靖的脸上轻亲一口,而后转身,头也不回地往后院走去。
  
  晚饭时分,李成栋即得到博洛所下的明日攻城的将令。眼见得在白日里将红夷大炮集中运往西门排好,李成栋知道明日的主攻位置就是西城,但他对又要死伤许多兄弟感到十分烦恼。
  三更时分,李成栋一觉醒来,感觉心中有些气闷,于是走出帐外,望着满天的星斗陷入了沉思。帐外巡哨的熊庆和熊喜见李成栋出来,原本想上前问询有何事交代,可见其只是望着天际遐想,也就不敢上前打扰。
  正在此时,从另外的一个军帐门口传来一人的哈欠之声,李成栋一看,原来是孟文全正从帐中走了出来。孟文全见李成栋在看天,于是几步上前,走到了李成栋的面前:
  大帅,下官已观天象,明日里还是晴天,不会误了攻城。孟文全见李成栋并不答话,于是顺着李成栋的目光看了一看,大帅缘何只是将那星星看个不止,难不成还藏有一层玄机?
  先生啊,尔看那颗明亮的星星老是在朝着我等眨眼,尔就不感到奇怪么?
  哈哈哈!大帅的想法恁的有些奇怪,它朝大帅眨眼只不过是因为大帅看它而已,下官若是看它,这星星自然就朝着下官眨眼。孟文全觉得李成栋有些古怪。
  本帅听说,这地上之人就是天上的星斗。本帅觉得,这颗闪亮的星星不定就是成林,他有话要对我说。李成栋说此话时已是一脸的泪水。
  明日就要攻城,我等还是乘着此时到各营走走吧。孟文全见李成栋思念李成林,心下也是凄然,只得将话岔开。
  当李成栋、孟文全带着元胤和熊庆、熊喜巡至徐元吉的营地时,突闻一片喧闹之声,待上前看时,只见徐元吉和着一班兵将把十来个百姓装束的人围在中间。徐元吉见李成栋等人到来,连忙上前禀道:
  大帅,这些人等偷偷出得城来,末将觉得蹊跷,正在盘问。
  哈哈哈,那朱大典连日放百姓出城,徐将军难道不见?孟文全见那十多人其中夹杂数个妇孺小儿,不想让徐元吉加以为难,于是从旁说道。
  先生此话差矣。徐元吉说着从人群中拉出一个小儿,那百姓早在六七日之前就已出尽。这些人等为何方至如今才想着出城之事?末将方才问这小儿父母,其父三十有几,其母却似少女,末将故而不敢放行。
  有这等事!李成栋说着,走至那小儿跟前,拉住小儿的手问道,你家父母端的是谁?那小儿见问,只是流着泪水,一声也不敢吭。
  此时人群中站出一人,至李成栋面前跪下道:
  将军,小人就是这小儿父亲,拙荆早逝,去年方得续弦,还请将军方便小人则个。说罢,抬头将眼看着李成栋,眼中全是祈求。
  将这小儿和他的爹娘押至本帅大帐,其余人等放走!李成栋说罢此话,头也不回地走开了。
  
  李成栋刚刚进得大帐,那孟文全就跟了进来。李成栋把大氅猛地甩至一边,然后对孟文全说道:
  这徐元吉端的精怪,连米糠都想榨出油来!见孟文全露出一副不解的神情,李成栋接着说道,先生也不要装了,尔藏巧于拙的把戏本帅岂会一之谓甚?那小儿定是朱大典的孙儿!本帅若是说得不准,宁愿输先生一千两银子!
  大帅果然用宏取精!孟文全上前一步接着道,徐元吉爱财如命且精敏如猴!定是护送这小儿之人被查之时用重金以贿让徐元吉看出端倪。徐元吉收财以后仍思以小儿相胁,为的是敲诈得更多钱财。孟某和大帅一样,料定小儿就是那朱大典的孙儿!
  哈哈哈!那徐元吉能用小儿换钱,本帅就用这小儿换命!李成栋大笑后接着道,先生即刻为本帅代写书信一封给朱大典,告知他的孙儿已在我手。若要想其孙儿活命,就开城投降。如此,弟兄们也不用去死了!
  孟文全听罢,沉思了好一会说道:
  大帅为弟兄们着想原本不错。可惜孟某认为不能为之。
  如何不能为之?李成栋露出了诧异的神色。
  其一,大帅若以小儿为质,即使能迫降朱大典,也是一件自坏名头之事,虽胜亦是不武;其二,博洛已下令一早攻城,现今北斗转向,参星打横,天边也已泛白,书信来回岂止一两个时辰?所以此事已不能为矣!孟文全长叹一声随即对李成栋说道,依孟某看,我等还是先坐实那小儿之事吧!

 
  阅读(95) | 评论(0) | 字数(3902) | 收藏数(0)  
  前一篇: (长篇历史小说)只有青山不改【连载】第三十九章  
 
  评论 [发评论]
 
 
  发评论
 
 
登录名: 密码: 找回密码  注册
匿名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锐网的观点或立场。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新锐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
网站专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