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笔似青锋 >>(长篇历史小说)只有青山不改【连载】第三十九章 笔似青锋首页博文登入

  我的资料
笔似青锋
书房访问:  7658
关注人气:  1

  笔似青锋 -- 个人信息
  昵称: 笔似青锋
  实名:
  简介: 这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Q Q :
  Mail: luxingyuan007@163.com

  相关博文
 
(长篇历史小说)只...
 
 
(长篇历史小说)只...
 
 
(长篇历史小说)只...
 
 
(长篇历史小说)只...
 
 
(长篇历史小说)只...
 
 
(长篇历史小说)只...
 
 
(长篇历史小说)只...
 
  更多>>  

  笔似青锋 的博友

  博主推荐的博文
   • (长篇历史小说)只...  
   • (长篇历史小说)只...  
   • (长篇历史小说)只...  
   • (长篇历史小说)只...  
   • (长篇历史小说)只...  
  全部推荐博文>>
如何获得更多推荐?
  正文
    (长篇历史小说)只有青山不改【连载】第三十九章  ( 2022-05-10 14:37:55 )  
 


  晚间时分,李成栋的大营里仍是气氛凝重。白天那场恶战死伤了四五百将士以及牛凤梧的重伤都使李成栋心烦不已。孟文全和李元胤见此也不敢上前打扰,只是令熊喜备下一些酒菜并唤杨季贤前来陪吃安慰。

  杨季贤在李成栋面前也是能说上话的,杨季贤见众人都只是闷声吃喝,于是哈哈一笑道:
  这牛疯子受此重伤也未必不好,待他有个三瘸两跛之时,岂不少些斗狠使蛮的事端?杨季贤见李成栋不语,用筷子夹起一个鱼块扔进嘴里,大帅看似心疼这家伙,俺看倒不一定。
  杨叔。李元胤在桌子下给了杨季贤一脚。他见父帅有些怒气,赶紧制止杨季贤。
  啊咔,这娘的鱼刺端得讨厌!杨季贤说着,用手将一根鱼刺从嘴里抠出,这家伙差点刺破了俺的喉咙!俺不晓得还有几顿饭可吃,尔竟然从中作梗!说着叹了一口气道,俺还真羡慕那狗日的,此时睡着大觉,数月之内用不着冲锋陷阵。可俺说不定明天就死。说着,拿过酒壶,给自己碗中倒满了酒,随之一饮而尽。
  杨老三,你话中可是夹枪带棒!李成栋说此话间,从杨季贤手中夺过酒壶,往自己的碗中倒去,那酒只至半碗,已是滴酒全无。
  熊喜,快去拿一坛好酒来!此时孟文全见李成栋眉头舒展,连忙吩咐熊喜取酒。杨兄弟说得好啊!孟文全说着将头凑近李成栋说道,大帅,从来就是福祸相倚。那牛凤梧率直鲁莽,此次受伤许就给其留下活命。那蛮牛只晓得冲杀,全不长个心眼。这金华城坚,若容他一味蛮干,只怕会将小命丢了去!
  俺杨老三说的就是这个意思。俺方才过去看了,那狗日的正做着打杀的梦,伸胳膊撂腿地喊叫,须得三四个壮汉方能按住。箭簇也已取出,郎中说只须静养两三月就会安复如原。
  这小子真他娘的福气!李成栋说着,将半碗酒倒进口中,明日醒来,他定会要酒要肉!元胤!
  父帅有何吩咐?
  汝可吩咐下去,从明日起,三日之内只许给那家伙稀饭馒头,酒菜俱是不上。就说是郎中吩咐,也是本帅将令!说罢,转脸对杨季贤诡笑道,如此这般,汝还嫉妒眼红么?
  
  博洛这几日是烦恼不已,原想着红夷大炮一到,这金华城就会如同熟透的柿子一般,从树上掉落下来。可是一连数日的轰击,金华城却未有大的坍塌,而靠强攻,将士死伤不少不说,还寸功未建。在炎热的天气下士气也是日益低落。
  这一日,博洛在军帐之中正来回踱步,思忖着如何方能攻破金华之事。一旁的苏坦泰和几个巴牙喇护兵见博洛气色不好,侍立在一旁连大气也不敢出。正在这时,一巴牙喇护兵从帐外进来,至博洛面前跪下禀道:
  禀贝勒爷,内院阮大铖大人求见。
  就说贝勒爷正忙于军务,无暇召见。苏坦泰见博洛闻报后仍是来回走个不停,于是在一旁呵斥道。
  那巴牙喇护兵见苏坦泰如此说道,只得赶紧起身外走。
  回来!随着博洛的一声唤叫,那护兵只得回头跪在地上:
  贝勒爷有何吩咐?
  有请阮大人!博洛想,那阮大铖何等精明?在连日损兵折将的情形下前来大帐求见,绝不是为了来自讨没趣,而一定是有重要的事情。
  下官阮大铖叩请贝勒爷金安!那进得大帐内的阮大铖,一见博洛,就赶忙拜伏于地,但博洛已清楚地看到其眼中流露出一丝轩轩自得的神情。
  阮大人快快请起!说此话时,博洛已回到大帐中的帅座上坐下,神态也是日开月朗,他可不愿意阮大铖看见自己的烦恼之态。
  我大军在这金华城下屡遭挫折,下官敢问贝勒爷可有这破城之策?
  哈哈哈!本贝勒不怕那朱大典飞了去!我红夷大炮终日轰击,总有那城墙倒塌的一天。博洛虽是发着爽笑,却在心里暗忖道:这老小子定有了破城之策,想要卖卖关子,我就偏不往那里说去。想到这里,于是对苏坦泰说道,还不快快给阮大人看座。待阮大铖坐定后,博洛对阮大铖道,本贝勒日前得了一幅好字,乃唐代沈佺期所写一诗。阮大人乃钜学鸿生,于书法上更是精于造诣,写字圆劲厚重,如渴骥奔泉,自成一家。今幸而至此,正好请阮大人赏看。说罢即走到后面,将一箱匣打开,取出一卷轴至书案上展开,然后用眼神将阮大铖一瞄,那阮大铖此时只得趋步上前,只见那展开的卷轴上写有一诗:

                                                        卢家少妇郁金堂,海燕双栖玳瑁梁。九月寒砧催木叶,十年征戍忆辽阳。
  白狼河北音书断,丹凤城南秋夜长。谁谓含愁独不见,更教明月照流黄!

  哎呀,此轴金题玉躞,锦贉绣褫,端得精致无比!此诗更是错彩镂金,为斗榫合缝之作,走笔行云流水,如锥画沙,虽少见铁划,却处处银钩,真乃鸾回凤舞,实珍品也!阮大铖虽是见到精品令眼前一亮,但他想不到那博洛此时竟有着此番心情来说着那无关宏旨的话,虽是不解,但眼下也只能随声附和。
  哈哈哈!既然阮大人说是珍品,看来这确是宝物!说罢此话,那博洛即将卷轴收起放好,然后对阮大铖说道,本贝勒将去巡营,阮大人可有兴致一同前去?说着就从一边取过大氅欲披戴。
  贝勒爷且慢去巡营,下官前来拜见,乃是有重大事情禀报。阮大铖见博洛欲走,一时情急,连忙将博洛拦住。
  既有要紧事情,大人何不早说?博洛一脸的惊异,话语中充满了责怪。
  下官已有攻破金华的良计。说此话时,阮大铖脸上不免有些眉飞色舞。
  哦,有何妙策,快说来听听!博洛转身坐回到帅座之上。
  下官有一门生唤作魏藩,乃此地人氏,曾在这金华府做县丞多年,昨日晚间来投下官,谈及我大军攻城不利之事时,说金华虽是城坚,但并非无懈可击。
  那金华城墙端得坚固,本贝勒倒看不出还有何纰漏。博洛此时对阮大铖的慢条斯理已生怒气,只不过隐忍未发而已。
  前年此地曾发大水,那暴雨连下旬月,金华城被淹数日,那西门被冲出一水口,致部分城墙坍塌。大水退后,此地官员只是草草修葺,外看虽是坚石,其内确是稀泥松土,彼时崇祯死去不久,南京和各处官员均在各自算盘,加之在银两上也是金尽裘敝,故西门城墙实实是蚁穴之堤。阮大铖说完,只把那双老眼定看着博洛的反应。
  哈哈哈!发出爽笑的博洛起身来到阮大铖的身边,阮大人端得心思缜密,竟然找出金华城的软肋!好!好!好!若是据此攻下金华,本贝勒定在皇上和摄政王面前为大人请赏!随即博洛暴叫一声,苏坦泰,即刻传令下去,明日集中五十尊红夷大炮至西门处,后日猛轰西门城墙!
  
  金华城内的督师府里,朱大典和林文世正在惬意地下着围棋,那林文世落子如飞,眼见朱大典的一条大龙被黑棋追逼已处于险境。
  看来这棋要输了。朱大典眼盯着棋盘,将头摇了几摇,有些无可奈何地说道。
  一着不慎,满盘皆输,督师大人只有后手一眼,若是不能冲出出头,下官可令大人投子认负。林文世说着,那些许的得意之情溢于言表。
  今日已是连负林大人三盘,看来老夫抵死漫生犹不能一胜,实在是技不如人耳。朱大典露出了一丝苦笑。
  只要能守住金华,就是输上百盘又有何妨?下官赢得督师大人,但愿是剖腹藏珠,将那轻重颠倒,大人赢就赢个大的。林文世说此话时,将眼瞄着朱大典一笑。
  幸亏成祖昔日下旨筑得坚城,想不到今日竟成就我金华金城汤池。现城中粮秣火药充足,清虏一时怎奈我何?嘿哟,这里竟有一步出头的妙棋!朱大典说着眼前一亮,将一粒白子重重地往棋盘上一拍。
  林文世见此,细细地将盘面审看了一番,将头摇了摇说道:
  此手虽有禽困覆车之意,但却是算计不差累黍,实实是一步妙手,下官告负。
  哈哈哈!今日就和林大人切磋到此,这最后的胜负还是老朽赢了!朱大典在心里想到,虽是一再挫败,但只要取得最后的胜利那才是最重要的。他不由将此类比为金华之战。说罢,端起一旁茶几上的茶盅。
  禀督师大人,据巡哨探知,今日从晌午时分起,那清军即将那红夷大炮数十尊运抵西门,看来清军要集中炮火攻击西门了。朱大典和林文世正在复盘之时,一小校直闯进来禀告道。
  大事不好!朱大典闻得此报,浑身一颤,手中的茶盅也随之摔至地面,口里也不由自主地叫出了声。
  督师大人何以张皇失措?林文世见朱大典面色煞白,不觉诧问道。
  林大人有所不知。说此话时,朱大典已是言语有些哆嗦,前年金华大水,水退之时那城中的水悉往那城西低处而出,竟将西门城墙冲塌数十丈。后虽修补,但由于缺少银钱,加之官员贪贿且人心不稳,故修得外表光鲜,实实是败絮其中。那片石里面,尽是稀泥杂草,若是被红夷大炮轰击,数颗弹丸还能抵挡,但若被大炮集中轰击,则必塌无疑!看来定是奸人为博洛献策,如此一来,金华危矣!
  林文世听得此话,一时也是惊惧不已,因为他完全没有想到看似坚固无比的金华城竟有如此软肋。
  清虏今日所为,皆是为明后日的攻城在做准备。督师大人,我等将如何待之?林文世见朱大典的眼神有些茫然,于是在旁小声问道。
  看来我朱大典殉国已是天意,只是可怜城中数万义民和将士也将同死,吾心中实实不忍也!朱大典说此话时,眼中已是渗满泪水。
  大人勿要伤感。我等现今即将重兵布置于西城,那张弼骁勇善战,万一城破,亦可抵挡。兵法云:弃之死地而后活,置之死地而后生,我等军民拼之一死,或能求得一生!林文世虽是言语铿锵,但他心中对于守住金华也是不抱希望。
  看来我等只有磨铅策蹇,勉力而为了。朱大典说着叫来小校,让其传话唤董毅和张弼等一班守城将领火速来督师府议事。

 
  阅读(61) | 评论(0) | 字数(3888) | 收藏数(0)  
  前一篇: (长篇历史小说)只有青山不改【连载】第三十八章  
 
  评论 [发评论]
 
 
  发评论
 
 
登录名: 密码: 找回密码  注册
匿名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锐网的观点或立场。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新锐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
网站专用